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 三月 23, 2019
最近,有一次朋友聚會中,有人提出想寫愛情小說,一部驚天動地可歌可泣史詩式作品,我忍不住問他,心目中想寫給什麼讀者看?友人問:「有分別嗎?」 不同的年齡面對不同的困難與考慮,當然有分別吶! 友人想了想,說:「我想寫現代年輕人的愛情故事。」討論了一會,才知道他認為自己人生經驗豐富,可以掌握年輕一代的心理。 我忍不住問:「你知道什麼是『中二病』嗎?」我無意打擊他的創作夢,但看著他的迷惘眼神,我覺得自己有責任去提醒他,先去了解新一代的文化和價值觀,然後才動筆也不遲。 「中二病」是網絡潮語,源自日本的流行文化,用來形容一些經常自以為是,活在自己世界,或慣常做出特別言行來滿足自己的人。既然稱為「中二病」,當然是青春期常見的行為現象,不過,這並非是醫學上的疾病,只是一種行為的傾向。 中二病的共通點在於:渴望被認同,但同時亦不想被人理解,這兩點好像互相矛盾;不過,理解到中二病和少年叛逆期有密切關聯,就會較為容易去解讀這種心理。 有專家認為「中二病」普遍有以下的心理狀態: 1)個人主義發達:不管表達方式的對錯,也不會去三思會不會對自己或身邊的人造成影響。 2)自我中心:覺得自己永遠都是正確的,不會接納他人的意見。 3)過度自尊:會將「自尊」、「私隱權」或「尊重」等字眼掛在嘴邊,但實際上是為了掩飾自己的自卑。 4)幻想:活在自己的假想世界、想像自己有某些不為人知的祕密,以及認為自身有特殊力量。 5)叛逆:拒絕接受社會現實,不願認同自己,幫自己取名各種代稱,認為自己是特別的存在。 無可否認,聽起來很複雜。「要了解得那麼深入嗎?」那位朋友嫌麻煩。最後,我建議他去看日本動畫《中二病也想談戀愛》,速成一下,可能會更便捷地了解年輕人的想法。
  在不經不覺之間,潮語也在改朝換代,上一期和大家分享了五個新近流行的潮語,今次又再講五個。   (一)「中伏」成為了「GG」,GG原本是在線上遊戲對戰中,輸的一方說的話語,即「Good Game」的縮寫,表示認為雖然輸了,但是一場好的對戰,是一個頗有風度的行為。不過,大家逐漸把注意力放在「遊戲結束」的意思拿,因此變成意指「輸了」「沒救了」,甚至是「中伏了」的意思。   (二)事實上,有不少潮語源自電競或線上遊戲,例如「搶尾刀」(也有稱為撿尾刀),這個詞出自網路遊戲中,最後打死怪物的人物能獲得所有經驗值與金錢,即搶走了前人打傷怪物的功勞。往日,我們可能會用「執死雞」和「起尾注」,今日統統稱為「搶尾刀」。   (三)往日喜歡指人家「豬隊友」,新生代卻改了用「雷隊友」,我估計是源於國內的朋友,說被連累了,累的發音和「雷」相近,才有這個用法。不過,香港常用「雷氣」形容義氣,這方面很容易混淆,要小心分辨。   (四)「九唔搭八」成為了「跳哂掣」。這個形容詞也很傳神,用電箱短路的現象作比喻,形容人家精神有問題。後來,常會說 「嬲到跳哂掣!」,本來是嬲到癲的意思,但就令人以為「跳哂掣」就是代表憤怒的形容詞,那就不太準確了。   (五)形容美女,尤其是「可望而不可即」的級數,以前叫「女神」,現在叫「仙氣」。這個很好懂,如果被稱為「玉女」的,只怕是周慧敏的年代的了吧;既然如此,就有需要找一些新詞彙,來區分不同的時期(與年紀)了。不過,最近又流行「仙氣女神」的稱呼,看來,對美女的褒揚讚賞,是永遠沒有盡頭的!    
所謂彩蛋,可以說是由於Marvel世界觀的電影系列開始流行的,系列中 的電影互相作出連繫,這些連繫便是所謂的「彩蛋」(Easter Eggs)。可是,其實 不少人也誤解彩蛋的定義,而錯誤地使用,甚至連一些官方宣傳也會出現這錯 誤。
 SJW(英語全寫是Social justice warrior)亦即是社會正義戰士。很難想像,這是一個貶義詞語,指支持女性主義民權、多元文化主義等不同觀點的人。指責一個人為社會正義戰士,帶有指責其尋求主觀驗證,而非任何深層次的信念的意味;並且藉助參與虛偽的社會正義討論,以提高個人聲譽。簡單來說,就是沽名釣譽。我們也相近詞語,例如台灣的「正義魔人」、香港的「鍵盤戰士」、以及中國大陸的「鍵盤俠」等等。 這個詞彙術語起源於上世紀中,本來是正面的形容詞,指投身社會正義運動的人們。近幾年,這一詞彙的意義,從最初的正面轉變為壓倒性的負面性則,在網民爭議中,愈來愈多的人將該詞作為負面詞彙來使用,並特別使用在針對那些支持社會自由主義、文化包容性、女性主義以及其他政治正確觀點的人士。 事實上,在近年的荷里活電影中,刻意加入不同種族膚色的角色,也有不同性取向的人物,就被詬病為SJW的行徑。甚至有不成文的規定,災難片之中,率先遇害的,一定不會是女人、小孩、黑人或其他有色人種。這些潛規則,其實也不算是什麼大問題,但做多了,就自然被評擊,潮流這回事,的確無從捉摸。
早前,網上有一樁頗轟動的小新聞,有一位女士,用四十元港幣賤賣丈夫心愛的模型珍藏,引起網民熱議。

