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九月 27, 2020
元朗合隆潮州粉麵位於灣仔,就只有灣仔一間總店,沒有任何分店。店名含元朗二字卻在元朗沒有分店,背後原來有段溫馨的故事。老闆羅先生原籍潮州,老闆爸爸在數十年前於元朗壽富街街市附近經營合隆冰室,上述原址現已改建成小巴站。羅先生為紀念已離去的爸爸,特地以元朗合隆作為他新店的名稱,而潮州菜是他本人的拿手菜式。羅先生亦把新店裝修成懷舊風格,間格寬敞舒適,好讓媽媽可以於閒時到店內懷緬一番。 這店舖的菜色簡單,價錢非常實惠親民,是間富有人情味的街坊小店。簡單菜色背後其實工序繁複,像是招牌的豬雜,已要花許多時間心機處理和烹調。其中只是豬肺已需要放在水喉下二十分鐘不停灌水以沖洗乾淨,而整鍋豬雜的火侯亦要掌握得非常準確,必須要細心處理才可令豬雜軟硬度適中。一碗簡單的豬雜,吃的是心機和耐性。元朗合隆潮州粉麵的食物主張新鮮、無味精,食材保證每日於屠宰場新鮮運到餐廳。配所有潮式食品的湯底亦絕無味精,秘制湯底主要以豬筒骨、雞腳等材料淆成。 餐牌比較簡單,都是傳統的潮式魚蛋、豬雜。大部份菜色都只是二、三十元,灣仔罕見。特別的是這裡竟然有豬油撈飯! 正宗潮式黑豚肉餃,內有馬蹄、蔥、豬肉,以芽菜和芹菜墊底。 新鮮牛脷每日早上於屠宰場直接運到舖頭。 豬雜、牛柏葉、牛脷等食品都可配辣椒油和魚露會更惹味。 脆魚皮選用門鱔魚皮,比較厚實有咬口,配合湯吃一流。 $25就可以吃到冰鎮墨魚頭,非常爽口彈牙。 地址: 灣仔德仁街3號A舖 營業時間: 星期一至日 09:00-21:30
天威曲藝社  為愛好粵曲人士舉辦  周日粵曲班招生  導   師﹕著名粵曲導師李志堅師傅親自教授  李志堅師傅 周幼媛 助教 鄧婉媚 助教 課 程 內 容﹕‧ 粵曲基本理論        ‧ 呼吸運用        ‧ 工尺譜        ‧ 拍子掌握(叮板)        ‧ 行腔節奏        ‧ 感情發揮技巧  日   期﹕2020年 5月31日(周日)  時   間﹕下午3時至5時(甲班)        晚上7時至9時(乙班)  費   用﹕420元(4堂)  地   點﹕九龍佐敦渡船街1至4號金霞閣2/F,B至E室        「樂怡文化傳播有限公司」        (地鐵佐敦站A出口,西鐵柯士甸站A出口)。  查詢及報名﹕黃小姐  電話﹕31532322、97251551        (名額有限  報名從速)     著名粵曲導師李志堅師傅,天威曲藝社社長、劇團音樂領導、香港八和會館會員 李志堅師傅簡介:    李志堅師傅自幼從外祖父周輝南先生(廣西著名粵樂藝術家)習藝,五歲登台演出,十二歲進入南寧市長崗嶺京劇團藝術輔導團,師從京劇名家景育發師傅和郝化山師傅學習京劇。十五歲進入梧州市藝術學校學習粵劇三年(校長是著名粵劇藝術家陳小珠女士),以優異成績完成藝術中專課程,隨即在廣東東莞青年粵劇團實習。其後,參加深圳粵劇藝術團體擔任樂師、音樂領導。    