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一, 三月 18, 2019
春風化雨 樂見新生 官民互動 防勝於懲 香港孟子學院應香港懲教署邀請,於2018年3月16日由創辦人永遠榮譽會長黃祉穎博士帶領下,周湘農博士、陳榮欣先生、呂天增先生、黃杰力先生、何國光先生、張保聲先生、王天爲先生、鄂健強先生、吳偉輝先生、陳瑜先生、蔡愛珍女士、曾育祥先生等一行13人,到歌連臣角懲教所參觀及交流。在懲教署胡英明副署長、林偉光高級監督、王文光先生及鄭泰來先生等引領下,參觀了不同的訓練工場及教室,觀看到學員於懲教所獲得很多機會和學習條件,學習不同的技藝如剪髮、電腦繪圖、銅版雕刻、金工及水電工等,學員亦會參加常規學校之課程,懲教所會為合資格的學員報考香港中學文憑試,協助學員在離開懲教所時能有一技之長,走回正軌和融入社會。 參觀過程中,香港孟子學院一行欣賞了學員的樂器表演。在指揮帶領下,學員演奏一曲”龍的傳人”歡迎來賓,演出有板有眼,細問下才知道他們只學了半年左右,可見學員的努力和成果。 參觀結束後,香港孟子學院一行來到歌連臣角茶餐廳(懲教所的內部餐廳),身兼廚師或侍應的學員,為來賓準備美味的午餐,餐湯、前菜、主食、甜品及飲品均是由學員烹調出來,值得一提是又香又滑的港式奶茶,絕對可與市面享有聲譽的餐廳水準比美,其他食品,色、香、味俱全,水平可與星級餐廳比較。雙鈎書法家張保聲先生在用餐後即席揮毫,特別題寫”茶靚奶香”墨寶贈予「歌連臣角茶餐廳」留存。 就餐前後,賓主進行交流座談,就懲教署工作中的敎與懲結合,執法機構的懲教工作與社會各方面的配合和支持 ,積極預防和懲教更生的配合等方面交流。 經過了兩小時的參觀與交流,香港孟子學院一行對懲教所的工作理念和運作有了一定的瞭解。胡英明副署長在座談交流中多次提及希望在懲教署接受懲教的學員人數能不斷下降,更不願看到學員在“畢業”後重犯“過錯”再被關進懲教所。同時,希望更多社會人士多些關注青少年教育,以免他們誤入歧途;亦希望社會人士多些給予更新人士改過自新之機會,成為和諧社會的一員。 是次香港孟子學院一行通過參觀和交流,深感到社會上因各種違法行為而被法律判處進入懲教所服刑的青少年,雖然懲教所進行具有“人性化”的懲與敎結合的轉化工程,重視和設法使學員在“學習期間”不僅在觀念和道德上的轉變,並且為學員“畢業”重返社區前儘量裝備好自身(包括重投社會所需要的技能和知識),使他們有一定的條件和較易地融入社會,重生走上正軌 。 懲教工作的不斷改進和完善,是值得社會讚許和支持鼓勵,但更為重要是社會各方面的支持和與懲教署工作互動,特別是“預防”勝於懲教,特區政府和社會各方面及家庭和個人都應重視和理解,都需要有各種形式的參與和配合。

嶺英公立學校

打鼓嶺上育英才 春風化雨六十載 2016年新界打鼓嶺局部地區「解禁」自由出入,有「森林校園」美譽的打鼓嶺「嶺英公立小學」訪者不絕。當中既有家長為子女叩門,亦不乏是到該校參觀這個自然生態教育園。原是「先天不足」的「嶺英」,在「禁區」地域艱苦奮鬥逾六十載,成為香港學林奇葩。 「嶺英」的前身是民辦私塾「週田學校」,創立於1949年4月,主要是面向週田村及禁區周邊的村童,校監杜思源介紹該校歷史:「當時的校址是在週田村一間村屋,只有兩個教室。