喪文化奶茶

去年,有一家奶茶店,在上海普陀區火速爆紅,又馬上關門停業,這間「快閃」奶茶店,主打「喪文化」,以反映年輕人心態為賣點,他們賣的是: 「你不是一無所有,你還有病啊」奶茶 「前男友過得比我好」紅茶 「加油,你是最胖的」拿鐵 「加班不止,加薪無望」綠茶 奶茶店打正招牌,以負能量招徠生意,口號就是:享受生活中的小確喪。有顧客在現場接受採訪時表示,儘管大家都知道奶茶本身沒有什麼不同,想要買到一杯「喪茶」,也要足足排上兩個小時的隊。 「喪茶」只開業了四天,就迅速地結業了,是名符其實的「快閃店」。這店突然出現(不會在同一地點久留),重點就是給顧客一種「出其不意」的感受。在這種商業模式下,商店在營業前不做事先的宣傳,而是突然出現在街頭的某個地點,快速吸引消費者, 是時下流行的創意營銷手段,亦是因為網絡平台發達,才可以發揮功能的方法。只要具話題性,就可以吸引網上轉載,收到爆炸性的效果。 這次喪茶突然現身上海,其實是內地網易新聞和一家訂餐平台共同策劃的,瞄準的對象是「90後」一代青年。產品本身沒有什麼特別,只是名字合心意,有共鳴,就能夠引起話題,與其說新一代心態負面,不如說大家學懂了黑色幽默。一向以來,幽默感都是潮流的核心! 除此之外,台灣市場也有「喪文化」產品。有台灣的Moonleaf推出「消極杯」。其中有一款是以嘲笑「體重」為主的,杯蓋上寫上:「體重,不會因為你少喝一杯飲料就變輕。」 另外,還有「你那麼努力卻沒有人看得見,就像我們用了很好的紅茶,你也喝不出口味。」「我們的生活有多需要療癒,就代表我們過得有多悲慘。」等等。 設計「消極杯」的消極男子在網上走紅,是因為這一代年輕人,自小喝多了心靈雞湯,面對生活壓力的時候,才發現輕飄飄的鼓勵並沒有什麼用。於是「反雞湯」應運而生了,作為一種情緒上的發洩。
在大學裏面,大家常把一個「過」字放在口邊,當然不是因為金庸小說的楊過吶,其實,這是一個很實際的願景,大家希望考試合格「過關」,以此作為短期目標。

