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八月 17, 2018
俗語有云,金錢為萬惡之源。不少球迷對現代足球向金錢低頭,以及財富對球壇的影響力愈來愈大感到可惜,情況尤以收入最豐厚的英超為甚。面對一串又一串天文數字般的贊助費、球員轉會費和電視轉播費,球迷都只能搖頭嘆息,意會到自己在這廣大的球壇中實在是非常渺小。 不過,這大筆收入對於不少中小型球會及他們的所屬城市來說,卻是不可多得的寶貴發展資源。在過往數十年一直在低組別浮沉的英超球會,就是最佳例子。 豐厚的收入,令球會多了資金作出長遠投資,般尼 (Burnley) 就是一個好例子。般尼動用了一千二百多萬鎊,在市郊興建了一個最頂尖,有著最新科技和設備的訓練中心,這不但有助提升一隊球員的實力,長遠對青訓亦有莫大裨益。在現今英超球員身價動輒要上千萬鎊之時,花費一千二百萬鎊便能幫助球會長遠出產更多好球員,絕對是一項非常超值的投資。般尼的這個投資先例,很值得赫德士菲參考借鏡。 事實上,般尼是英超二十隊的所屬城市中最小的一個,總人口只有七萬多。社會發展和資源分配不公、貧窮率高、失業率高、夕陽行業式微等社會問題,同樣可見於般尼這類西北部的小城市。與赫德士菲相似的地方是,近幾年來,這個城市亦漸見復甦之勢,還記得在升上英超的那一季,般尼更被選為國內最得創業家歡心的城市。除了在球會層面作出一定的長遠投資外,般尼將不少從英超獲得的金錢,回饋到社區當中,例如在市內各處興建多項運動及康樂設施,並資助一些針對低下階層而推出的教育及改進課程,實行有福同享,慢慢令整個城市回復光彩。雖然此刻與昔日最輝煌之時尚有大段距離,但起碼有了一道曙光。 ~若想詳閱本文全部的內容,歡迎瀏覽本專欄的facebook或fanpiece專頁,另有更多不同足球領域的評論文章可供閱讀~ Facebook:Box to Box Fanpiece: http://football.fanpiece.com/boxtobox/
球隊因成績欠佳而撤換領隊,時有發生,本來並不是什麼太令人意外的事。可是,今年還未到冬季轉會窗,更加未到球季中後段的傳統救亡時間,已經形成一股揮刀斬人的熱潮,來到十二月中旬已有六位領隊被炒,倒是英超有史以來第一次。 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這個情況出現?有時一些社會現象的形成,成因乃當前的風氣,但此說法這次卻未必適用,因為就以去季為例,第五位陣亡領隊是雲尼亞里,被炒的時間是二月尾。 其中一個可能性,是因為英超球隊的整體財富有所提升。什麼?錢多了反而壞事?正是。隨著財富增長,不少中游球會都具有相當財力收購身價更高的球員。表面上,這無疑有助增強各支球隊的實力,然而由於每家英超球會都會分獲這筆高昂的轉播費,因此,財富提升了的,只是一眾英超球會對外,而非對內的競爭力。 不過,大部份球迷,甚至管理層,都不是這樣想。他們被大筆金錢沖昏了頭腦,認為既然球會投放的資源比過往多了這麼多,成績方面也很應該有所提升。可惜,他們卻算漏了一點,其他中游球會也一樣變得有錢。球會財力的增長,提升了部份球迷的期望,另一方面也提升了成績與期望出現落差的可能性,因此如果球會成績不理想,甚至只是看似成績會不理想,便很容易出現要領隊下台的呼聲。 另一個原因,就是耐性。有了各種社交媒體,事情更容易一傳十,十傳百,並進行各種加鹽加醋或小事化大等行為。於是,只要球隊連續四、五場表現或成績欠佳,便會在不同渠道出現不同意見,提出數十個可以做得更好的地方,最後演變成幾個可以做得更好的領隊人選。 ~若想詳閱本文全部的內容,歡迎瀏覽本專欄的facebook或fanpiece專頁,另有更多不同足球領域的評論文章可供閱讀~ Facebook:Box to Box Fanpiece: http://football.fanpiece.com/boxtobox/
近年,不時有英格蘭球壇名宿表示,論就業機會,英格蘭領隊可說是二等公民,慘被忽略,漸漸失去容身之所。究竟,這是不是確實情況,又或者,這個說法有多準確呢?
近年,屈福特不算是那種令人起眼的球隊。升上英超以來,每個夏天都換主帥,球員更是貨如輪轉,每季出入十數人,球隊踢法實而不華,靠長傳靠球員身體質素搶分,最後又總是能平安度過球季。
英超開季僅四輪,水晶宮便已辭退了上任僅77天的新帥法蘭迪保亞。舉者認為,這絕對是一個離譜至極的可笑決定,並再一次引證管理不同世界頂尖球會的大財團,其實很多都缺乏遠見、沒有眼光、欠缺耐性、能力不足。
在西方,女子足球近年急促發展,雖然地位暫與男子足球仍有大段距離,但也開始受到一點注目。
相信不少球迷,還會記得一些球證的誤判,如何令自己擁護的球隊痛失聯賽積分甚至在杯賽被淘汰,近年愈來愈多的爭議令球迷希望引入科技輔助執法之聲不絕於耳。在剛結束的洲際國家杯,國際足協試行了視像執法 (VAR,又稱視像助理裁判)。這個系統只會應用於重大事件之上,例如入球、十二碼、直接出示的紅牌、辨別球員身份等,以減少對球賽的滋擾,並糾正球證的一些誤判,達到最少的干預,最大的回報”的原意。
說近年的修咸頓,是一眾英超中小型球會經營和發展的模範絕不為過。在強者愈強,富者愈富的當今球壇,中小型球會要持續交出優異的成績絕不是易事,而論財力、論規模、論地理位置、論入場球迷數量,修咸頓與部份中游球隊相比也是有所不及。有些球會選擇安守本份,每季都只求以合格的成績安穩度過,但修咸頓卻不然。近年,他們一直以精明的經營手法、獨到的收購眼光、源源不絕的優質青訓,令球隊在先天條件不足,也沒有優越的客觀條件下,越級挑戰上游球隊,競逐歐洲賽席位。
談到英格蘭青訓,坊間不少討論都指出過各種潛在問題:青訓教練的門檻、青訓教練比例、青年球員上陣機會等,不過有些較不顯眼,或者表面看不見的原因,則較少人論及。上月一本新書在英國出版,探討現時被視之為商品般的潛質優厚的球員,如何得不到各方善待,從而對他們的成長產生負面影響,非常值得一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