李志堅師傅來港定居後,任曲藝社藝術導師、音樂領導,他豐厚的藝術修為在演藝界實踐,對德與藝的嚴謹要求,在粵劇曲藝界中享負盛名。    近年,李志堅師傅為粵劇曲藝的傳承和發揚,更為培育新一代粵曲愛好者不遺餘力,特別重視在曲藝學習的同時,進行德行的引導和培養,嚴謹地、有機地把德與藝相結合。    李志堅師傅在粵劇曲藝的深厚造詣和豐富實踐,在德與藝兩方面的嚴謹律己,享譽粵港澳大灣區。特別令人們欽佩的是他對後輩的德與藝相結合的要求和悉心培育,,得到業界的高度評價和學員的尊敬和愛戴。 馬來西亞全國最大的(斗母宮)的廬主親自頒發給李志堅師傅。 李志堅師傅和馬來西亞國寶級粵劇藝術家八和會館蔡艷香會長合影。
豆漿、豆花,是華人社會健康小食。老一輩不會忘記,那年代物質生活不如今日,香港環頭環尾如西營盤「三角碼頭」,每早出都有流動豆漿檔,熱氣騰騰豆漿即盛即食,加一隻雞蛋或來一根油條,便是一頓豐盛早餐。時在今日,早餐美點雖五花八門,豆漿美點仍踞一席,卻滋味參差。 因為對傳統美食喜愛及執著,Ben Sir(李志堅)年前毅然放棄潛水教練及裝修生意,在新蒲崗開「豆花店」,專攻豆漿、豆腐花小食。「泡製豆漿其實不難,現時不少家庭都備豆漿機自行泡製,但要造得好,要講究材料及經驗。」Ben Sir採用的是加拿大黃豆,因是「非基因改造」,價錢較其它產地黃豆貴,但可讓顧客食得放心。泡製豆漿豆花工序千篇一律----磨豆、隔渣、煮漿。豆漿講究味濃,黃豆份量比豆花多;至於豆花,多一度工序是加石膏。每個工序看似簡單,但要講經驗。生產過五百桶(單位)的師傅與造過一千桶師傅的經驗便不一樣。「材料是否好固是關鍵,就算黃豆同一產地,每批質量亦有差異。磨出之豆漿濃度是太稠或太稀,老手一探便知,要及時調整以保持品味。」   坊間豆腐鋪自產的豆漿豆花,當然比大公司機械批量生產的來得新鮮、正氣,不過豆腐鋪的生產流程亦不盡同。大多豆花鋪為省功夫,採用一體機泡製,即:磨漿、隔渣、煮漿一氣呵成,Ben Sir則是分體製作,磨好漿用人手隔渣後再煮,整個生產流程便要兩個半小時。 除了豆漿豆花,「豆花店」還供應紅豆沙、綠豆沙及芝麻糊三種甜品,顧客亦可根據自己的喜好,以豆花為本百搭芝麻糊、紅豆沙。為了擦新口味,Ben Sir更是「賣大包」,吃豆花不但可享用純冰糖糖漿,還可試試薑汁混豆花,別有一番風味。 或許是受傳統觀念影嚮,時下的人飲豆漿,多是選黃豆製的白豆漿,其實黑豆漿的營養價值更高。黑豆,除了滿足人體對脂肪需求,還有降低膽固醇等作用。該店推出的黑豆漿,因剔除「草青味」,同樣受歡迎。 「豆花店」精心傑作,價錢比坊間便宜,豆花七元一碗、六百毫升的豆漿十元一瓶。價廉物美,自受歡迎。(真知味)           地址:新蒲崗爵綠街98號地下D舖

媽子廚房

