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七月 4, 2022
  疫情下這一年,繼續當媽。不論疫情如何,帶上口罩,穿梭菜市,奉上一日三餐,女人不敢不美,不敢不快樂,不敢不堅強,因為,母親的樣子就是孩子未來的模子。   疫情下這一年,趁機學習,孩子和我上網課。報了國畫班,人靜心靜,宣紙筆墨,修身養性。閒靜淨如蓮花一朵,等過荷開,等過月圓,等過颱風;在不尋常日子裡買花,餵魚,發呆,追劇……即使在泥裡生活,也要活成一首詩。       疫情下這一年,又老一歲。清晨,我對鏡一笑:老就老唄,仙鶴也要老!只要心中種著一棵萬年青,女人就還是曾經那個美少女,開不開花都一樣美。   疫情下這一年,比以往任何一年都更加疼惜家人。不論天涼天熱,都煲一鍋老火湯,讓廚房飄香。視窗下的燈火可親,麵湯也美味,嘮叨也溫暖。   疫情下這一年,沒回過深圳娘家,真可謂“一水之隔天漄”!取下口罩,視頻聊天。好久不見,話多了,情深了。只盼大家各自安好便是心安。      疫情下這一年,為了生活步履不停。女人是水,更懂命運湍急,所以絕不停在水中央。女人明白——乘風破浪不只是男人的事兒,是人就要面朝大海,心懷彼岸。   疫情下這一年,擔憂,惶恐不安;但是從未放棄過。男人失業太久,生活難免操心柴米油鹽。人人都是一邊埋頭生活,一邊仰望月亮,有光,就有希望。      疫情下這一年,心愈來愈柔軟。見多了人間的聚聚散散,更懂愛人及己。雖然頭頂烏雲未散,但,只要每個人心懷善念和美意,世界就會開滿花。      王麗華
  香港的冬天,是從一兩場冬雨三兩股寒風後開始的。   措手不及的冷風,不得不讓你趕着加穿羽絨背心或添多一件衛衣。當然有伺機恭候冬天好久的時尚大衣外套,趁機顯擺在大街小巷。長靴子也不甘示弱,被三三兩兩的摩登小姐搖曳著過街。更有青春逼人的荳蔻少女,硬是露著白花花大長腿晃悠晃悠。迫使我唏噓不己,年輕就是好!   天若有情天亦老   ,歲月流轉歲月長。   記憶中的冬天,不僅寒冷,還漫長。看雪落的世界潔白,像棉花一樣的白卻是更冷。終日灶台忙碌的母親除了白菜還是白菜﹔大的小的、長的短的、黃的綠的、燉白菜、辣白菜、醋泡白菜。白菜煮白菜,全是圍著白菜“炒、煮、悶、燉、溜”。主角“白菜”改頭換面重複出現在飯碗裡。   落在一個人一生中的雪,我們不能全部看見,每個人都會在自己的生命裡或會有機會孤獨地過冬的日子,誰都會在這個時候渴望春天。尤其是爺爺害怕過冬,記憶中他偎依著一盆爐火,一床大棉被,一個嚴不透風的房子。哪怕一個熱氣騰騰的夢想,也總會讓我們心生溫暖度過每個冬天。在足不出戶的翹首期盼中等著春天緩緩來臨.......   香港的冬天也是冷的,十二三度也常見。太陽仍然是從早到晚忙著開工,但顯然失了力度。像人老了一樣,活到歲月盡頭的眼眸裡只剩下對世界的和解與對肉身的悲憫,傾瀉出的全是愛與慈悲。疫情下孩子們提前放假,人人上網課,孩子們對聖誕的“party”聯歡與聚會全部取消。更別旨意倒數跨年與看煙花匯演,至於外去渡假更是遙不可及,今年的聖誕禮物恐怕是要改送口罩。畢竟,大家平安了,擁有健康才能享受禮物。   今年的香港冬天還算曖和,但仍有穿的少的人縮著身子前行,好像真的身處在一場紛紛揚揚的大雪中。疫情下的我猶如當年母親一樣煮白菜,四十年後才明白“蘿蔔白菜”保平安,也在歷經風雨後的中年才咀嚼出白菜原來是甜的。
  對22世紀的人們來說,上網已是日常生活不可缺的條件。網上可以讓我們學到更多的知識,拓寬視野。但有好的一面,同樣也有壞的一面。利與弊全靠自己權衡。   親情是什麼呢?親情是你渴時的一口清水,是你失意時的援助;是黑暗裡的明燈,是風雪中的火爐。那麼到底是親情重要,還是網路更重要呢?   如今的社會風氣,有多少人手不離機,視機如命。報紙上說疫情下困在家的人,寄情”網戀”損失錢財還有人丟了性命。年輕人對網路更是依賴。我8歲的女兒寫日記曾經寫道;沒有WiFi怎麼辦?我怎麼活?如果去月球只能帶一樣東西一定是手機。   到底是什麼原因讓那麼多人沉迷網路和智能手機,而忽視了與家人的共處時光。   大部分沉迷網絡是青少年。他們年紀小,自控力差,容易走彎路,經受不住誘惑。網路是一個虛擬世界,網路不僅滿足了青少年儘快佔有各種資訊的需要,也給人際交往留下了廣闊的想像空間,而且不必承擔現實生活中壓力和責任。網路的這些特點使他們寧可整日沉溺於虛擬的環境中,而不願面對現實生活。在網路裡盡情縱橫,導致身體素質下降,無精力集中做一事,誤了寶貴青春。   沉溺網路更是會對家庭有著巨大的破壞。孩子們沉迷網路,家長苦口婆心地教導,換來的卻是大大小小的吵架。家長們沉迷於手機,不打理好家庭,受害的便是孩子。孩子體會得不到家庭的愛和溫暖,心靈便會受到嚴重的創傷。輕則不和睦,冷言冷語,重則導致家庭妻離子散!網路,有時會把一個好端端的孩子變成一個不思上進的壞孩子,甚至走上犯罪的道路。   當然,資訊的不良誘惑無時不在挑戰,只有增強自制力和抵抗力。明辨事理,懂得選擇;又何懼怕網路的不良影響呢?   如何對待親情與網路?我們必須要記住:親情比網路更重要。我們要正確看待網路,適當地利用網路,為我們更好地學習和生活服務。我們要能夠正確合理地控制網路,趨利避害,而不是被網路控制,甚至被網路所害。對待親人態度好一點、陪伴的時間多一點、時常放下手機,陪家人來一次戶外散步、城郊野營,甚至來一次說走就走的旅行等。

