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八月 9, 2020
字裏乾坤(三) 地名是由字或詞組成,它是社會發展的產物,除有實用功能外,更反映一個地方的自然環境、居民的文化背景及社會的經濟活動。香港是中西文化的交融之所,中、英文化互相影響,地名因轉譯而引起變化較大。追溯其起源及分析其變化,可加深我們對地方歷史的認識。 士美菲路 堅尼地城有一條短小的街道——士美菲路,其英文名稱只有Smithfield,並無路或道字,令市民疑惑。原來,它是沿襲英國的傳統。 在倫敦「舊城區」城牆外西北角,昔日有一幅平坦曠地(古英語稱Smeoe field,即Smooth field),起初築欄作買賣活牲畜之所,後來發展為有上蓋的肉類及百貨批發市場。16世紀時,市場旁邊更一度成為焚燒異教徒的刑場。久而久之,Smithfield成為肉食市場的代名詞。 英國人殖民海外,把這個傳統名詞帶到其屬土。例如,澳洲墨爾本的肉食市場,也叫Smithfield。同樣地,香港島填築堅尼地城時,最初計劃將部份土地作為入口禽畜停放之所,故此也將該地段名為Smithfield。不過,後來因各種原因,租出作為鑄鐵器工場,近年更發展為以住宅為主的街道。 故此,如現在有人查詢原委,我們可以答:「『士美菲路』原非路。」
地名是由字或詞組成,它是社會發展的產物,除有實用功能外,更反映一個地方的自然環境、居民的文化背景及社會的經濟活動。香港是中西文化的交融之所,中、英文化互相影響,地名因轉譯而引起變化較大。追溯其起源及分析其變化,可加深我們對地方歷史的認識。 拱北行 1960-80年代,政府新聞處,位於皇后大道中與炮台徑交匯處山坡的拱北行(Beaconsfield House)。這座建築物外表平凡,但其起源及發展過程則具地方歷史意義。 Beaconsfield House是紀念於1868及1874-80年兩度任英國首相的狄士累理(Benjamin Disraeli)。他是一個傳奇性的政治人物,雖然在英國出生,但祖籍是意大利的猶太人。童年時接受平民教育,青年時代以寫作謀生,所著的小說當時頗具聲名。1837年踏入政壇,憑其機智及奮鬥,改革保守黨,贏得大選成為首相。退任後獲封為柏供士輝伯爵(Earl of Beaconsfield)。 19世紀末期的香港猶太人巨商庇理羅士(E. R. Belilios),很仰幕伯爵的成就。他在1878年,提議捐款予港府,在中環建一銅像作紀念。伯爵多謝他的好意,但透過港督婉轉地提示將款項捐贈香港西醫學院較為適當。庇理羅士照辦,但並未心息。不久他再投資,在皇后大道中炮台徑坡下地段,興建一座具長廊拱門維多利亞式多層建築物,名為Beaconsfield Arcade,中文名稱音譯為柏供行,是香港首座多層購物商場。庇理羅士去世後,此物業兩度易手,最後由港府收購。 1950年代,原建築因殘舊而拆卸﹐改建為六層政府辦公樓宇。由於建築物的外形與用途均已改變,故新廈亦改稱為Beaconsfield House。中文名稱,則考慮到該址坐南向北,決定將「柏供」倒轉,改為「拱北」(供與拱、北與柏均音近)稱拱北行。拱北行即「眾星拱向北辰」之意。 相信很多上一代的市民都記得,該廈底層,一邊為小型郵局,另一邊則為方便遊客和市民的公共廁所。由於位於市中心,其設施和保養水準高,所以被稱為「全港最整潔的公廁」。 隨着中環市區的發展,拱北行在1990年代再折卸,原址除古樟樹部份保留外,其餘連同相連的多層公共停車場,以及舊希爾頓大酒店重新發展,建成長江集團大廈。
