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一月 17, 2019
  玄武門之變發生於公元626年7月2日,由當時唐高祖李淵次子秦王李世民在唐王朝的首都長安城(今陝西省西安市)大內皇宮的北宮門--玄武門附近發動的一次流血政變。 唐高祖李淵即位後,李建成為太子,常駐宮內處理事務,為文官集團代表。李世民為秦王,繼續率領武將帶兵出征,功勞也最大。但是短短幾年時間,因為繼承問題,皇室內部就起了極大的衝突。衝突的一方是太子李建成和齊王李元吉,另一方則是立下赫赫戰功的秦王李世民。他們各自擁有自己的官屬和軍事力量,暗中招兵買馬,籠絡人心。隨著天下局勢的穩定,到武德六七年以後,雙方的關係勢成水火,越來越緊張。一個擁有著赫赫戰功和眾多勇將謀士的秦王李世民,足以讓太子李建成和齊王李元吉如坐針氈,太子自知戰功與威信皆不及李世民,心有忌憚,就和弟弟齊王李元吉聯合,一起排擠和陷害李世民;同時李世民亦不服太子,雙方持續明爭暗鬥。 隨著雙方鬥爭的愈演愈烈,李世民決定先下手為強。6月4日清晨,他與早已買通的李建成心腹--玄武門禁軍守將常何內外接應,自己則率領尉遲敬德等人埋伏於玄武門內。這天一早,李建成、李元吉準備好一起去向父親李淵狠告一狀,期望削減李世民的勢力。不過,就在前一晚,李世民已通過安插在太子身旁的耳目,對他們的動向瞭若指掌。當李建成、李元吉兩人騎馬行至玄武門附近時,隱隱感到氣氛不對,撥馬便回。這時李世民躍馬沖出,一箭射死了李建成。元吉還沒來得及逃走,也被敬德殺死。當東宮的太子黨羽們領兵前來解圍時,一切都太遲了,他們的首領已經暴斃,首級也被砍下。此時,皇帝李淵正在玄武門附近的後宮海池內泛舟遊樂,只見尉遲敬德來報:太子作亂,已被秦王誅殺。大驚之下,李淵立即下令所有軍國大事一律交給秦王李世民處理。《舊唐書·卷六十五·列傳第十五》記載:"六月四日,長孫無忌與尉遲敬德、侯君集、張公謹、劉師立、公孫武達、獨孤彥雲、杜君綽、鄭仁泰、李孟嘗等九人,入玄武門討伐李建成、李元吉,平之。(俗稱玄武門九將) 武德九年(626年)7月5日,高祖立秦王李世民為皇太子,武德九年八月初九甲子日(626年9月4日),太子李世民在東宮顯德殿即皇帝位,並大赦天下,是為唐太宗,年號貞觀。 玄武門前,刀光劍影,短兵相接,秦王李世民從這裡走向了皇權的最高峰,開創了後來貞觀之治的盛世。這也是一千多年前的一次慘劇:玄武門前,兄弟相殘,人性異化,秦王李世民通過政變奪得了最高權力,在他心裡也留下了陰影。而史書對這段歷史的記載,隱約含糊。從古至今,大部分歷史學家對李世民發動玄武門之變持理解、同情甚至讚賞的態度。柏楊:"然而,中國人應該慶倖李世民先生奪嫡成功,李世民為中國帶來名垂千古的'貞觀之治',成為治世的典範。" 然而,帝者無親,霸者無情,屍山血海鋪就漫漫帝王路,從來不止是敵人的,也包括自己血親骨肉的。玄武門之變的結果,以犧牲李淵的權柄與自由、及其二子十孫,幾千將士性命為代價,避免了一場規模更大、程度更激烈的內戰。對李唐社稷、天下百姓而言,亦算得上不幸之萬幸了。    