葉珮瑤

三年級 7歲半。學國畫兩年多。 喜歡學習也愛玩手機! 愛哭愛吃甜食有愛心的孩子。
  女人總會“揾機會急不及待”地買幾件不合適️自己的衣服。只因為當初喜歡,又或想像穿起來自己有多美!需求與欲望迫使自己怱怱地購買。當你看到塞得不見縫的衣櫃時,又會後悔得咬牙切齒;但每次又為找不到一件更合適體面的會再買買買。    如此不知疲倦地迴圈。   穿的衣服是種心情外露;是品質,更是內涵品味。若干年後衣服沒變,可衣服的主人不是身材變了就是品味變了;間接透露的是性格,人生價值觀全變了。你會奇怪當初為什麼選這質地,款式,甚至顏色?於是斷然決定之前的衣服再也不️合適自己。送人拿不出手,丟棄又心有不甘;留著佔位置還顛覆了"斷捨離”的生活方式。   衣服最終閒置在衣櫃,像後宮佳麗三千,始終也沒寵倖過一次。”去年的衣服配不上今年的我”。不知道誰講的; 衣服仍是那件衣服,倏忽之間我卻老了。那衣服是漸行漸遠的青春,是曾經某個時間段的熱愛;是回不去的所有年華標誌。置換了時間與空間,唯有當下,也許真的是最好最年輕的一天。   ”衣不如新 人不如舊”。的確想在熟悉的地方,看著熟悉的景色,就著手裡溫潤的茶水品品對方多年不見的臉。   穿著新衣見一個故交,然後絮絮叨叨地陳年舊事。

