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十一月 18, 2018

電玩潮語

上期談了OP和PK兩個由網上遊戲引伸而來的潮語,事實上,電玩世界其實是一個社交圈子,玩家通過網絡交朋友,似乎沒有什麼地域或語言上的隔閡。故此遊戲中的常用字,早已入侵了我們的日常生活,我今次又再介紹幾個常用潮語。

潮語還原

有許多網上潮語,是名人的名字與傳統常用語的組合,我搜羅了一些,和大家分享。可以看得到,始終是TVB的滲透力強,有許多都是開無線藝人的玩笑,而且,夏雨和馬國明各有兩句,明顯受到網民重視。
  2018年剛剛開始,我們來回顧一下去年的網上潮語,香港人創意十足,我選了一些比較有趣的,和大家分享: 1) Earth Vely Danger 專家Dickson主唱的歌曲,歌詞極具本地風格,推出一天已登上iTunes榜首。不過,亦由於太重香港風格,刻意用本地英文,例如ThankQ You之類,相信英美人仕是聽不懂的。難得的是,幾乎每一句都錯,希望同學們不要當真。 2) Show Me Your Love Rice 這個其實是「栗米肉粒飯」,只是取其諧音。起源於一名日本人在茶餐廳點菜時,把栗米肉粒飯誤聽成Show me your love rice。 3) 火車頭 指一邊走一邊吸煙的人士。現代人,吸煙的人口比例減少了,自然有了不同的觀點。 4) IT9 即「IT狗」。IT人以此自嘲,暗指IT職位不受尊重,加班情況嚴重,有「做到隻狗咁嘅樣」的意思。 5) 跳哂掣 形容一個人很生氣。 6) 釣人食飯 其實是由一個錯字開始的。藝人吳業坤誤把「約人食飯」打成「釣人食飯」,從此「釣人食飯」便成了潮語。 7) 課長 在網絡遊戲或手機遊戲的用語,形容經常課金的玩家。 8) KOL 關鍵意見領袖 Key Opinion Leader 的縮寫,本來是指一些有某種特長,或專業知識的人物,值得參考(甚至追隨)他們的意見;現在泛指網絡紅人。 9) 好雷 形容一個人打機技術不佳,拖累隊友。 10) gfable 「Girl Friend-able」的縮寫,用來形容一些適合做女朋友的女生,一般指顏值高而又平易近人的女生。 11) 帽事既 發音跟「無事既」相近,表面上是指沒有事情發生,不過「帽」字含有戴綠帽的事,暗指對方可能戴綠帽了,即是另一半出軌了(屬於一類分不出是安慰,抑或挖苦的用詞)。 12) 避閃 因「放閃」一詞而來,意指不去看任何羡煞旁人的相片。

潮語揮春

剛剛收到電影公司送來的揮春,為賀歲片《我的情敵女婿》作宣傳,一張「男神係你」,用任達華做男神,當然貼切;另一張是衛詩雅的「靚爆全場」,在新一代青春女星中,她也是數一數二的仙氣女神。其實,來到2018年,揮春有很多變化,傳統的「花開富貴」「如意吉祥」當然有市場,但有很多潮語揮春,也是值得參考的。 今年是狗年,不過「狗馬亨通」已經過時,可能要改為「贏到夠」,取其諧音。 早兩年頗為流行的「型男索女」「不勞而獲」有點過時,不太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新一代要改為「仙氣女神」「符碌過關」,比較貼近潮流;而「日日升呢」和 「步步升呢」也紅了一陣子,且看今年是否依然受歡迎。 反而,「財源廣進」變成了「入市即賺」「股市勁彈」「速速上車」「荷包鬆動」,看得出,大家對錢銀的概念越來越實在,不再抽象,絶對是好事。至於「準時收工」「唔洗OT」就更加是上班族的心聲。 我的《潮讀4000年》在2017年獲得 「香港出版雙年」,為了報答各界支持,出版社特別印製了「夢想成真」「稱心如意」兩款揮春,送給讀者,大家如果有興趣,請填妥以下表格。
早前,網上有一樁頗轟動的小新聞,有一位女士,用四十元港幣賤賣丈夫心愛的模型珍藏,引起網民熱議。