19世紀移居香港的華人,大部份都是作商販或從事手作,為了顧客方便或行業本身的需要,他們往往集中在同一地點營業或生產,日久便成行成市。因此,中環有不少街道,昔日都有因行業而來的「俗名」。除上述的擺花街和蘇杭街外,尚有下列幾條:   街道名稱 俗名 行業 干諾道西 食米街 食米入口及零售 士丹利街 食街 熟食檔 文華里 圖章街 圖章雕刻 文咸東街 南北行街 南北各省藥材批發及零售 文咸西街、永樂街 參茸燕窩街 參茸燕窩 元勝里 椰皮巷、遮頭巷 椰衣掃把和雨遮製作 平安里 石匠街 石材及石器製作 永安街 花布街 布疋批發與零售 永勝街 鴨蛋街 蛋品批發與零售 利源東街 報紙街 報刊印刷與批發 香馨里 香巷 神香製香 結志街 當舖街 典押業 閹皮港 皮革巷 皮革製造(1894年因鼠疫而拆卸) 梅坊街 鹹魚街 鹹魚及魚乾 摩羅上街、樂古道 古董街 古董及仿古雜物 由於城市的規劃和發展、社會風氣及居民生活習慣的轉變,上述行業,逐漸遷移或消失,而有關的俗名,亦漸被人遺忘。
【註釋】香港仔是港島南區市鎮,也是南區政治、經濟、文化中心,高樓林立。香港仔本是個漁港,鴨巴甸港上仍泊滿了漁船。香港仔往返離島、鴨脷洲的街渡,仍然是傳統的舢舨小艇。多年前的木艇是搖櫓的,現在都裝上了馬達。  

銅鼓山

九龍城砦東北面,有個小山嶺,昔日稱為「銅鼓山」,據說是因嶺上有一形似銅鼓的巨石而名。銅鼓是中國西南、華南少數民族(如苗、瑤、黎等)的一種銅製器皿,狀似木皮鼓,用以作祭祀、喜慶時敲擊作樂之用。此山不以石鼓而以銅鼓為名,傳說是因此石以木棍敲擊時,真的鼕鼕作響。往日鄉童在閒暇,常結隊登山擊石以為樂,故此嶺又有「打鼓嶺」之名。 這個山嶺,在誌書及舊地圖均無記載。不過, 在九龍城侯王廟現在尚存道光二年(1822年)《重修侯王宮碑記》內有兩句云:「且試登斯廟之亭,左望珓杯之石,右瞻銅鼓之山。」可證昔日確有銅鼓山的名稱。 銅鼓嶺山坡下,昔日有兩條鄉村,打鼓嶺與石鼓壟。兩者在1819年嘉慶《新安縣誌》並無記錄,但在1902年香港政府的《九龍半島地圖》,則清晰可見。由此推測,兩村居民都是19世紀期間移來定居的。「壟」是突出的小丘,石鼓壟相信是指鄰近石鼓(銅鼓)的小丘。英國租借新界後,將銅鼓山附近山坡劃為練靶場與軍用保留區。兩村居民的生活相信受到一定影響。 江山故人在他1935年遊記中,對兩村有下列記述:「打鼓嶺屋宇較多,且編有門牌者,所業者多養豬及製腐竹。……」「石鼓壟村村罟(捕魚設施)較少,園林特多,……出產之石榴最著名。」 1941年日軍進攻香港時,日機空襲啟德英空軍基地,有炸彈誤中打鼓嶺,燒燬多間村屋。到1943年日軍擴建啟德機場時,兩村均在遷拆之列,打鼓嶺村民被集體徏往西貢蠔涌附近山坡,此即現今之打鼓嶺新村。 二次大戰後九龍城發展,當局將兩條南北走的街道,分別命為打鼓嶺道和石鼓壟道,後者受啟德機場位置所限,甚為短小。不過末端有一塊休憩地帶,名為石鼓壟道遊樂場。此外,鄰近有一條同樣短小的沙埔道,其原址為昔日位於海旁的沙埔村。
狗髀洲 狗髀洲為鶴咀半島南面一小嶼,面積僅0.083平方公里,因海浪沖擊中裂狀似相連之兩嶼,故昔日水上人稱孖洲,陸居人則稱雙筯。狗髀洲之名,有說為島形狗髀而來。黃垤華多年前曾為此遍訪鶴咀土著及赤柱一帶水陸居民,他們均稱向來未聞有「狗髀」之說。黃氏認為,此島實因形似古代占卜用的「珓杯」而名珓杯洲。據南宋程大昌之《演繁露》卷三〈卜教〉:「後世問卜於神,有器名珓杯(亦作杯珓)者,以兩蚌殼投空擲地,觀其俯仰以斷休咎。」此卜器古代宮廷以玉製,故字從玉珓,民間則多用竹或木製,故亦作筊。這種占卜術,昔日廣東水陸均常用。卜時擲兩珓,仰者為「陽杯」,俯者為「陰杯」,一俯一仰是吉兆,稱為「勝杯」。狗髀洲之兩嶼,排列頗像似,故《粵東海圖說》以同音作「聖杯」。清代陳倫烱的《海國聞見錄》輿圖,則據此以名該海道為「聖門」(聖杯旁的海門)。英治時期,兩者均有人用,但典故是用「勝」,測繪者不了解其背景,遂以近音的「狗髀」代「珓杯」。狗髀洲之名使用日久,習非勝是,現今難以「還原」。  
