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金紅 藝術簡介

劉金紅,籍貫河南南陽,成長於廣東陽江,1993年移居香港,2008年始習書畫至今。 香港中文大學專業進修學院水墨文憑 中國人民大學徐悲鴻藝術研究院美術教師文憑 香港青年協會生活學院 - 繪畫心理分析師專業培訓課程證書,現受業於藝術名家劉欽棟先生門下,鑽研中國山水,花鳥等等 瓚雲軒書畫會會長,香港美協會員,香港各界文化促進會永久會員。

朱婉儀 藝術簡介

廣東清遠人,師承林勇遜、馬潤憲等書畫老師。積極參與國內外的藝術文化交流活動。作品亦曾多次在兩岸四地展出、獲獎。現為香港警察書畫學會顧問、香港書畫家交流協會顧問及雲海草堂研藝畫會顧問。亦是中國書協香港分會(理事) 及香港美協會員。

琴鍵弦情音樂會2021 民族管弦樂耀中華圓滿舉行

  由華偉音樂藝術民歌表演團暨香港民歌結他促進協會主辦的《琴鍵弦情音樂會2021 ~民族管弦樂耀中華》已於十月二十五日晚在香港大會堂劇院舉行。音樂會得到中西區民政事務處及各界嘉賓光臨,活動由國聲民族管弦樂團演奏多首名曲,亦首演了由年輕作曲家鍾偉軒創作的二胡協奏曲《都會‧情》、合奏曲《盛世》等,同時由主辦機構以結他與大堂鼓演奏新作《躍動的龍》。整場音樂會以熱烈澎湃的《東海漁歌》完結。

弘揚傳統文化

武術進校園計畫努力推進中   由前東華三院董事局主席文穎怡推動,東華三院旗下13間學校校長與體育老師及家長們的支持與配合下,東華聯校正式開展武術進校園活動,我們在暑期訪問了以下兩間學校的參與者,感受一下它們學習武術的感受。   同學們正在跟隨曾梓維教練學習雙截棍,教練先是一招移花接木,再來一個蘇秦背劍,真是讓人目不暇接,眼花繚亂,同學們也紛紛認真練習。在9月份的慈善杯闖關賽第二關,當中,雙截棍將作為挑戰賽項目開放給參賽者一試身手,希望報了名的同學加緊練習,屆時能創造亮眼成績。 青年英姿陳偉呈   即將升5年班的陳偉呈同學說從3年班開始接觸武術,習武逾一年半時間,在談及喜歡的武術類型時候,他說學過刀、初級長拳、初級南拳、太極、詠春、功夫扇、對打等,對各類武術都很有興致,這次課程學習雙截棍覺得也很好玩。他坦言學習武術的過程需要付出很多努力,也會覺得辛苦,例如簡單扎馬一個動作同樣需要有較高基本功要求,但每次表演或比賽的時候會覺得很有滿足感。 青年英姿 黃嘉莉

鰂魚涌與太古洋行(二)

  太古洋行工業發展的重心,位於港島東區,1884年在鰂魚涌建立煉糖廠,生產白糖,原料來自菲律賓丶印尼及廣東珠江三角洲,產品當時獨佔遠東市場,所產糖用「太極圈」做商標,取其「源遠流長」之意,亦為太古中文名稱之源。1907年於鄰近創辦太古船塢,成為本港最大船塢之一,能建造萬噸大輪船,亦修理各類型船隻。為保證糖廠與船塢供水充足,先後在鄰近的白水山自建兩水塘,分別稱為寶馬山水塘(Braemar Hill Reservoir,後因風景佳而美稱為賽西湖)和太古水塘(Tai Koo Reservoir)。另一方面,由於糖廠和船塢僱用的員工甚眾,所以在鄰近廣建員工宿舍。本地員工的宿舍位於船塢東閘口之西灣河,外籍職員住宅則建於船塢南面山坡上,因策劃者為姓Korn的德籍糖廠經理,故該小山稱為康山(Kornhill)。其東面建有「林邊屋」(Woodside House),為三層紅磚建築,作外籍職員宿舍。此外,更在柏架山坳(大風坳)建太古療養院(Tai Koo Sanitorium)供高級職員療養及渡假之用。   二次大戰後,全球貿易形勢改變,太古糖廠及太古船塢先後在1970年代結業。洋行當局趁機會將原有地皮,全面發展地產,故此區内街道名稱,很多都由「太古」衍生而來。   地產發展的核心部份是太古城(Taikoo Shing),它是一個現代化的商住組合,其商業部份,稱為太古城中心(City Plaza),東西橫貫城內的為兩條大道:太古灣道(Taikoo Wan Road)與太古城道(Taikoo Shing Road);縱走的則為四條較短的 Avenue,均以太字為名,如太裕路(Tai Yue Avenue)。而地下鐵路的車站,在此亦稱為太古(Tai Koo)站。

洗版

  相信大家對這兩個字不會陌生,好多時都是在社交媒體上見到,尤其攝影圈最常見,但當有一些特別的景像時,就有很多影友蜂擁而致,所以貼在社交媒體上的相片肯定就是洗版。對上兩個颱風連連下雨,由於水塘水滿,就出現滿瀉現象,白千層受到城門水塘水滿互相親托,變得特別美,更有人稱讚為香港的九寨溝。   而差不多時間海面也出現海鷗,就不禁想起澳門影海鷗的情況,轉眼幾十年了,現在都沒有這些景像。鬚浮鷗的出現也是吸引很多影友一早而致,社交媒體上洗版的情況也出現。但只是一個星期左右,一日早上已經不見了。相信也是要等到通關才可以舒緩這情況,接近兩年的封關,很多人都悶在香港,連行山人士也多了,香港地方實太少,想到能去的平日也很多人會到,一窩蜂去更是常見。城門水塘水滿也沒有時間去影,一來怕人多,不會徒步上斜路去,據知小巴很多人,落山就可以徒步落山。現在只好分享一些海面鬚浮鷗的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