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日, 七月 22, 2018
  中國漢武帝時的張騫,曾兩次出使西域,開闢了絲綢之路。傳統的絲綢之路,起自中國古代都城長安,經中亞國家、阿富汗、伊朗、伊拉克、敘利亞等而達地中海,以羅馬為終點,全長6440公里。這條路被認為是連接亞歐大陸的古代東西方文明的交匯之路,而絲綢則是最具代表性的貨物。數千年來,遊牧民族或部落、商人、教徒、外交家、士兵和學朮考察者沿著絲綢之路四處活動,加強了中原與西域的聯繫,在中國歷史、亞洲歷史以及東西方交通史上,都有著深遠的意義和巨大的影響。 西漢時期,北方的遊牧民族匈奴一直是西漢最大的威脅。漢朝由於實力不夠,無法進行軍事反擊,一直以和親的方式羈縻匈奴。漢武帝的時候,漢朝進入全盛時期,開始籌劃反擊匈奴。公元前139年,擔任朗官的張騫毛遂自薦,帶領100多人,第一次出使西域,當時匈奴的勢力已控制天山一帶和塔裡木盆地的東北部以及河西走廊地區,張騫被捕。公元前129年,張騫逃離匈奴,繼續西行,到達匈奴遊牧名族大月氏的大夏地區,西遷的大月氏不想再與匈奴交戰,張騫考察一年多,啟程回漢,歸途中經天山南路,又不幸再次被匈奴俘獲,直到公元前126年,張騫等人才逃回漢朝。 張騫第一次出使西域,雖然沒有完成使命,卻開闢了舉世聞名絲綢之路,使得西域豐富的物產比如:葡萄、石榴、芝麻、胡蘿蔔以及名馬、駱駝、毛皮、毛織品等源源不斷東來;中原地區的絲綢、鐵器、鑄鐵技術、井渠灌溉方法也相繼傳入西域、波斯、印度,這種頻繁的交流,促進了西域的進步,也豐富了中原人民的物質文化生活。 公元前122年,張騫在漢武帝的支援下,連續派出十幾批使者繼續尋找前往西方的道路並試圖打通去往印度的道路,恢復了內地和西南的交通,也加強了漢族和西南各少數民族之間的友好關係,漢朝取得對匈奴戰爭的勝利後,為進一步發展漢朝和西域各族的聯繫,孤立西域的殘存勢力,公元前119年,張騫再次出使西域,直至公元前115年,張騫回到漢朝。後來,漢朝不僅和烏孫結成同盟,還在西域設置了行政機構西域都護府,對西域地區進行管轄。張騫是一位卓越的探險家、一位英勇的將軍,在漢匈戰爭中,為漢軍的勝利屢立大功,被封為博望侯。 漢通西域,雖然起初是出於軍事目的,但西域開通以后,它的影響,遠遠超出了軍事范圍,從西漢的月田敦煌,出玉門關,進入新疆,再從新疆連線中亞、西亞的一條橫貫東西的通道,再次暢通無阻。這條通道,就是後世聞名的“絲綢之路”。 隨著時代發展,絲綢之路成為古代中國與西方所有政治經濟文化往來通道的統稱。有西漢張騫開通西域的官方通道“西北絲綢之路”;有北向蒙古高原,再西行天山北麓進入中亞的“草原絲綢之路”;有長安到成都再到印度的山道崎嶇的“西南絲綢之路”;還有從廣州、泉州、杭州、揚州等沿海城市出發,從南洋到阿拉伯海,甚至遠達非洲東海岸的海上貿易的“海上絲綢之路”等。
城濮之戰於(公元前632年),晉文公率軍由棘津(河南滑縣西南)渡河,進攻附楚的曹、衛,企圖誘楚來援以解宋圍
商朝末期,周武王十一年,此時帝辛派大軍遠征東夷,周武王見機不可失,在太公呂尚等人輔佐下,以兵車三百乘,虎賁(精銳武士)三千人,東進突襲商朝,總兵力達甲士四萬五千人。臨行前,魚辛諫阻。
赫梯王室內部矛盾也很尖銳,為了爭奪王位,常常自相殘殺,赫梯王國在內戰和各地的叛亂中渡過了幾十年。公元前16世紀末,鐵列平即位。為防止王室骨肉相殘和貴族爭權奪利,保持國家穏定,鐵列平不得不進行改革。
公元前2371年,薩爾貢發動武裝起義,當上基什的國王。薩爾貢繼位之後組織起世上第一支5400人的常備軍,牢牢掌握了軍權。
古希臘著名的歷史學家希羅多德曾經講過﹕「埃及是尼羅河的禮物。」由此可見,古埃及的輝煌文明是由尼羅河開始。尼羅河全長6600公里,是世界第一長河,發源於非洲中區的高原,河水從南以北流入地中海,經流埃及的城市只佔尼羅河全長的六分之一。
明朝(1368年1月23日-1644年4月25日)是中國歷史上最後一個由漢人建立的朝代,歷經十二世、十六位皇帝,國祚共276年。公元1368年,朱元璋掃滅陳友諒、張士誠和方國珍等群雄勢力後,於當年農曆正月初四日在應天府登基,國號大明,由於皇室姓朱,因此又稱朱明。
清朝(1644至1912年),正式國號為大清國,對外自稱大清帝國,又使用中華大清國、中國等名稱,是中國歷史上由滿人建立的一個帝國、也是最後一個專制王朝,統治者為建州女真的愛新覺羅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