喪文化奶茶

去年,有一家奶茶店,在上海普陀區火速爆紅,又馬上關門停業,這間「快閃」奶茶店,主打「喪文化」,以反映年輕人心態為賣點,他們賣的是: 「你不是一無所有,你還有病啊」奶茶 「前男友過得比我好」紅茶 「加油,你是最胖的」拿鐵 「加班不止,加薪無望」綠茶 奶茶店打正招牌,以負能量招徠生意,口號就是:享受生活中的小確喪。有顧客在現場接受採訪時表示,儘管大家都知道奶茶本身沒有什麼不同,想要買到一杯「喪茶」,也要足足排上兩個小時的隊。 「喪茶」只開業了四天,就迅速地結業了,是名符其實的「快閃店」。這店突然出現(不會在同一地點久留),重點就是給顧客一種「出其不意」的感受。在這種商業模式下,商店在營業前不做事先的宣傳,而是突然出現在街頭的某個地點,快速吸引消費者, 是時下流行的創意營銷手段,亦是因為網絡平台發達,才可以發揮功能的方法。只要具話題性,就可以吸引網上轉載,收到爆炸性的效果。 這次喪茶突然現身上海,其實是內地網易新聞和一家訂餐平台共同策劃的,瞄準的對象是「90後」一代青年。產品本身沒有什麼特別,只是名字合心意,有共鳴,就能夠引起話題,與其說新一代心態負面,不如說大家學懂了黑色幽默。一向以來,幽默感都是潮流的核心! 除此之外,台灣市場也有「喪文化」產品。有台灣的Moonleaf推出「消極杯」。其中有一款是以嘲笑「體重」為主的,杯蓋上寫上:「體重,不會因為你少喝一杯飲料就變輕。」 另外,還有「你那麼努力卻沒有人看得見,就像我們用了很好的紅茶,你也喝不出口味。」「我們的生活有多需要療癒,就代表我們過得有多悲慘。」等等。 設計「消極杯」的消極男子在網上走紅,是因為這一代年輕人,自小喝多了心靈雞湯,面對生活壓力的時候,才發現輕飄飄的鼓勵並沒有什麼用。於是「反雞湯」應運而生了,作為一種情緒上的發洩。
 SJW(英語全寫是Social justice warrior)亦即是社會正義戰士。很難想像,這是一個貶義詞語,指支持女性主義民權、多元文化主義等不同觀點的人。指責一個人為社會正義戰士,帶有指責其尋求主觀驗證,而非任何深層次的信念的意味;並且藉助參與虛偽的社會正義討論,以提高個人聲譽。簡單來說,就是沽名釣譽。我們也相近詞語,例如台灣的「正義魔人」、香港的「鍵盤戰士」、以及中國大陸的「鍵盤俠」等等。 這個詞彙術語起源於上世紀中,本來是正面的形容詞,指投身社會正義運動的人們。近幾年,這一詞彙的意義,從最初的正面轉變為壓倒性的負面性則,在網民爭議中,愈來愈多的人將該詞作為負面詞彙來使用,並特別使用在針對那些支持社會自由主義、文化包容性、女性主義以及其他政治正確觀點的人士。 事實上,在近年的荷里活電影中,刻意加入不同種族膚色的角色,也有不同性取向的人物,就被詬病為SJW的行徑。甚至有不成文的規定,災難片之中,率先遇害的,一定不會是女人、小孩、黑人或其他有色人種。這些潛規則,其實也不算是什麼大問題,但做多了,就自然被評擊,潮流這回事,的確無從捉摸。
最近,有一次朋友聚會中,有人提出想寫愛情小說,一部驚天動地可歌可泣史詩式作品,我忍不住問他,心目中想寫給什麼讀者看?友人問:「有分別嗎?」 不同的年齡面對不同的困難與考慮,當然有分別吶! 友人想了想,說:「我想寫現代年輕人的愛情故事。」討論了一會,才知道他認為自己人生經驗豐富,可以掌握年輕一代的心理。 我忍不住問:「你知道什麼是『中二病』嗎?」我無意打擊他的創作夢,但看著他的迷惘眼神,我覺得自己有責任去提醒他,先去了解新一代的文化和價值觀,然後才動筆也不遲。 「中二病」是網絡潮語,源自日本的流行文化,用來形容一些經常自以為是,活在自己世界,或慣常做出特別言行來滿足自己的人。既然稱為「中二病」,當然是青春期常見的行為現象,不過,這並非是醫學上的疾病,只是一種行為的傾向。 中二病的共通點在於:渴望被認同,但同時亦不想被人理解,這兩點好像互相矛盾;不過,理解到中二病和少年叛逆期有密切關聯,就會較為容易去解讀這種心理。 有專家認為「中二病」普遍有以下的心理狀態: 1)個人主義發達:不管表達方式的對錯,也不會去三思會不會對自己或身邊的人造成影響。 2)自我中心:覺得自己永遠都是正確的,不會接納他人的意見。 3)過度自尊:會將「自尊」、「私隱權」或「尊重」等字眼掛在嘴邊,但實際上是為了掩飾自己的自卑。 4)幻想:活在自己的假想世界、想像自己有某些不為人知的祕密,以及認為自身有特殊力量。 5)叛逆:拒絕接受社會現實,不願認同自己,幫自己取名各種代稱,認為自己是特別的存在。 無可否認,聽起來很複雜。「要了解得那麼深入嗎?」那位朋友嫌麻煩。最後,我建議他去看日本動畫《中二病也想談戀愛》,速成一下,可能會更便捷地了解年輕人的想法。
上次和大家談過中二病,大家可能覺得比較抽象,一時之間難以理解。我相信,有一部日本輕小說《中二病也想談戀愛》,可能會比較容易吸收。 《中二病也想談戀愛》為第一屆「京都動畫大賞」的優秀輕小說作品,獲獎的評語是「文中的著眼點和想法都令人覺得很有趣」。得獎作品隨後亦有推出續集,並且被拍成動畫電視劇及劇場版電影。 男主角富樫勇太在中學二年級的時候,患上中二病,一直活在心目中的妄想世界,把自己設定為「漆黑烈火使」(Dark Flame Master),用紗布包住右手前臂,幻想封印著黑炎龍。(他的名字與幻想,明顯是向幽遊白書致敬。)這時期的他,經常會拿出漫畫中的道具,在人羣中高聲發出宣言,這種行徑,雖然人畜無害,但也令人側目,導致他的人際社交全面崩潰。 故事開始時,他已經高中,意識到往日的中二病是不妥的,決心為了消除中二病而努力,在開學日那天,立誓完全封鎖這段黑歷史,開始學習現代生活常識。不過,他仍留有小部份的中二病症狀,這時候,女主角六花出場,她看見勇太的「對抗魔界」宣言,並以此作威脅。 其實,六花也是中二病患者,自稱「邪王真眼」,強行與勇太締成契約。六花的行為舉止惹來了勇太的不少同學、家人、的注目,使勇太在享受正常校園生活時充滿著難言之隱…… 故事當然圍繞著兩人的曖昧關係,逐漸展開,當中,也加入不少人物,讓觀眾看到不同層次的中二病徵狀,以及一般人對患者的看法。在觀賞娛樂以外,更可以深入了解新一代青少年的社交困難,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