玄奘(602年~664年),唐代著名高僧,法相宗創始人,洛州緱氏(今河南洛陽偃師)人。俗家姓名“陳禕(yī),法名「玄奘」,歷史上的玄奘,精通佛教經、律、論(三藏)被尊稱為“三藏法師”,與鳩摩羅什、真諦並稱為中國佛教三大翻譯家。又因他是大唐皇帝李世民御筆褒揚的高僧,民間直呼唐僧。吳承恩的神話小說《西遊記》中的主要人物唐三藏就是以唐代僧人玄奘為原型創作的一個藝術形象。 玄奘從小聰明穎悟,對佛學非常感興趣,13歲時在洛陽淨土寺剃度為僧,通過眾多名師的指授,玄奘精通佛教典籍,聞名蜀中。武德九年(626年),玄奘得聞印度戒賢於那爛陀寺講授《瑜加論》總攝三乘之說,於是發願西行求法。西元627年,玄奘孤身一人踏上西去印度取佛法真經的萬裡歷程。玄奘西行,先後經過涼州、瓜州、玉門關、高昌、鐵門關、吐火羅國等地,一路上風餐露宿,翻山越嶺,穿戈壁、過沙漠,歷經艱難千辛萬苦,最終到達北印度邊境,先後在印度佛教的發源地迦濕彌羅國韜耶因陀羅寺、印度佛教最高學府學術文化中心那爛陀寺潛心研究佛法,遍讀所有經倫。在此期間還發生了一件讓玄奘名震異域的大事。西元641年佛教界展開了一場大辯論,玄奘用梵文寫書,駁倒了其他僧人,被大家推舉為主講人,印度18個國家的各教派僧侶教徒6000多人前來赴會,前來聽中國的法師玄奘講經說法的多達5萬多人。當時玄奘講論,任人問難,但無一人能予詰難。一時名震五印,於是戒日王按照印度習俗,讓辯論勝利者玄奘騎象遊行一周。 西元643年,玄奘載譽啟程回國,前後十七年學遍了當時的大小乘各種學說,共帶回佛舍利150粒、佛像7尊、經論657部,貞觀十九年(645年)正月,玄奘到達長安,隨後在弘福寺開始了大規模的佛經翻譯工作。玄奘及其弟子用了19年時間,共譯出佛典75部、1335卷。玄奘的譯典著作有《大般若經》《心經》《解深密經》《瑜伽師地論》《成唯識論》等。玄奘是研究中國傳統佛教成就最大的學者之一,又是繼承印度正統佛教學說的集大成者,翻譯的佛經不僅豐富了我國的文化寶庫,還為印度保存了許多珍貴資料,玄奘的譯著成為中印兩大民族的共同遺產。 “無論怎麼樣誇大玄奘的重要性都不為過。中世紀印度的歷史漆黑一片,他是惟一的亮光。”這是英國歷史學家史密斯對玄奘的評價,而讓玄奘贏得如此讚譽的是一本名為《大唐西域記》的書。《大唐西域記》十二卷,記述他西遊親身經歷的110個國家及傳聞的28個國家的山川、地邑、物產、習俗等,是研究中亞、南亞等國古代歷史地理的重要文獻,對於研究中亞、南亞的歷史有著不可替代的重要意義。 西元664年,玄奘病逝。目前,玄奘頂骨舍利保存在南京玄奘寺、靈穀寺、成都文殊院、西安大慈恩寺、臺北玄奘寺、新竹玄奘大學、日本東京琦玉縣慈恩寺、日本奈良藥師寺中的三藏院、印度那爛陀寺9個地方,供後人瞻仰。

鴻門宴

"項莊舞劍,意在沛公" 鴻門宴,指在西元前206年於秦朝都城咸陽郊外的鴻門(今陝西省西安市臨潼區新豐鎮鴻門堡村)舉行的一次宴會,參與者包括當時兩支抗秦軍的領袖項羽及劉邦。這次宴會在秦末農民戰爭及楚漢戰爭皆發生重要影響,被認為間接促成項羽敗亡以及劉邦成功建立漢朝。後人也常用"鴻門宴"一詞比喻不懷好意的宴會。詳細記述最早見於"史聖"司馬遷的《史記·項羽本紀》。 西元前206年,陳勝吳廣起義後,各地雲起回應,其中有楚國貴族出身的項梁、項羽叔侄,有農民出身的劉邦。當時為沛公的劉邦率領義軍攻入函谷關,進入關中地區。