分為一至三年級、四至六年級兩班,學費是兩元。那年代,兩元不是少數。創校人及首任校監杜錦洪先生為提高本村村童文化,義助本村村童,為他們交學費。村外學生則費用自付。由創校至1957年間,村校補貼的經費便超過四萬元,全由杜校監及海外鄉賢匯款支持。」1958年,由村民自行開山闢地興建的新校舍落成啟用,正式易名為「嶺英公立小學」。1980年全盛時期,學校維持十二個班、五百四十人。 經濟轉型殺校成風 上世紀70年代開始,香港經濟開始轉型,新界農業衰落,週田村不少村民移居市區,學校生源大減。千禧年代刮起的小學「殺校風」,全盛時期新界有三百間村校,至今尚存不足二十間;打鼓嶺週邊原有六間小學,至今只有「嶺英」碩果僅存。 「嶺英能逃過大限,現杜校監及任兆祺前校長功不可沒。」現任校長朱國強表示:「殺校風」湧現,校方因地制宜,一方面到周邊鄉村招生,又與教育局合作,擴充跨境學童來港就讀。2008年成功開辦跨境直通巴士及跨境校巴服務,學生大增,才能逃過卮運。2017年度,該校共有十五個班,收生比例是四人爭個學位。下學年度,「嶺英」增加至十七班及一個加強輔導班。 發揚靈活愛心教育 「我是在八年前空降嶺英當校長,當時全校只有六個班,十三位老師;現在是十五個班、八十五位老師。當時學校的設備仍十分簡陋,衛生間連沖廁設備都沒有,學生成績低落,英文TSA合格率得不足兩成。所收的學生都是附近被殺村校,經常有嚴重違規行為,校風很差。我上任兩個月,曾三次報警處理自己學生。」面對校內這股歪風,身為「NLP身心語言程式學」高級執行師的朱校長認為,老師教學方式有一定問題。如他們只是從嚴責罰學生,上課如上戰場,學校瀰漫一片不開心、壓抑感,激起學生反叛行為。為提高教學質素,朱校長邀請了專家培訓全校老師,通過正向心理學,令老師理解學生的內心世界、提倡欣賞、感恩、關愛及正面的文化,重視每位學生,積極運用正面的教學語言跟學生溝通。不出兩個月,老師變得和藹可親,學生變得守秩序,整間學校的氣氛變得祥和。 卓越教育校譽日隆 在學習方面,朱校長上任八年來,分三個階段推行教學目標:正面文化、生命教育、追求卓越教育。學校推行正面文化一年後,「嶺英」在校風及學生支援方面,獲教育局評為「優異」,更先後獲得「和諧校園獎」(全港中小學只有四間獲獎)和全港小學唯一的「卓越關愛校園獎」。全校參與設計校本生命教育課程,有系統地去培養學生的品德,更獲得「關愛校園推動生命教育的優異獎」。 因為老師注重學生的學習狀態及課堂質素,學生的成績亦突飛猛進,三年前,教育局首席助理秘書長訪校時說,「嶺英」TSA的成績,是全港學校中進步得最多和最快的,教育局還多次邀請學校分享教學的成果。 誠愛勤樸人才輩出 「誠、愛、勤、樸」校訓鼓動下,學生成績飛躍猛進。不少畢業生考入中學名校。「拔萃男書院」校長張灼祥,便是「嶺英」校友。「嶺英」的體育活動亦十分豐富。特別是花式跳繩更為突出,學校健兒多次代表「中國香港」征戰世界,獲獎無數。 「先天不足」的「嶺英」,今日已成為「村校」中之名校。佔地一萬平方米校園,經過不斷拓展,學校花卉樹木處處,充滿自然氣息。校內建設的生態河、蝴蝶園及正在進行的「肉質植物園」,是學生學習休憩的綠色田園。這間香港唯一的「森林校園」,亦是提供生態教育的完美基地。    
