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九月 19, 2021
  女人總會“揾機會急不及待”地買幾件不合適️自己的衣服。只因為當初喜歡,又或想像穿起來自己有多美!需求與欲望迫使自己怱怱地購買。當你看到塞得不見縫的衣櫃時,又會後悔得咬牙切齒;但每次又為找不到一件更合適體面的會再買買買。    如此不知疲倦地迴圈。   穿的衣服是種心情外露;是品質,更是內涵品味。若干年後衣服沒變,可衣服的主人不是身材變了就是品味變了;間接透露的是性格,人生價值觀全變了。你會奇怪當初為什麼選這質地,款式,甚至顏色?於是斷然決定之前的衣服再也不️合適自己。送人拿不出手,丟棄又心有不甘;留著佔位置還顛覆了"斷捨離”的生活方式。   衣服最終閒置在衣櫃,像後宮佳麗三千,始終也沒寵倖過一次。”去年的衣服配不上今年的我”。不知道誰講的; 衣服仍是那件衣服,倏忽之間我卻老了。那衣服是漸行漸遠的青春,是曾經某個時間段的熱愛;是回不去的所有年華標誌。置換了時間與空間,唯有當下,也許真的是最好最年輕的一天。   ”衣不如新 人不如舊”。的確想在熟悉的地方,看著熟悉的景色,就著手裡溫潤的茶水品品對方多年不見的臉。   穿著新衣見一個故交,然後絮絮叨叨地陳年舊事。

維港的夜

兩岸的燈光實在華美,羞的夕陽剩半個臉隱匿在高樓後。白天褪去,黑夜粉墨登場......於桔色,橙色,金色的晚霞中星星點點的燈次第而起。維多利亞港的夜徹底開始蘇醒!   我邁著同夜一樣匆匆腳步趕去北角碼頭。要說看夜景必定是大平山山頂看:一覽無餘的維港星羅棋佈,流光溢彩;是夢幻的仙境,是天上的街市。或者坐船夜遊也是很好的;彩船緩緩向前,燈海一層層撲面而來,看了前面的又來不及看後面的,看了左邊又顧不到右邊。手忙著拍照,嘴忙著讚嘆,驚豔?震撼?一片手忙腳亂又是景中景。而在碼頭看自是另一種風味......   兩岸的光影交織在墨色的海水中,搖曳多姿的倒影被海水拉的長長的,仿佛無數齊齊抖動的彩帶。柔軟的光影浮動著,海水拍打著碼頭的階梯,被海風吹散的鹹腥味熱情的掠過四周。整個維港的夜散發著濕漉漉的動人光澤。   港口水面寬闊,兩岸密密麻麻的房子被"幻彩詠香江"的射燈影的不停流轉,高低不同卻錯落有致,由東向西環繞著整個香江。維港似一個參加舞會的高貴美人,穿著奪目的晚服,戴著名貴的珠寶,一步一搖都熠熠生輝。“東方之珠”是她的芳名。   在這樣閃亮奢侈的夜裡,大腦興奮的窒息,完全沒了思想。你不會有慨嘆,百多年的時光洗禮,維港演繹榮耀與繁華,也有滄桑和喜樂!   夜愈來愈濃了,無論是高聳的寫字樓﹑林立的商廈﹑居家的窗口﹑甚至那避風塘的小船全都亮著燈。而黑色靜謐的大海上,密密麻麻跳動的亮光仍然是夜晚忙碌的喜悅。   在家裡有時半夜醒來,睜眼就看到對岸的夜景:黑色的海水靜靜地托著千萬,萬千的燈光,燈也是靜的。天與大海的全黑之間,夾著的燈光格外的閃亮與耀眼!怕是有心人特意畫的畫卷忘了收起.......刹那間,你就迷糊:天上人間還是人間天上?   維港的夜從來不打烊,時光停止了邁步,仿佛永遠都不再天亮。因為夜,才好,才又可以讓人們休憩,融化;化入接踵而來的晨㬢。   7.28.2020。王麗華  

拎把青菜回家

拎把青菜回家 對於綠色的偏愛由來已久。紅花綠葉,花不管怎樣紅怎樣豔;都敵不過我對綠色的深情與厚愛。綠,總會讓我多看幾眼,在無數次眼睛的撫摸下還真是用這粗糙的手去觸碰。這份迷戀,直接搬到飯桌上。 青菜葉子,真是讓人又愛又恨的存在,它縱有千般好,總不如大魚大肉讓人有滿足感。 愛上吃青菜,也是近幾年的事,之前可有可無的疏忽。女人一但當了媽,煮不煮飯簡直是身不由己了。買菜,挑菜,回家擇菜,洗菜然後挑根擇葉無虛日。日子流連在菜市場。選好菜,我是憑直覺或者憑價格貴者博我芳心。菜檔上那排排齊整的青菜,嫩嫩的葉舒展著,被淋了水後綠的冒油,愈發青春逼眼!明晃晃的顯擺,赤裸裸勾引我的佔有欲。常是一斤八兩的過稱。選了淺綠又想深綠,還貪戀翠綠,碧綠,草綠。常常三兩種青菜每天必不可少。孩子們面對桌上的青菜不搭理,漠視!無論我如何舌吐蓮花也是無動於衷。青蔥二八歲月,濕漉漉的肌膚可以掐出水來。自是某天才會明白滋養她的不僅僅是陽光,雨露,米飯,而這把平常青菜也是重點。 "青菜炒出肉水準”是我家鄉對小媳婦廚藝的肯定。把青菜做好,不止洗乾擇淨那麼簡單,還得有點竅門。 湖南人炒青菜放辣椒,四川人放花椒,北方人放蔥白熗鍋,廣東放蒜頭!更有甚者用開水灼,水裡放小小鹽,滴二滴油,可以直接吃也可沾醬油或蠔油。當然樓外青山樓外樓,更有絕者是水煮白菜。是道"宮庭菜。”所謂的”水”是骨頭與雞,火腿精心熬製的上湯。撇出浮油,清湯寡水的上面蕩漾著奶油玉白菜,上面綠的蔥花在跳動。味全都滲進菜葉裡,菜的清香和湯的濃郁擁抱在一起,早已糾纏不清。再用一個大大圓圓的白陶瓷碗盛著。古詩"青菜青絲白玉盤"是種直觀,視覺的美感。賞心悅目的一道菜味道如何?這種名廚極品的,我也只能發揮無窮想像…… 閒扯扯回頭,五湖四海的絕技做青菜,是為了共同的糊口與滋味!誰都更應該愛家鄉風味。我們湖南炒青菜可以放各種辣椒!乾辣椒,剁辣椒,綠辣椒,紅辣椒等等只要你下得了手。放者隨意,吃者隨心。火旺熱鍋冷油,青菜在鍋裡跑幾圈,最後撒點鹽粒刺激刺激就是一盤下飯菜。香港一文友告訴我,“湖南人的鍋都是辣的"我哈哈哈大笑,這是生平聽過最誇張最接地氣的感慨!吃青菜放辣椒,就如你前面妖嬈的走著一個陌生熟女,倏地回頭對你暖昧一笑,你還沒緩過神又只見她迤邐而去,一步三搖。生活即要清淡又要濃烈,是平常的日子裡最合宜的食味。 每嚼上一粒飯,吃上口青菜,莫不是種幸福,真真切切! 作者:王麗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