九龍城的古蹟和鄉村——龍津石橋 九龍城是九龍半島古蹟和鄉村最多的區域,除九龍寨城與宋皇臺外,還有龍津石橋、侯王廟、樂善堂、竹娘廟、銅鼓山等。舊鄉村則有前圍、衙前塱、打鼓嶺、隔坑墩、東頭村、石古壟、沙埔、沙地下、西頭村、龍湫井、瓦窯頭、馬頭圍、馬頭角、馬頭涌、珓杯石與九龍仔。在20世紀城市化過程中,它們大部份都闢為街道,但在名稱上留下痕跡。 19世紀末期,九龍城最重要的公共交通建築,就是龍津石橋,與它直接或間接有關的,還有龍津亭和龍津義學。 「龍津」之名,是由「聚龍通津」而來,其意即城池通出河流或海面的通道(如廣州的龍津路,就是昔日城西通往珠江的通道)。而龍津石橋,就是從九龍寨城沿龍津路,出城寨後經九龍大街一直通出九龍灣的橋道。 龍津石橋建於清同治十二年(1873),橋長六十丈(約210米)、闊六尺(約2米),橋躉共二十一個(稱為「石磉」),橋面用麻石板砌成。橋頭有龍津亭,亦稱「接官亭」,建築頗宏偉,有上下兩層,四面有門,石額「龍津」二字,為南海縣學者潘士釗手書,亭內嵌有創建碑記。後因沙石沖積,橋頭距海水漸遠,故於光緒十八年(1892),延續二十四丈木橋,伸出海灘,盡處作丁字形。當時北九龍為尚未開發之山崗地帶,並無正式道路,故龍津石橋為九龍城及沙田居民,乘搭街渡或小輪前往香港的碼頭。 1930年香港政府開築由九龍城往西貢的公路,龍津亭因位於路線內而拆卸,當局順應民意,將亭內石碑記和亭前古炮,搬往舊九龍城警署前草地安放。日佔香港期間,石橋殘餘石塊,亦被運走作擴建啟德軍用機場。此歷史性建築,從此消失。據九龍城老居民指出,原橋的路線,約在現今城南道。 2008年,港府古蹟古物辦事處,在舊啟德機場大廈附近進行發掘,發現龍津橋及龍津部份遺蹟,計劃發展為「歷史文化區」。
從啟德濱到啟德機場(上) 20世紀初,九龍城地區開始城市化。當時有兩個商業集團,分別在區內進行花園市鎮發展計劃。其一是英商集團的九龍塘花園城市,另一個是華人社會領袖集團的九龍灣填海建屋計劃,兩者都因「省港大罷工」及發起人去世而遇到困難,後者只能完成約一半工程,部分建成屋宇及街道最後亦因機場發展而拆卸。 九龍灣填海建高尚華人住宅的構思,是由伍廷芳博士提出,計劃的實施則由一間名為「啟德營業有限公司」(The Kai Tack Land Investment Co., Ltd)負責,主要的發起人是華人立法局議員何啟及殷商區德,參加者還有多位當時著名的紳商:曹善允、張心湖、周壽臣、黃廣田、莫幹生、韋玉、周少岐和李桂培等。該公司的名字,就是以兩位發起人的名字合成。 何啟是廣東南海人,先後在英國獲得醫學及法律學位,返港後從事法律業務。1890年起任立法局議員長達24年,並獲授爵士銜,他亦曾協助在中國國內推行「維新運動」。 區德又名歐澤民,廣東南海人,在香港以經營「昭泰隆」(A. Tack & Co.)百貨及傢俬業起家,擁有大批物業,中環的昭隆街與安蘭街大部份屋宇,都是他興建的。他和何啟是姻親。 啟德發展公司向港府解釋它的發展計劃時,提出的主要論據是:「滿清政府倒台後,中國國內局勢動盪,有必要為大批到來香港的華人提供舒適的住所,藉此可令他們定居香港,投資發展本地經濟。」 港府經過考慮,因多種原因難決,適逢何啟急病去世,故延至1915年末才批准填海200畝,分三期進行。 第一期工程於1920年完成,之後立即動工興建房屋,這個稱為「啟德濱」(Kai Tak Bund)的地域,規劃為十多條街道,其名稱都以「啟」和「德」作字根。東西走的五條,用仁、義、禮、智、信為名,即啟仁道、啟義道等,連同長安街共六條大路。