媽子廚房饗市民 家常菜餚獻真心 香港人嗜食兼咀刁,但「識食唔識做」大有人在,年青一代亦多視入廚為畏途。有個笑話:一位新婚娘子處女下廚,求教娘親煮蕃茄蛋花湯;老媽教路先把蕃茄炒爛、加水煮開再拌雞蛋漿調味即成。新娘子始終無法煮出效果,原來她是將整個蕃茄放下鍋,老媽聞言當堂血壓驟升。 除了「唔識煮」笑話,另類不入廚者則屬「有食懶煮」之輩。重披戰衣的「媽子廚房」推出冷涷熟食家常小菜,食得方便、健康,難怪受到歡迎。   「媽子廚房」旗手陳少英,經營飲食逾三十年,原已退休。三年前「重作馮婦」再度開業,自嘲是「迫上梁山」,但真正原因是她對追求完美飲食的那份執著。「我二十嵗出道,在家族飯店當收銀。因為鍾意講飲講食,經常在廚房偷師,自此與飲食結下不解之緣。」有道是「學而優則仕」,1987年媽子自行「開門立萬」。憑藉一對巧手,先後經營江滬菜、飯店、飲料店及媽子廚房,有不少傑作。如經營十五年的「綠野仙踪」,提供的新穎飲料超過一百種,最高峰時有七間鋪。後因欲退休才將店轉手,想不到又帶著「綠野仙踪」原班人馬開設飯店,後來又因開了食品加工廠再輟跡門市。 「三年前,我女兒為方便揍仔唔想打工,我就在油麻地上海街212號現址開了這間地鋪讓她經營,當時主打的是生蠔、黃牛肉、火鍋及西餐食材。我孫仔三月廿八生日,我就將鋪冠名為“328Foodex食材專賣店”。殊知這類食材在油麻地老區不受歡迎,幾個月後個女話唔玩了,我迫上梁山重樹“媽子廚房”」 。 針對「有食懶煮」現象,「媽子廚房」重新開業主打真空包裝冷涷熟食。供應超過五十種地道定常小菜,有葷有素,更有餐前小品及如「有機醉蛋」小食;不時不食,在當造季節,媽子更推出時令菜。例如春節期間泡製「六福臨門」迷你盤菜,食材包括:海參、金蠔、去骨全鵝掌等,每份售二百餘元、足供四人用。盤菜麻雀雖小、五臟俱全,甚為暢銷。 「媽子廚房」供應的冷涷熟食家常菜,特點是買回家加熱即食,又可根據個人喜嗜配撘菜蔬及其它食材。方便、省時,價錢亦不貴。一份招牌牛筋腩足有一磅肉,只售六十八元; 潮州肉鬆四季荳、鹹魚蒸肉餅、東坡肉等家常菜應有盡有,廿餘元三十元亦有交易,豐儉隨意。 鑑於「藥補不如食調」,媽子現在名中醫的協助下,進一步研發「五色飲食」。她說:古有名言「不時不食」,是因四季飲食與五臟生理功能是相生的,順應四時更替可調養五臟、預防疾病。例如:食物的酸、苦、甘、辛、鹹「五味」與五臟之氣相合。肝喜酸,心喜苦,脾喜甘,肺喜辛,腎喜鹹。若五味不均,偏嗜太過,可引起臟腑氣血失和而招各類疾病;當然,「五色飲食」還講究「五畜」、「五果」等等搭配,所以要深度研發。 「媽子廚房重真心,五行飲食保均衡 ; 時令食材蒸炇煮,食得健康倍精神」,這是「媽子」退而不休、再攀健康飲食高峰的自我寫照! 地址:九龍油麻地上海街212號地舖 (成城)
購買熱線:3153 2320、3188 1077 產品諮詢:6441 1088 (陳老師)
金多烘焙師父黃炤豪先生,從事烘焙工作超過25年,先後受騁於龍島食品有限公司,深灣遊艇會,香港酒店,富豪酒店及诲景嘉福酒店等。黃君醉心烘焙事業,務求造出各種不同味道又健康的產品。所以無論在選料、裝飾配套、味道調配,都會經過多番嘗試,因他確信: 才能造出與別不同的味道。黃君擅長於各式蛋糕及甜品,因此金多將推出系列既健康又味道獨特的烘產品,送禮自用兩者皆宜,為節日增添歡樂! 如需訂購請按此下載並填妥表格
