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菜仍便秘 中醫破解6個排便迷思

  便秘是都市人常見的毛病,有些人即使每天吃很多蔬菜,攝入大量膳食纖維,仍然有排便困難的情況。到底便秘的主要原因是什麼?怎樣才算正常的排便頻率?並為大家解開一些有關便秘的常見迷思。  1.隔日排便算是正常嗎?   每個人排便的規律,習慣和時間都不盡相同,並非所有人每天順利排便,可能每隔一至兩天,才能排便一次。雖然從西醫角度來說,隔日大便不算便秘,但是對中醫而言,每日排便才算是健康。 2.怎樣才是理想的大便形狀及顏色?  理想的大便應該是香蕉形狀,一般顏色為啡色,但由於人們的飲食習慣,以及當日有否進食特殊的食物,都會有所差異。例如吃下紅色火龍果,大便可能會變成紅色;吃下大量蔬菜後,大便或會呈綠色。 3.為什麼我吃了很多蔬菜,仍然會便秘?  不少人以為單是攝入膳食纖維,便能夠順利排便。如果衹吃菜而不喝水,膳食纖維吸收水份,以致腸道內水分含量下跌,便秘問題仍然存在。故此,吃菜的同時必須配合喝些水。

單氏來源

  單姓為中文姓氏之一,來源有四。 ‧ 出自姬姓。據《元和姓纂》、《路史》及《千家姓》所載,周成王封少子臻於單邑(故城在今河南孟津東南),為畿內侯,世為周卿士,單襄公之後有單氏。 ‧ 據《通志・氏族略》所載,周室卿大夫,成王封蔑於單邑,其後以邑為氏。 ‧ 上郡單氏出自氐人。據《通鑒》所載,晉懷帝永嘉二年,氐酋單徵降劉淵。 ‧ 清滿洲八旗姓都善氏,敖拉氏後均改為單氏;達翰爾族敖沃勒、索多爾、克力徹爾等氏,漢姓為單;今蒙古、彞、滿、保安、回等民族均有此姓。

擺藝術品地攤的爺爺

                           葉珮儀 十四歲   一點金鐘准時見,是我與愛迪的約定。淮時抵達的我,郤收到她的短訊,要我在附近的周圍走走消磨下。中午一點了還不能用餐,唉,大會計師竟然也遲大到!   天熱,我覺得我冒的是虛汗。街上的行人明顯多起來。盡管人人帶著口罩,但腳步明顯緩慢輕鬆起來。此刻的我站在金鐘廊橋上,如果往下走,就是繁華商業大街,當一個觀光者也是不錯的;如果乘電梯往上走就是香港公園,我很期待能遇到那些被主人拋棄的“野貓野狗”,那就選擇了往上。想起家裡的花貓天天趴在窗戶張望,牠能不能感知到季節的變化?牠無非是等一隻小鳥,無非是想衝破鐵柵欄出去溜溜。   我為了中午這份大餐,早點也沒吃,肚子咕咕發出饑餓的信號。來來往往的車好似剛出爐的麵包,走動的人變成了烤鴨燒雞,樹葉更似魚的形狀,噴泉要是可樂就更好了……饑餓讓我的想像力更豐富!不知不覺到了個涼亭邊,有一個街頭賣藝術品的地攤。方正的塑膠布上排列著整整齊齊的作品,仔細看:有維多利亞海港、青馬大橋、香港公園、迪士尼樂園、大澳漁村等,全是本地風景。造成帶有磁鐵的小畫,可以貼在冰箱裝飾也可以擺放在書枱。   這些創意作品是多麼熟悉呀!小時候爺爺經常做這些藝術品,可惜我不懂得珍惜。我當玩具亂扔,如果不見了就央求爺爺再造,再畫。可惜如今作品同爺爺一起齊消失了,袛剩回憶……!我問了問那個攤檔的老爺爺,這些磁鐵的材料是什麼?  他回答得同爺爺一模一樣。我仿佛看見爺爺的身影,我回想起當時我和爺爺的點點滴滴。我承認是一個不孝的孫女, 經常發他的脾氣,老是怪他偏心妹妹。如今,我再也聽不到他嘮叨、他講的故事、他造的紅燒肉了。時間帶走了他,時間也讓我長高長大,時間更讓我懂得爺爺的那些特色手工是種藝術,想再喊聲爺爺的機會也沒有了!“小姑娘,慢慢看啦,不著急呀”望著老爺爺說話的口吻 ,衣著打扮還有一舉一動,他都會讓我想起爺爺。還有最關鍵的就是他手腕上的手錶,跟我爺爺帶的好像是同款,但唯一不同的是他手上的手錶在轉動著,而爺爺的手錶卻停頓了。就像那時間永遠停住了在那一分那一秒,可惜時間永遠不會是那一分那一秒,時間一去不復返呀!好好珍惜現在所擁有的一切,別到失去了才去回憶。活在當下,珍惜眼前人, 有時候幸福,不是必然的。   我在一堆的作品中挑了一個維多利亞港的夜景,藍色海洋上的香港會展中心似是一個圓圓的大麵包,海面上一隻紅色帆船被抽象的似隻大燒鵝。

梁珞晴 藝術簡介

       香港恒生大學工商管理會計學學士,以及曾修讀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第二十八屆水墨畫文憑課程。自幼熱愛畫畫,從高小開始跟隨高金仙老師學習中國傳統水墨畫到現代水墨。曾參加各種比賽且獲得金獎、銀獎、一等獎等業績。       現仍堅持對水墨不斷學習和創作,望之後能取得好成績走得更高更遠。

張有法 藝術簡介

       早年習西畫,畢業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水墨畫高等文憑課程,現為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翎毛畫課導師。曾多次舉辦個人作品展,曾獲亞太藝術雙年展(優秀獎)、2020獲大華銀行年度藝術大獎、入選北京國際美術雙年展(抗疫篇)、入選全球水墨大展2021等。       張氏作品以細致的水墨語言,溶匯真摯素樸表達,比喻人們心靈情感的片段。

《吳起為楚悼王革新變法》

  一般人只知道吳起是一位著名的兵法家,其實他也是一位政治家,改革家,為楚悼王革新變法,為楚國創造了一段輝煌的年代!   關於革新變法,歷史上至聞名的是「商鞅變法」,但很多人都未聞有「吳起變法」,到底是怎的一回事呢?   其實「吳起變法」,是早於「商鞅變法」的,而戰國時期第一個革新變法的是李悝,他為魏文侯革新變法,在本年度3月份的<樂怡生活>已經刊出。很明顯,「吳起變法」和「商鞅變法」,都是學自「李悝變法」。   或有人問,上一期文章提到,吳起為魏文侯開疆闢土,建立汗馬功勞,攻佔了秦國的河西地區,建立西河郡,而且被封為第一任西河郡守,可謂名成利就。這是他一生中最輝煌的日子。那麼,他為什麼要離開魏國,跑去楚國另謀發展呢?原來在魏文侯死 後,吳起經歷了兩場人事鬥爭的考驗! 第一場人事鬥爭   魏文侯二十九年(前396年),文侯病重,臨死前,召見吳起、西門豹、北門可等人,將太子魏擊托付給他們。文侯去世,由太子繼任為君主,是為魏武侯。   吳起既為魏文侯臨終前托以重任的大臣之一,且是西河太守,加上他歷年來的戰功顯赫,幾乎無人能及,論名聲,講條件,他很有威望被封為魏相。這也是他夢寐以求的,因為他在離開衛國,與慈母匆匆臨別之際,曾經咬臂起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