南北走的道路,用數字排名,即分別為一德路至九德路。樓宇建成初期,因受毒蚊與瘴氣的謠言,以及交通不便的影響,入住者稀少,直至兩者澄清及改善後,才有較多人遷入。 第二期工程在1921年開始,但進行並不順利,1926年工程停頓,其主要原因,是期內先後發生「海員大罷工」和「省港大罷工」,香港經濟嚴重衰退,不少居民更離港返鄉。最後到1927年,填海工程被政府接管。 省港大罷工除令港英政府經濟損失外,英國在中國的外交及政治利益亦受打擊。當時中國的「北伐」進展迅速,引起各地民眾借此衝擊「通商口岸」的英租界,令國民政府得以藉此收回漢口、九江、鎮江和廈門的英租界,英國擔心香港殖民地的穩定,遂興起在香港建立一個空軍基地,以加強防衛的念頭。接近港島的啟德演,正符合這個需求,除軍事用途外,機場亦可應付當時在全球各地興起的民用航空業務,其濱海位置更有利於水上飛機的使用。
鰲洋甘瀑 中國社會傳統,很多縣市都有所謂「八景」或「十景」,其目的是彰顯當地的風景文物,提升縣市的「聲望」。港九新界昔日所隸的新安縣,也有「新安八景」,其名目是︰一、赤灣勝概;二、悟嶺天地;三、杯渡襌蹤;四、參山喬木;五、廬山桃李;六、玉勒湯湖;七、鰲洋甘瀑;八、龍穴樓台。 上述的三與七,都位於現今香港特別行政區內。「杯渡襌蹤」是指屯門的青山與靈渡山的景物,以及杯渡襌師等事蹟。「鰲洋甘瀑」是指海旁的瀑布,其所在曾引起爭論。它有兩個說法,其一認為鰲洋即大鵬灣南部的石牛洲,其二指它位於港島華富的瀑布灣。 第一種說法主要根據嘉慶《新安縣誌》的地圖,圖中在南、北佛堂之東南海面有一鳥標作「獨鰲洋」,而該誌卷四「山水略」亦稱︰「獨鰲洋在城南二百里左為佛堂門,右為急水門。」故此「獨鰲洋」當在大鵬灣。其實,該圖所稱「獨鰲洋」(山)實指大鵬灣南部,塔門洲正東約5公里的石牛洲(Shek Ngau Chau)。它是一個面積細小的山岡,全無水源,故與「甘瀑」扯不上關係,只不過因「獨鰲」與「石牛」乃一音之轉,修誌者又未經身臨勘察,於地貌景觀,均一無所知,故有此誤。 第二種說法的論據是,成書於康熙初年(約1670年)的《廣東新語》卷四〈水語〉海中淡泉條︰「海中淡泉凡六,其在新安七都大洋中者,曰鰲泉。」而嘉慶《新安縣誌》卷十八勝跡略亦指出︰「鰲洋甘瀑在七都大洋中,有石高十丈,四面鹹潮,中有甘泉飛瀑,若自天而下。」據此,許地山教授在1930年代末期著文認為,「鰲洋」是位於香港海面,昔日香港的一個別名「香江」,亦起於此。有人更引一幅19世紀初期的西洋畫支持,這是外國人哈納(W.Havell)於1816年所作有關瀑布的水彩畫,它描繪一群海員划小艇到瀑布旁汲水的情景。按歷史記載,19世紀初,來華貿易的洋船,有不少寄泊於石排灣西南一帶海面,並在此瀑布汲水補給。 再者,從哥連臣中尉(Lieutenant T. B. Collinson)1845年所繪的全港島地形圖中可見到,全島西南的溪水,匯集於薄扶木村後,經現今華富邨旁山崖「飛瀑」入海,該處因此稱為瀑布灣(Waterfall Bay),與上述脗合,更增強了此說的可信性。 1860年代,港府為解決市區食水供應,將薄扶林的溪水(土名馬尿河)引至中環,稍後更建成薄扶林水塘,自此「甘瀑」消失。這宗「溪此名留」的事實,又一次證明了「地名是社會演變的活化石」。  
【註釋】鯉魚門海峽,一道奇特海門,礁崖上有座燈塔。鯉魚門燈塔曾經多次修建,突出其顯著信號燈,為原啟德機場夜航導向指標。鯉魚門燈塔距鯉魚門市中心海鮮酒家、食肆不遠,如在月夜晚飯後,到此海演漫步、觀賞鯉魚門的海角潮音,領略一下黑海明燈的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