維港的夜

兩岸的燈光實在華美,羞的夕陽剩半個臉隱匿在高樓後。白天褪去,黑夜粉墨登場......於桔色,橙色,金色的晚霞中星星點點的燈次第而起。維多利亞港的夜徹底開始蘇醒!   我邁著同夜一樣匆匆腳步趕去北角碼頭。要說看夜景必定是大平山山頂看:一覽無餘的維港星羅棋佈,流光溢彩;是夢幻的仙境,是天上的街市。或者坐船夜遊也是很好的;彩船緩緩向前,燈海一層層撲面而來,看了前面的又來不及看後面的,看了左邊又顧不到右邊。手忙著拍照,嘴忙著讚嘆,驚豔?震撼?一片手忙腳亂又是景中景。而在碼頭看自是另一種風味......   兩岸的光影交織在墨色的海水中,搖曳多姿的倒影被海水拉的長長的,仿佛無數齊齊抖動的彩帶。柔軟的光影浮動著,海水拍打著碼頭的階梯,被海風吹散的鹹腥味熱情的掠過四周。整個維港的夜散發著濕漉漉的動人光澤。   港口水面寬闊,兩岸密密麻麻的房子被"幻彩詠香江"的射燈影的不停流轉,高低不同卻錯落有致,由東向西環繞著整個香江。維港似一個參加舞會的高貴美人,穿著奪目的晚服,戴著名貴的珠寶,一步一搖都熠熠生輝。“東方之珠”是她的芳名。   在這樣閃亮奢侈的夜裡,大腦興奮的窒息,完全沒了思想。你不會有慨嘆,百多年的時光洗禮,維港演繹榮耀與繁華,也有滄桑和喜樂!   夜愈來愈濃了,無論是高聳的寫字樓﹑林立的商廈﹑居家的窗口﹑甚至那避風塘的小船全都亮著燈。而黑色靜謐的大海上,密密麻麻跳動的亮光仍然是夜晚忙碌的喜悅。   在家裡有時半夜醒來,睜眼就看到對岸的夜景:黑色的海水靜靜地托著千萬,萬千的燈光,燈也是靜的。天與大海的全黑之間,夾著的燈光格外的閃亮與耀眼!怕是有心人特意畫的畫卷忘了收起.......刹那間,你就迷糊:天上人間還是人間天上?   維港的夜從來不打烊,時光停止了邁步,仿佛永遠都不再天亮。因為夜,才好,才又可以讓人們休憩,融化;化入接踵而來的晨㬢。   7.28.2020。王麗華  

拎把青菜回家

拎把青菜回家 對於綠色的偏愛由來已久。紅花綠葉,花不管怎樣紅怎樣豔;都敵不過我對綠色的深情與厚愛。綠,總會讓我多看幾眼,在無數次眼睛的撫摸下還真是用這粗糙的手去觸碰。這份迷戀,直接搬到飯桌上。 青菜葉子,真是讓人又愛又恨的存在,它縱有千般好,總不如大魚大肉讓人有滿足感。 愛上吃青菜,也是近幾年的事,之前可有可無的疏忽。女人一但當了媽,煮不煮飯簡直是身不由己了。買菜,挑菜,回家擇菜,洗菜然後挑根擇葉無虛日。日子流連在菜市場。選好菜,我是憑直覺或者憑價格貴者博我芳心。菜檔上那排排齊整的青菜,嫩嫩的葉舒展著,被淋了水後綠的冒油,愈發青春逼眼!明晃晃的顯擺,赤裸裸勾引我的佔有欲。常是一斤八兩的過稱。選了淺綠又想深綠,還貪戀翠綠,碧綠,草綠。常常三兩種青菜每天必不可少。孩子們面對桌上的青菜不搭理,漠視!無論我如何舌吐蓮花也是無動於衷。青蔥二八歲月,濕漉漉的肌膚可以掐出水來。自是某天才會明白滋養她的不僅僅是陽光,雨露,米飯,而這把平常青菜也是重點。 "青菜炒出肉水準”是我家鄉對小媳婦廚藝的肯定。把青菜做好,不止洗乾擇淨那麼簡單,還得有點竅門。 湖南人炒青菜放辣椒,四川人放花椒,北方人放蔥白熗鍋,廣東放蒜頭!更有甚者用開水灼,水裡放小小鹽,滴二滴油,可以直接吃也可沾醬油或蠔油。當然樓外青山樓外樓,更有絕者是水煮白菜。是道"宮庭菜。”所謂的”水”是骨頭與雞,火腿精心熬製的上湯。撇出浮油,清湯寡水的上面蕩漾著奶油玉白菜,上面綠的蔥花在跳動。味全都滲進菜葉裡,菜的清香和湯的濃郁擁抱在一起,早已糾纏不清。再用一個大大圓圓的白陶瓷碗盛著。古詩"青菜青絲白玉盤"是種直觀,視覺的美感。賞心悅目的一道菜味道如何?這種名廚極品的,我也只能發揮無窮想像…… 閒扯扯回頭,五湖四海的絕技做青菜,是為了共同的糊口與滋味!誰都更應該愛家鄉風味。我們湖南炒青菜可以放各種辣椒!乾辣椒,剁辣椒,綠辣椒,紅辣椒等等只要你下得了手。放者隨意,吃者隨心。火旺熱鍋冷油,青菜在鍋裡跑幾圈,最後撒點鹽粒刺激刺激就是一盤下飯菜。香港一文友告訴我,“湖南人的鍋都是辣的"我哈哈哈大笑,這是生平聽過最誇張最接地氣的感慨!吃青菜放辣椒,就如你前面妖嬈的走著一個陌生熟女,倏地回頭對你暖昧一笑,你還沒緩過神又只見她迤邐而去,一步三搖。生活即要清淡又要濃烈,是平常的日子裡最合宜的食味。 每嚼上一粒飯,吃上口青菜,莫不是種幸福,真真切切! 作者:王麗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