最新文章

鰂魚涌Honjokko新派日本菜

主打手握壽司及燒烤料理   鰂魚涌太古坊佔地18,000平方尺的美食區The Sixteenth,內有4間餐廳已於去年底進駐,當中的Honjokko是Pirata Group旗下現代日本料理餐廳 Honjo的進化版,室內布置裝潢高雅精緻,戶外雅座亦相當舒適,如天花懸空掛滿和風紙傘、手繪的屏風,還有著名畫家繪畫的日式園景壁畫,感覺時尚奢華,每個細節都充滿品味。   Honjokko主打新派手握壽司及燒烤料理,推介包括黑松露油甘魚壽司及日本和牛海膽壽司。另有多款熱食及燒烤料理,如日本和牛、豚肉、鱸魚等;甜品方面則有黑芝麻焦糖燉蛋及柚子朱古力心太軟;所供應的是日本時令食材的精美料理。同時並配上搜羅自世界各地的30多種清酒和過百款餐酒,令各式各樣的料理昇華。 主菜烤嫩雞相當香口嫩滑 烤三文魚皮香肉嫩,配上酸橙和辣椒口感豐富   這天小編品嚐了周末Set Brunch,於星期六日上午11時至下午2時半供應。前菜4款有枝豆、辣味吞拿魚、菠菜及火炙和牛,枝豆配上海鹽及柚子,味道天豐富;菠菜配上黑白芝麻,而底部則配以胡蔴醬,簡單又清新;火炙和牛薄切配上日式醬汁、辣椒絲和玄米,味道帶酸又脆口,十分開胃。

【健脾潤肺防病毒湯】香港大學專業進修學院副教授張群湘博士 推介的抗疫湯水

材  料 :金銀花 10 克,南杏 10 克,北杏 9 克,無花果 20 克,枸 杞子 10 克,石斛 10 克,百合 15 克,蓮子 15 克,淮山 20 克, 蜜棗 3 枚。

您能正確讀出這些姓氏嗎?

    中華文化博大精深,有些姓氏的讀音與日常使用時不同,有很多眼熟的姓氏您可能未能正確發音。介紹一些容易錯讀的姓氏,與小編共同增長這方面的知識。 隗氏 「隗」的普通話讀音是wei3,粵語讀音是(蟻)   中華民族始祖之一的炎帝氏族第一位首領魁隗氏的出生地在陝西省洋縣華陽境內。   炎帝幼時隨母親居住在常陽山南側的陽河、仇渠,稍長遷至勉縣漾水,後來沿褒河北遷,經留壩、鳳州到寶雞定居姜水,19歲繼伏羲帝位。   史載,華陽為伏羲氏母親華胥的封地,也是炎帝母親任姒觀測天象的地方 。   漢王符《潛夫論·五德志》...

中英對照杜甫詩選欣賞

春日憶李白 唐 杜甫 白也詩無敵,飄然思不羣。 清新庾開府,俊逸鮑參軍。 渭北春天樹,江東日暮雲。 何時一樽酒,重與細論文? 《杜詩鏡銓》卷一,第31頁

喜茶者的畢生情侶普洱茶

  最近,很多權威人士都在推介普洱茶的功效,內含物的茶紅素、茶黃素及茶褐素可抑制一些病毒,以致增加了很多喝普洱茶人士,大多以普洱熟茶為主。   何謂普洱茶?從茶農、製茶師傅到茶商,他們專業的定義是﹕產於雲南省指定茶山的茶葉,經過特定的製作工藝製成的曬青毛茶,再由這些毛茶製成的茶葉,才稱得上是普洱茶。曬青毛茶緊壓加工成茶磚、沱茶或餅茶,稱之為生普洱。將曬青毛茶渥堆發酵,加速其轉化,開堆後的茶,稱為普洱熟茶,普洱熟茶也可以緊壓成茶磚、沱茶或餅茶,不緊壓的散茶,稱之為普洱散熟茶。   普洱生茶要適當的儲存,才能轉化成純厚香甜,動輒都要10多年時間。香港製茶匠為了想普洱生茶加速轉化時間,於是研發了製作普洱熟茶的技術,製作熟茶技術是在1973年從香港傳入雲南(這是香港製茶匠的創作貢献),當年在香港推出,甚受香港人喜愛,久而久之成了香港茶葉的主流。

往事豈祇是回味 珍惜舊城的塊寶

  騎樓,過去在省、港、澳,無論是大城或小鎮都是商業區建築物的特色,也是城區亮麗的風景線。騎樓這特色的建築風格,給予巿民、遊客增添了在遇到下雨或暴曬天氣時的方便,騎樓的頂柱又給營商者帶來商業宣傳的效果。   1926年,畢業於法國里昂建築工程學院的建築師林克明,在廣州留下了許多傑出的作品,其中有廣州巿政府合署大樓(即現時廣州巿人民政府大樓)、中山圖書館(現廣州巿文德路孫中山文献館)、國立中山大學法學院等赫赫有名的建築物。不過,他回國後的第一件作品,卻是在廣州巿上下九路把一座舊屋改建成五間舖位,五層高的商住樓。林克明沒有說明這幢樓房的具體門牌,但他自己回憶,地下那層造成五公尺高度,加一個夾層,舖位很深,租給人家,後面可以居住(前店後居)一梯兩戶,完全符合當時商業使用。後來加高半層,由建築商擴建,“顯然是一座新式騎樓建築。 廣州巿上下九的騎樓街,包括第十甫、恩寧路一帶是目前廣州巿對舊騎樓建築保護得最完好的地區。鶴嗚鞋帽店、大陸鐘表店、信孚呢絨店、廣州酒家、陶陶居酒樓、蓮香樓、趣香餅家、清平飯店、皇上皇臘味店、美施鞋帽店、婦女兒童百貨商店、綸章紡織品商店等等,這一個個耳熟能詳的店舖名稱,足以讓廣州人生出一縷縷懷舊情意,往事豈祇是回味!然而,當我們漫步在上下九時,才真切地感覺到,這些歷史悠久的老店舖,與古色古香騎樓,早已融為一體,成了連體的共生之物,誰也離不開誰了!現在那些老店隨着時代的變遷,大多數已消失或式微,上下九又如何能夠獨旺,這是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   從上下九往西走,過了第十甫,進入恩寧路後,就像戲劇的轉場,從一個喧嘩熱鬧的世界,去到一個寧靜安詳的地方,中間幾乎沒有過渡。站在恩寧路側耳聆聽上下九的鼎沸人聲,清晣可聞,像潮浪一樣湧來,然而來到八和會館,就完全消散,像潮水退潮匆匆退去了。   廣州巿政府公佈的首批14個歷史文化保護區中,上下九至第十甫作為“廣州保存完整,規模大的騎樓建築傳統商業街”被列入其中。而恩寧路居然榜上無名,也許因為恩寧路的騎樓,不像一德路、長堤大馬路、萬福路、上下九的騎樓那樣精緻,那樣充滿哥德、羅馬、巴洛克韵味,但它卻是一條不可多得的,連續的,原生的騎樓街,即使沒有很高的藝術價值,但作為一個歷史時期城巿生活形態的證物,其歷史文化價值,是不容忽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