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老、病、死 (三)

殮葬安排的轉變   二次大戰前,華人老病者入住醫院者不多,大部份華人臨终時,都在自己住所渡過。逝世後的殯殮,亦僱請「長生店」在住宅內廳堂辦理。由於唐樓的樓梯狹窄,所以住在二、三樓的喪家,都需要在向街的大騎樓,修搭棚架,作出殯時搬運棺木之用。此種安排對鄰居造成很大的滋擾和不便,故此在1947年左右終止。此後殯殮須在殮房或殯儀館進行。   早期港島的華人公共墳場,西區有薄扶林、香港仔與雞籠灣,東區有掃捍埔與加路連山。私人團體墳場有昭遠墳場、基督教墳場、福建商會墳場、潮州商會墳場等。外國人的墳場則集中在跑馬地西面山坡,包括天主教墳場、猶大墳場、波斯(巴氏)墳場與印度墳場。   在東區灣仔,昔日因有醫院山與摩理臣山的阻隔,出殯時棺木的運送,都經過摩理臣山與鵝頸涌間的一條小徑,前往跑馬地或掃桿埔的墳場,小徑因此命名為天樂里(Tin Lok Lane),以喻死者告别人間痛苦,前往西天極樂世界。故此里兩旁,昔日主要為三類店铺:長生店、造墓碑的石店與花圈舖,後來電車公司闢跑馬地線,天樂里擴闊與摩理臣山道連接,這些店舖才遷到附近横街經營。此外,在天樂里西面,軒尼詩道與灣仔道之間,昔日有西人經營的殯儀館,館址所在小街,亦稱為安樂里(On Lok Lane),喻意逝者「息勞歸主,永遠安樂」,與天樂里有異曲同工之妙。該殯儀館後來由華人接手經管,至1950年代,政府因城市規劃收回地段,改建為公共休憩場地。

荷花

  荷花原來在夏季應該好普遍看到的!但由於疫情關係,很多公園的荷花近期只得一二朶,可能是避免人羣聚集。原來新界有一些河塘有荷花的,但因土地值錢,有些已經建了丁屋。近期網上出現新的名字河上鄉,原來已經有三年都有荷花,但由於深圳洪湖可以去影的時候,總是較少人去,但今年處處少荷花,突然近期變得網紅了,網上看到就會很多人打聽是在那個位置,一時間變成打咭熱點,我當然也不例外走去看看,可以講得是香港一個比較大的河塘,主要也因沒有收入場費,不是一個有名的公園,收費貴;這裡現在是要看甚麼沒甚麼,蝴蝶園內沒有蝴蝶,浮橋壞了年多也沒有修理!這次到河塘幸運地看到並蒂蓮,由於知道相片放在網上發放後,可能引起很多人到這裡,只怕是會有人影完相片就被摧毁了。錦田俱樂部就是推土不種秋英,香港人可愛護生態呢!

《魏惠王時期的兵法家:孫臏與龐涓》(上集)

各位親愛的讀者,今期為大家介紹的是魏惠王、孫臏與龐涓。到底魏惠王是誰呢?他是魏武侯之子,魏文侯之孫,或者先從魏國的歷史說起…… 介紹魏國的歷史   自從公元前453年三家分晉之後,韓、趙、魏三家開始有自己的領土,基本上已經脫離了晉國,成為了獨立的國家,所以有歷史學家以該年定為戰國時代的開始。   其後魏國的魏文侯自稱為王,正式建立魏國,期間得到兵法家吳起,建立了一支強大的魏武卒,另有李悝變法,令到國力大增,威名遠播,所以在公元前403年,正式得到周天子的冊封,同時承認韓、魏、趙三國的地位,因此北宋時代司馬光的資治通鑑,就以這一年作為戰國時代的開始。   魏文侯時代的發展頗為迅速,公元前396年魏文侯駕崩,便傳位給兒子魏武侯。可惜到了魏武侯九年,由於被公叔痤趕走了兵法家吳起,所以發展比較緩慢,不過有吳起所訓練的魏武卒,仍能保持相當實力和威望。   魏武侯在位 25...

