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二月 25, 2020

銅鼓山

九龍城砦東北面,有個小山嶺,昔日稱為「銅鼓山」,據說是因嶺上有一形似銅鼓的巨石而名。銅鼓是中國西南、華南少數民族(如苗、瑤、黎等)的一種銅製器皿,狀似木皮鼓,用以作祭祀、喜慶時敲擊作樂之用。此山不以石鼓而以銅鼓為名,傳說是因此石以木棍敲擊時,真的鼕鼕作響。往日鄉童在閒暇,常結隊登山擊石以為樂,故此嶺又有「打鼓嶺」之名。 這個山嶺,在誌書及舊地圖均無記載。不過, 在九龍城侯王廟現在尚存道光二年(1822年)《重修侯王宮碑記》內有兩句云:「且試登斯廟之亭,左望珓杯之石,右瞻銅鼓之山。」可證昔日確有銅鼓山的名稱。 銅鼓嶺山坡下,昔日有兩條鄉村,打鼓嶺與石鼓壟。兩者在1819年嘉慶《新安縣誌》並無記錄,但在1902年香港政府的《九龍半島地圖》,則清晰可見。由此推測,兩村居民都是19世紀期間移來定居的。「壟」是突出的小丘,石鼓壟相信是指鄰近石鼓(銅鼓)的小丘。英國租借新界後,將銅鼓山附近山坡劃為練靶場與軍用保留區。兩村居民的生活相信受到一定影響。 江山故人在他1935年遊記中,對兩村有下列記述:「打鼓嶺屋宇較多,且編有門牌者,所業者多養豬及製腐竹。……」「石鼓壟村村罟(捕魚設施)較少,園林特多,……出產之石榴最著名。」 1941年日軍進攻香港時,日機空襲啟德英空軍基地,有炸彈誤中打鼓嶺,燒燬多間村屋。到1943年日軍擴建啟德機場時,兩村均在遷拆之列,打鼓嶺村民被集體徏往西貢蠔涌附近山坡,此即現今之打鼓嶺新村。 二次大戰後九龍城發展,當局將兩條南北走的街道,分別命為打鼓嶺道和石鼓壟道,後者受啟德機場位置所限,甚為短小。不過末端有一塊休憩地帶,名為石鼓壟道遊樂場。此外,鄰近有一條同樣短小的沙埔道,其原址為昔日位於海旁的沙埔村。
獅子山與筆架山( 二 ) 筆架山 筆架山位於九龍峽之西,大窩坪之東北,高458米,頂部山勢平緩,它古稱「獅子嶺」(相信是因與現今之獅子山一脈相連,引起名稱混淆)。清初「遷海事件」期間,為海防原因,在山頂建墪台(烽火台),故改稱「煙燉山」或「煙燉嶺」。喜慶《新安縣誌‧山水略》「獅子嶺條」稱:「獅子嶺在六都(九)龍塘村側,……康熙年間移遷分界在此,煙墩故址猶存,又名煙墩嶺。」昔日土著,因方音不同,訛傳為「燕壇山」;另有人因其地曾舉烽火,又稱之「大火山」。新界租借後,英人依「煙燉」之烽火台原意,稱之為「Beacon Hill」。後有坊間書籍,「倒譯」中文成「比干山」。此外,因九廣鐵路有一條「又長又黑」的隊道通過山下,故又曾有「黑山」之名。 二次大戰後,當局於其山頂建雷達站,以頂部三小峰並立(海拔分別為457、452、435米),從側面觀之,頗肖昔日文具「筆架」,故Beacon Hill中文轉用「筆架山」之名。(當時可能未注意到,香港島東部的柏架山(Mount Parker),原稱筆架山。) 1960年代龍翔道開闢後,鄰近該處馬路下山坡,發展為低密度住宅區,亦沿用筆架山(Beacon Hill) 之名。多年來,該區因先後有Beacon Hill School和One,Beacon Hill豪宅建成,聲名顯著,而高458米的筆架山,卻乏人注意。(近年政府地圖的英文名字,已採Pat Ka Shan與Beacon Hill並用。) 從史蹟角度與實用觀點來考慮,此山的山頂部份,恢復舊稱煙墩山,似較適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