更多產品可瀏覽網頁www.sunshineflorist.hk

湘蜀人家

位於灣仔的湘蜀人家主打湘蜀菜,以香辣、麻辣為主。湘菜亦稱湖南菜,以辣味豐富、製作嚴謹、突出菜餚本味而著名。而川菜以麻、辣、鮮、香為特色,以一菜一格、百菜百味而聞名。湘川各有特色,均為中國八大菜系之一,湘蜀人家比較多川菜菜式,喜歡吃辣的人一定要試試。 正宗川菜 材料四川入口 主廚陳師傅原籍四川成都,已入行二十多年,最初於成都開店,繼而將川菜帶到香港。湘蜀人家堅持選用正宗材料,並沒有為了迎合大眾口味而減辣,希望讓客人食到原汁原味的正宗四川菜。別以為吃得辣多一定會熱氣,陳師傅還指出只要材料正宗,配料配合得好,就可以做到辣而不燥。 小店裝修成中國風,吊燈選用中式燈籠款式,座位亦以中式的木屏風分隔,配合牆上的掛畫和裝飾,非常富有中國特色。更特別的是餐具全部也是中國傳統面譜的印花,別具風格。 極度推介水煮魚片,上菜時還是滾著的。水煮魚採用無骨的生魚,配料由四川入貨,以四川材料、四川古老方法烹調,味道正宗。魚片非常入味,入口既香亦帶麻辣,辣味非常豐富,會從喉嚨慢慢滲出。除魚片外,還有薯粉、蒿筍、芽菜等配料,份量十足。 田螺韭菜花口味鮮甜,比較大眾化,吃不到辣的客人亦有選擇。 西洋菜餃是店裡的特色點心,皮略厚但餡料味道調配得非常好吃,主要有西洋菜和蝦米。 口水雞屬於涼菜,既麻既香又辣,相傳看到這菜會流口水,所以命名口水雞。主要醬汁有辣椒汁、花椒和其他秘制醬料。麻和辣配合得很好,不會搶了味道,辣得來不嗆喉,咬落雞肉非常嫩滑,連同行不吃辣的同事也忍不住吃了又吃。 地址: 灣仔莊士敦道181號大有廣場2樓218號舖 營業時間: 星期一至日 11:30-15:30 17:30-22:00  

維港的夜

兩岸的燈光實在華美,羞的夕陽剩半個臉隱匿在高樓後。白天褪去,黑夜粉墨登場......於桔色,橙色,金色的晚霞中星星點點的燈次第而起。維多利亞港的夜徹底開始蘇醒!   我邁著同夜一樣匆匆腳步趕去北角碼頭。要說看夜景必定是大平山山頂看:一覽無餘的維港星羅棋佈,流光溢彩;是夢幻的仙境,是天上的街市。或者坐船夜遊也是很好的;彩船緩緩向前,燈海一層層撲面而來,看了前面的又來不及看後面的,看了左邊又顧不到右邊。手忙著拍照,嘴忙著讚嘆,驚豔?震撼?一片手忙腳亂又是景中景。而在碼頭看自是另一種風味......   兩岸的光影交織在墨色的海水中,搖曳多姿的倒影被海水拉的長長的,仿佛無數齊齊抖動的彩帶。柔軟的光影浮動著,海水拍打著碼頭的階梯,被海風吹散的鹹腥味熱情的掠過四周。整個維港的夜散發著濕漉漉的動人光澤。   港口水面寬闊,兩岸密密麻麻的房子被"幻彩詠香江"的射燈影的不停流轉,高低不同卻錯落有致,由東向西環繞著整個香江。維港似一個參加舞會的高貴美人,穿著奪目的晚服,戴著名貴的珠寶,一步一搖都熠熠生輝。“東方之珠”是她的芳名。   在這樣閃亮奢侈的夜裡,大腦興奮的窒息,完全沒了思想。你不會有慨嘆,百多年的時光洗禮,維港演繹榮耀與繁華,也有滄桑和喜樂!   夜愈來愈濃了,無論是高聳的寫字樓﹑林立的商廈﹑居家的窗口﹑甚至那避風塘的小船全都亮著燈。