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文漢

張文漢簡介 香港重彩畫家 張文漢 ( 譽稱 香港畢加索) , 祖籍廣東梅縣。 從小顯露繪畫天賦, 60年代跟隨父母回國, 到雲南昆明生活, 在中國雲南藝術學院進修, 集於丁紹光大師, 刻苦鑽研畫功 , 立體派,蔚然孕育出—代大師的境界。

清潔手機注意事項

手機消毒是另一種防止手指接觸細菌的好方法。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認為你的手機是一個「高頻接觸表面」,這可能使它成為病毒的攜帶者。   但是徹底清潔手機並不像看上去那麼簡單。手機上有各種各樣的角落和縫隙,易碎的玻璃和錯綜複雜的保護套。   不要做的事 任何濕氣都會干擾手機的功能。蘋果公司建議人們避免使用噴霧清潔劑或強力產品。 別用漂白劑,別用噴霧。就算要清潔,也還是得讓你的手機能運轉。 還有——這可能不用說——不要把你的手機浸在任何液體裡,不管是抗菌液還是其他液體。這對你們兩個來說結局都不會好。   要做的事 用含有70%異丙醇的產品輕輕擦拭即可。蘋果公司推薦使用克羅克斯消毒濕巾,而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表示,在環境保護局註冊在案的家用消毒劑都是有效的。 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建議,戴上一次性手套清潔,之後徹底洗手。像你的手機一樣,可重複使用的手套可能藏有病毒顆粒,使它們實際上毫無用處。   別忘了擦你的手機殼。

衣服大改造(上)

我在家抗疫的日子都是十分忙碌的,除了做一些好吃的美食外,我都會執拾家裏的衣服和雜物,每每都能找到寶藏。例如一些靚布料的衣服,可能款色或呎碼不合適,又不捨得丟掉。我們只需想想點子,便可以好好再利用,令它重生。   今期我找到一條連身裙示範,將它改為購物袋,請你們在家找合適的衣物來試。基本上袋子的呎碼不限,我們需要將衣服用拆線刀將裙子或衣服分成三個部份:袋、帶子和內袋及內裡(如有的話)。   (下期繼續) 材料及工具: ‧ 連身裙一條 ‧ 拆線刀 ‧ 針 ‧ 同色線 ‧ 剪刀 ‧ 大頭針適量 做法: 用拆線刀拆除連身裙拉鍊,然後從腰部將上身和下身裙擺及內裡(如有)上和下分開 上身和裙擺用熨斗熨平,上半身裁剪約7x30cm的布條4條作為背帶 取其中兩條正面對正面,沿圖示縫上(另一條重覆以上)0.5cm 縫份 用上半身內裡裁出24x15cm作為內袋 將裙擺的拉鍊位縫上(包括內裡)

始於禮,終於禮

「武德」在武術這項運動裡十分重要, 它包含了仁、義、禮、智、信、勇這些本質特徵,是中國傳統精神的縮影。   「香港太極青年團」除了積極推動太極文化發展,也希望青少年可以從多元化的活動中學習到武德。   我們很榮幸能夠邀請香港劍道代表隊陳廣宏老師為大家介紹劍術的基本禮儀。 是次的劍道初心體驗課讓同學學習了從進道場到課前準備,直到練習甚至離開一刻的詳細規矩,劍道的禮儀,以及基本的動作。   每項運動都有他們的源由和規矩,值得我們學習。   團員對於是次體驗課的感受: “這次的體驗讓我們學習到禮並不是嘴上說的,而是要身體力行去實踐,否則便是其言過其行,非君子哉。”   由於疫情限聚令,我們已經停課近一個月,這段時間,我們正採購網課授課工具,整理網課內容,希望與時俱進,抗疫保持武術太極體育課,先讓大家欣賞劍道禮儀風采,下月見。

渣甸洋行與銅鑼灣(一)

在過去的百多年,香港由一個荒僻的漁村,發展為重要的國際性城市,外國資本、技術和人才的輸入,是一個重要的動力。   1841年英國據有香港後,大批英國及其他外籍商人來港從事貿易,他們創立了一批國際商業機構——洋行。主要的有渣甸、寶順(顛地)、旗昌、沙遜、仁記和太古。到了20世紀初,其中兩間,渣甸和太古,脫穎而出,居領導地位。它們不單主導香港的經濟發展,對其他東南亞及中國沿海城市的工商業,亦有一定的影響力,所以香港舊日民間有「渣甸有面,太古有錢」之說。這兩者在港島開發初期,分別在銅鑼灣與北角投得大批土地,以興建倉庫、碼頭、工廠、辦事處和職工宿舍。這些建築後來發展為街道與商、住建築,故此這兩間洋行在銅鑼灣與北角,留下了一批有關地名。   渣甸洋行(Jardine Matheson & Co.)又稱怡和洋行,是英國資本在中國的重要機構。它始創於1772年,到1882年,由兩位原屬英國東印度公司的商人威廉·渣甸(William Jardine)與詹士·勿地臣(James Matheson)改組成Jardine Matheson & Co.,行址初設於廣州沙面,後遷澳門,鴉片戰爭後遷到香港。1843年開始,更在上海及其他「通商口岸」(Treaty Ports)設立分行,業務主要由歐洲及印度運銷工業產品及鴉片往中國,回程則購運茶葉和絲綢返英國。總行遷港後,業務多元化,分別經營航運、造船、碼頭、繅絲、煉煻、保險及地產等企業。稍後更投資金融、借貸,進而控制中國的鐵路、港口和其他工程建設。由於其經營規模的影響力大,故有「洋行之王」(Princely hong)的俗稱。   Jardine Matheson & Co.使用「怡和」以代音譯的「渣甸」作洋行的中文名稱,是源於該行在廣州沙面「商館區」時代。清代初年,中國對外貿易,主要由廣州的「官商」——「十三行」包辦。外商來華貿易,必須透過「十三行」其中一間進行。而Jardine Matheson & Co.,則剛好與其中的表表者——伍氏家族的「怡和行」掛鈎,故業務興盛。   至於改用怡和為洋行名稱的原因和時間,有多種說法,據《香港與怡和洋行·歷史的回顧及有關怡和洋行譯文兩種》一書,指「怡和洋行」是該公司在廣州註冊時已使用的行號。而《香港英資財團》亦持此說,並解釋其義是「快樂和諧」,但兩書談及怡和洋行之名時,均未提及伍氏家族的「怡和行」。另一書《廣州十三行滄桑》,則直指渣甸「借用」了伍家「怡和行」的老字號,但沒有提及改用年份。然而,在渣甸集團聘專人編寫的Jardine Matheson, Traders of the Far East中,指渣甸用怡和為中文名稱,是1840年的事,又解釋此名來自沙面「商館區」內一條小溪。上述各種說法皆有可疑之處。

再談大佛攝影

大佛後續,去過一次,又想結伴同行影多一次大佛開燈,正當在上山的路時就下大雨,好像叫我們唔好上山影,就決定去影金龍日落,接近日落時間都算尚好,而望去大佛的位置到開燈時間都是霧蓋了整個大佛,慶幸轉位置合時,之前預計六月二十八日再結伴同行,原本預計會有較多人,結果只有二個人在影大佛相,到日落時份只剩下我們八個人。 據知早一天還是有很多人影相,所以相比下,當天人就少了,到七點鐘見到大佛開燈,原來也不是初一或十五按原來的日程是不會開燈的,不知所故,非常意外的驚喜,立刻轉方拍大佛,加上有激光的表演,從未想到的驚喜,快到離開的時間(由於約好車回程,不能再留) 總算與佛有緣,拍到一些較少有的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