全新泰國菜館Sawadee Chef 破格融匯中式烹調至泰國料理

  全新概念泰國菜館Sawadee Chef已於今年4月在奧海城二期開業,並在酸辣為主的泰國菜中,加入中式烹調精粹及多元化的辣,保留傳統地道泰菜的內蘊之餘,亦把兩大菜系融匯貫通,將各種中式烹調技巧活現於傳統泰國料理之中,提供非一般的泰國菜式及口味。   Sawadee Chef樓底高、寬敞舒適,可容納120位顧客。餐廳以素木為主調,配以木枱及藤座木椅,樑柱位置裝有金屬框架吊燈,簡約時尚,同時散發著泰國的古典美感。餐廳亦有兩間包廂房間,提供私隱度高的用餐環境。

保路運動

  清朝末年掀起的保路運動也稱作“鐵路風潮”,是四川、廣東、湖南、湖北等省人民反對清政府將民辦的川漢、粵漢鐵路出賣給帝國主義的群眾運動。   早在1903年,清政府為了推行“新政”,允許招商局集商股成立鐵路、礦務、工藝、農務等項公司。此後,各省的鐵路公司陸續成立,商辦鐵路開始興建。   1911年5月清政府皇族內閣頒佈“鐵路幹線國有”政策,將已歸商辦的粵漢、川漢鐵路收歸“國有”,清政府任命滿族貴族端方為“督辦粵漢、川漢鐵路大臣”,強行接收湖南、湖北、廣東、四川4省的商辦鐵路公司。5月20日,皇族內閣的郵傳部大臣盛宣懷同英、美、德、法四國銀行團簽訂600萬英鎊的《湖北湖南兩省境內粵漢鐵路、湖北境內川漢鐵路借款合同》,根據借款合同,英、美、法、德等帝國主義掌握了鐵路權。   與粵漢、川漢兩幹線相關的湖南、湖北、廣東、四川4省大舉展開了保路鬥爭,廣東鐵路股東反對清廷強佔粵路,堅持商辦,華僑股東聲明“誓死不從”。民眾拒用紙幣,擠兌銀根,以示抵抗。在粵督張鳴岐高壓下,股東赴香港成立保路會,繼續抗爭。   1911年6月1日郵傳部尚書盛宣懷和督辦大臣端方聯名向川督王人文發出“歌電”, 此電明示,不許川省股東保本退款,而只允換發鐵路股票。川漢鐵路公司在成都舉行緊急會議,會上宣佈成立“保路同志會”,推舉諮議局議長蒲殿俊為會長,副議長羅綸為副會長。大會還發表宣言,確定了“破約保路”宗旨,並通電全國,痛斥清政府的賣國政策。會後還派人到全省各地進行廣泛宣傳,通知各州縣成立分會。   四國借款合同寄到成都,羅綸起草文章,逐條批駁,並聯合2400餘人請求王人文代奏朝廷,王人文上疏嚴參盛宣懷喪路權、國權,要求治以欺君誤國之罪,並請將自己治以“同等之罪”,“以謝盛宣懷”27日,他又把羅綸等2400餘人簽注批駁川漢、粵漢鐵路借款合同的原件及公呈人全體姓名上奏,並附片自請處分。清廷申諭嚴飭,並將王人文革職。   署理四川總督趙爾豐在清廷的壓力下,於9月7日誘捕保路同志會和股東會領導人蒲殿俊、羅綸等,封閉鐵路公司和同志會。成都數萬群眾奔赴總督衙門請願,要求釋放被捕人員,趙爾豐竟下令軍警向手無寸鐵的群眾開槍,當場打死30多人,造成駭人聽聞的“成都血案”。

潮語代溝

  書展期間,重遇幾個80後學生,來找亦舒小說。她們告訴我,自己已經成為「古人」了,當她們繼續講「O嘴」「屈機」「Kai子」的時候,就被千禧代標籤為老人家,好無奈。然後,我們互相add了facebook,我沒有提起ig。 這一代的潮語,其實反而比較易懂,舉幾個例: 1)      0尊 —— 就是「零尊重」,即是說沒有被人尊重。 2)      0興 —— 和0尊相似,指「零興趣」。 3)       Tyft —— 全句其實是 Tha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