劉邦與項羽各自攻打秦朝的部隊,劉邦兵力雖不及項羽,但劉邦先破咸陽,秦王子嬰向劉邦投降。劉邦入關後,與秦民約法三章,並派人駐守函谷關,以防項羽進關。當時項羽剛剛於巨鹿之戰取得勝利,並殲滅了秦軍的主力,正向關中進發。當項羽到達函谷關後,得知劉邦已經攻陷關中,一怒之下攻陷了關隘,並推進至戲水之西。劉邦當時與其軍隊同處霸上,暫未會見項羽。當時項羽的兵力大約是40萬人,劉邦軍隊共約10萬人。一場惡戰在即。西元207年,項羽從謀士亞父范增之計,在鴻門設宴,企圖借機殺掉劉邦,於是演出了一幕"鴻門宴"。劉邦知道後,讓張良請項伯入營,項伯答應為之在項羽面前說情,並讓劉邦次日前來向項羽道歉。鴻門宴上,雖不乏美酒佳餚,但卻暗藏殺機,項羽的亞父範增,一直主張殺掉劉邦,在酒宴上,一再示意項羽殺了劉邦,但項羽卻猶豫不決,默然不應。範增召項莊舞劍為酒宴助興,趁機殺掉劉邦,項伯為保護劉邦,也拔劍起舞,掩護劉邦,這也是成語"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的由來。後來劉邦推說不勝飲酒,藉故離開,回到了大營。 在鴻門宴上,劉邦能夠全身而退,除了張良、項伯、樊噲的力保之外,關鍵是劉邦的冷靜與沉著。鴻門宴上是項羽殺死劉邦的絕好時機,范增精心佈置著每一個殺招,竟讓劉邦逃了,氣得範增拔劍將劉邦贈送的玉鬥擊碎,並指桑罵槐大罵項羽說:"豎子不足與謀。奪項王天下者,必沛公也,吾屬今為之虜矣。"(這個小子不值得與他辦大事,到時與項王爭奪天下的必是劉邦,我們都會成為劉邦的俘虜!)範增的預言在數年後應驗:項羽和劉邦在隨後的四年進行了大規模的戰爭 (史稱楚漢戰爭),最後項羽敗北,在烏江自刎而死,劉邦建立漢朝,為漢朝開國皇帝,是為漢高祖。對漢族的發展、以及中國的統一有突出貢獻。 後世不少人認為項羽在事件中缺乏當機立斷的能力,間接導致範增的計畫失敗,亦埋下了自己日後敗死的伏筆。鴻門宴"看似是劉邦的屈辱之宴,項羽最終勝利,但是,從後續故事的發展來看,"鴻門宴"是劉邦勝利了。項羽此次放了劉邦,無異於是放虎歸山,最後被劉邦奪得了天下。從這個角度上是說,我們更應該以史為鑒,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能隱忍不爭也是明智之舉。
  中國漢武帝時的張騫,曾兩次出使西域,開闢了絲綢之路。傳統的絲綢之路,起自中國古代都城長安,經中亞國家、阿富汗、伊朗、伊拉克、敘利亞等而達地中海,以羅馬為終點,全長6440公里。這條路被認為是連接亞歐大陸的古代東西方文明的交匯之路,而絲綢則是最具代表性的貨物。數千年來,遊牧民族或部落、商人、教徒、外交家、士兵和學朮考察者沿著絲綢之路四處活動,加強了中原與西域的聯繫,在中國歷史、亞洲歷史以及東西方交通史上,都有著深遠的意義和巨大的影響。 西漢時期,北方的遊牧民族匈奴一直是西漢最大的威脅。漢朝由於實力不夠,無法進行軍事反擊,一直以和親的方式羈縻匈奴。漢武帝的時候,漢朝進入全盛時期,開始籌劃反擊匈奴。公元前139年,擔任朗官的張騫毛遂自薦,帶領100多人,第一次出使西域,當時匈奴的勢力已控制天山一帶和塔裡木盆地的東北部以及河西走廊地區,張騫被捕。