而黑色靜謐的大海上,密密麻麻跳動的亮光仍然是夜晚忙碌的喜悅。   在家裡有時半夜醒來,睜眼就看到對岸的夜景:黑色的海水靜靜地托著千萬,萬千的燈光,燈也是靜的。天與大海的全黑之間,夾著的燈光格外的閃亮與耀眼!怕是有心人特意畫的畫卷忘了收起.......刹那間,你就迷糊:天上人間還是人間天上?   維港的夜從來不打烊,時光停止了邁步,仿佛永遠都不再天亮。因為夜,才好,才又可以讓人們休憩,融化;化入接踵而來的晨㬢。   7.28.2020。王麗華  
拎把青菜回家 對於綠色的偏愛由來已久。紅花綠葉,花不管怎樣紅怎樣豔;都敵不過我對綠色的深情與厚愛。綠,總會讓我多看幾眼,在無數次眼睛的撫摸下還真是用這粗糙的手去觸碰。這份迷戀,直接搬到飯桌上。 青菜葉子,真是讓人又愛又恨的存在,它縱有千般好,總不如大魚大肉讓人有滿足感。 愛上吃青菜,也是近幾年的事,之前可有可無的疏忽。女人一但當了媽,煮不煮飯簡直是身不由己了。買菜,挑菜,回家擇菜,洗菜然後挑根擇葉無虛日。日子流連在菜市場。選好菜,我是憑直覺或者憑價格貴者博我芳心。菜檔上那排排齊整的青菜,嫩嫩的葉舒展著,被淋了水後綠的冒油,愈發青春逼眼!明晃晃的顯擺,赤裸裸勾引我的佔有欲。常是一斤八兩的過稱。選了淺綠又想深綠,還貪戀翠綠,碧綠,草綠。常常三兩種青菜每天必不可少。孩子們面對桌上的青菜不搭理,漠視!無論我如何舌吐蓮花也是無動於衷。青蔥二八歲月,濕漉漉的肌膚可以掐出水來。自是某天才會明白滋養她的不僅僅是陽光,雨露,米飯,而這把平常青菜也是重點。 "青菜炒出肉水準”是我家鄉對小媳婦廚藝的肯定。把青菜做好,不止洗乾擇淨那麼簡單,還得有點竅門。 湖南人炒青菜放辣椒,四川人放花椒,北方人放蔥白熗鍋,廣東放蒜頭!更有甚者用開水灼,水裡放小小鹽,滴二滴油,可以直接吃也可沾醬油或蠔油。當然樓外青山樓外樓,更有絕者是水煮白菜。是道"宮庭菜。”所謂的”水”是骨頭與雞,火腿精心熬製的上湯。撇出浮油,清湯寡水的上面蕩漾著奶油玉白菜,上面綠的蔥花在跳動。味全都滲進菜葉裡,菜的清香和湯的濃郁擁抱在一起,早已糾纏不清。再用一個大大圓圓的白陶瓷碗盛著。古詩"青菜青絲白玉盤"是種直觀,視覺的美感。賞心悅目的一道菜味道如何?這種名廚極品的,我也只能發揮無窮想像…… 閒扯扯回頭,五湖四海的絕技做青菜,是為了共同的糊口與滋味!誰都更應該愛家鄉風味。我們湖南炒青菜可以放各種辣椒!乾辣椒,剁辣椒,綠辣椒,紅辣椒等等只要你下得了手。放者隨意,吃者隨心。火旺熱鍋冷油,青菜在鍋裡跑幾圈,最後撒點鹽粒刺激刺激就是一盤下飯菜。香港一文友告訴我,“湖南人的鍋都是辣的"我哈哈哈大笑,這是生平聽過最誇張最接地氣的感慨!吃青菜放辣椒,就如你前面妖嬈的走著一個陌生熟女,倏地回頭對你暖昧一笑,你還沒緩過神又只見她迤邐而去,一步三搖。生活即要清淡又要濃烈,是平常的日子裡最合宜的食味。 每嚼上一粒飯,吃上口青菜,莫不是種幸福,真真切切! 作者:王麗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