電玩潮語

上期談了OP和PK兩個由網上遊戲引伸而來的潮語,事實上,電玩世界其實是一個社交圈子,玩家通過網絡交朋友,似乎沒有什麼地域或語言上的隔閡。故此遊戲中的常用字,早已入侵了我們的日常生活,我今次又再介紹幾個常用潮語。
當我們自以為掌握了潮語,很快便會發現年輕人有另外一套,改朝換代的速度,令人咋舌。 近年,常在中學辦講座,和同學們接觸多了,發現我們自以為潮的「屈機」和「Hea」,對00後的年青人來說,已經是上一代的用詞。我們來看看這些昔日的潮語,出了什麼變化。 (一)「屈機」成為了「OP」,OP其實是Over Power的縮寫,在電玩世界中,即是力量比對手高出太多,有壓倒性的優勢。本質上,OP的意思和屈機大同小異,不過,OP來自網絡遊戲的常用語,屈機則來自街機的對戰,當「Street Fighter」遊戲也要慶祝30周年的時候,屈機這個潮語,也逐漸褪去潮流色彩,完全不用意外。 (二)「Hea」這個詞非常傳神,不過,新生代比較喜歡用「Fing」。其實,這個Fing字反而有點歷史,80年代常說「打就企定,唔好兩頭Fing」,就是這個Fing字,有點鹹魚翻生的感覺。不過,Fing似乎比Hea活潑一些,我們樂觀地解讀,年輕人始終都是活躍的,令自己有些安慰,也是好事。 (三)往日喜歡指人家「老點」「呃錢」,當唱《紅綠燈》的鄭融都被尊稱為融姨,我們知道不能再用這個「點」字。估不到,現在竟然再復古,用起這個「昆」字來,稱為「昆水」。其實,昆的本字是「𧥺」,非常有歷史根據,據東漢許慎《說文解字》所載,本來是指驚叫的聲音,用以形容大聲,也有另一種意思則是欺騙。為什麼是「水」呢?俗語有言:「水為財。」因此,「𧥺水」即是欺騙錢財。逐漸的發展,也有年青人用「水」作動詞,不完全是欺騙,指蒙混過去的意思。 (四)要「𧥺水」,當然去「𧥺」Kai子,不過,00後的朋友不用「Kai子」這個詞了。「Kai子」源自台語凱子,本來是指容易受騙的有錢人,但香港人借來指儍瓜。在新生代之中,原來他們根本沒有用「Kai子」這個詞(有人甚至以為是粗口),他們比較喜歡用「派膠」來形容儍瓜,指一些人因為愚蠢而出洋相。 (五)還有一個過氣潮語是「真係㗎」,早幾年,「真係㗎」「點解嘅」「好叻呀」是賣萌三連式,用在女生手中,可謂無往而不利。不過,今天的十來歲年青人,卻認為這是姐姐們的用語,這一代,改用「Real咩」來代替。 今次先介紹這五個改變了的潮語,下次再談另外五個。除此之外,我還有一個疑問,幾年前常用的潮語「O嘴」,現在還流行嗎?這一個詞,是否00後和80、90後的朋友都同樣喜歡?

潮語還原

有許多網上潮語,是名人的名字與傳統常用語的組合,我搜羅了一些,和大家分享。可以看得到,始終是TVB的滲透力強,有許多都是開無線藝人的玩笑,而且,夏雨和馬國明各有兩句,明顯受到網民重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