公元前129年,張騫逃離匈奴,繼續西行,到達匈奴遊牧名族大月氏的大夏地區,西遷的大月氏不想再與匈奴交戰,張騫考察一年多,啟程回漢,歸途中經天山南路,又不幸再次被匈奴俘獲,直到公元前126年,張騫等人才逃回漢朝。 張騫第一次出使西域,雖然沒有完成使命,卻開闢了舉世聞名絲綢之路,使得西域豐富的物產比如:葡萄、石榴、芝麻、胡蘿蔔以及名馬、駱駝、毛皮、毛織品等源源不斷東來;中原地區的絲綢、鐵器、鑄鐵技術、井渠灌溉方法也相繼傳入西域、波斯、印度,這種頻繁的交流,促進了西域的進步,也豐富了中原人民的物質文化生活。 公元前122年,張騫在漢武帝的支援下,連續派出十幾批使者繼續尋找前往西方的道路並試圖打通去往印度的道路,恢復了內地和西南的交通,也加強了漢族和西南各少數民族之間的友好關係,漢朝取得對匈奴戰爭的勝利後,為進一步發展漢朝和西域各族的聯繫,孤立西域的殘存勢力,公元前119年,張騫再次出使西域,直至公元前115年,張騫回到漢朝。後來,漢朝不僅和烏孫結成同盟,還在西域設置了行政機構西域都護府,對西域地區進行管轄。張騫是一位卓越的探險家、一位英勇的將軍,在漢匈戰爭中,為漢軍的勝利屢立大功,被封為博望侯。 漢通西域,雖然起初是出於軍事目的,但西域開通以后,它的影響,遠遠超出了軍事范圍,從西漢的月田敦煌,出玉門關,進入新疆,再從新疆連線中亞、西亞的一條橫貫東西的通道,再次暢通無阻。這條通道,就是後世聞名的“絲綢之路”。 隨著時代發展,絲綢之路成為古代中國與西方所有政治經濟文化往來通道的統稱。有西漢張騫開通西域的官方通道“西北絲綢之路”;有北向蒙古高原,再西行天山北麓進入中亞的“草原絲綢之路”;有長安到成都再到印度的山道崎嶇的“西南絲綢之路”;還有從廣州、泉州、杭州、揚州等沿海城市出發,從南洋到阿拉伯海,甚至遠達非洲東海岸的海上貿易的“海上絲綢之路”等。
城濮之戰於(公元前632年),晉文公率軍由棘津(河南滑縣西南)渡河,進攻附楚的曹、衛,企圖誘楚來援以解宋圍
商朝末期,周武王十一年,此時帝辛派大軍遠征東夷,周武王見機不可失,在太公呂尚等人輔佐下,以兵車三百乘,虎賁(精銳武士)三千人,東進突襲商朝,總兵力達甲士四萬五千人。臨行前,魚辛諫阻。
赫梯王室內部矛盾也很尖銳,為了爭奪王位,常常自相殘殺,赫梯王國在內戰和各地的叛亂中渡過了幾十年。公元前16世紀末,鐵列平即位。為防止王室骨肉相殘和貴族爭權奪利,保持國家穏定,鐵列平不得不進行改革。
公元前2371年,薩爾貢發動武裝起義,當上基什的國王。薩爾貢繼位之後組織起世上第一支5400人的常備軍,牢牢掌握了軍權。
古希臘著名的歷史學家希羅多德曾經講過﹕「埃及是尼羅河的禮物。」由此可見,古埃及的輝煌文明是由尼羅河開始。尼羅河全長6600公里,是世界第一長河,發源於非洲中區的高原,河水從南以北流入地中海,經流埃及的城市只佔尼羅河全長的六分之一。
明朝(1368年1月23日-1644年4月25日)是中國歷史上最後一個由漢人建立的朝代,歷經十二世、十六位皇帝,國祚共276年。公元1368年,朱元璋掃滅陳友諒、張士誠和方國珍等群雄勢力後,於當年農曆正月初四日在應天府登基,國號大明,由於皇室姓朱,因此又稱朱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