成長於香港、馳名於國際, 當代中國水墨畫家、「何家山水」始創者 何百里先生簡介 嶺南畫派第四代傳人、香港美協創會理事、北美州水墨會加拿大區永久顧問。1945 年出生於廣州,旋即遷居香港。接受西方教育,然而熱愛國粹,尤好繪畫。早歲習嶺畫派花鳥技法。卻萌志拓展嶺派山水新領域。習藝三載,年方弱冠,舉辦以香港風光寫生為主題之首屆個展,趙少昂先生為其題額,張大千先生為其畫冊封面作品嘉題,成為香港藝壇佳話,盛況一時。 1970 - 1980 年間,畫風一變,由濃厚寫生氣息轉為水墨大寫意山水,橫長格局,取勢曠闊, 用筆酣暢,氣勢豪邁。1984 年移居北美洲,飽覽歐西各大美術博物館,感受西方浪漫主義及印象派繪畫之特徵,融匯多年研習宋元山水傳統技法為基礎,成功揉合潑墨、破墨、漬墨和撞色法,創立了彩墨交融,古情今意的「何家山水」,最具影響力。 期內於1988 年之山水畫創作,被紐約佳士得列入國際拍賣行列;又2002 年法國權威性之「藝術市場透視」網站 ART MARKET INSIGHT所 發表當年1000 位全球破紀錄的藝術家,何氏列席第639位,同時是唯一在世的中國畫家。 近年主力「方韻系列」創作,強調一種意象之美,本山川之態,根據構思移形入意,境在象外,著著隨機,墨彩靈動,顯現大自然無窮幻化之生命力,新法新貌,備受藝術界肯定。 何百里認為藝術的永恆魅力,是在能變。四十多年來,何氏畫風及題材就隨著生活環境的變遷而作回應的變化,從早歲率性描述香江漁舟、田野;旅居北美後,繪寫氣象萬千的連綿山嶺景色和錦繡奪目的「加國楓釆」系列;及至2006年回歸後,遊山玩水,譜寫祖國河山秀色,均各具特色。 旅加廿餘載,任北美加拿大區水墨會永遠顧問,於北美洲推動中國書畫藝術哲理,不遺餘力。何氏享譽國際藝壇數十載,各方獎譽及收藏無數。出版《何百里畫集》、《何百里小品扇面集》《百里境界》、《百里自在》、《美之印象》和《百里香江》。
助學敬老十八載 頒瘠山區育英才 「香港石碁‧大龍聯誼會」舉行第二十四屆周年大會,主席黃錫華席間透露,春節期間將會到粵北連州看望鄉親,慰問老人和學校師生。為何本身是番禺人的黃錫華先生,在新春期間,冒着粵北仍是寒凍的天氣,到連州去呢?這種"情意結"的因由又是甚麼呢? 黃錫華是一介商人,與教育事業沾不上邊,但自公元二千年起在內地資助建校,由此與教學結下不解之緣,所以友好均稱他為「校長」。黃先生鍾情資助建校,是有感於自己讀書少,忽略基礎教育的重要。「父親在我歲幾那年便去世,之後投靠外公在廣州唸書。雖然在香港的舅父鼓勵我好好讀書,甚至話可以供我去蘇聯接受教育,但我決定要獨立,於50年代小學畢業後便來香港搵食。」那年代,香港人浮於事,「小學雞」的他,只能到當舖當雜工學師,自此便投身典當業。經歷數十年風風雨雨,書到用時方恨少!「校長」萌生助學之念。為了實現目標,自上世紀80年代開始,夫婦二人便開始儲蓄助學基金。到了1997年,「校長」向天水圍婦女聯合會鄺主席透露欲資助內地貧困地區建校,對方向他提供了連州「山塘鎮」及「東坡鎮」兩個項目。 「原先以為,助建一間學校三、四十萬便可以,焉知這兩個項目就算二選其一,亦要五、六十萬元。因為手頭沒有咁多錢,只能拖住。」又經過幾年的積累,公元二千年,「校長」終舊事重提。「想不到這次反饋的又是原來那兩個地點。據講,因為這兩個地方偏僻貧瘠,無人問津。我認為助學就是應該選擇貧瘠地區,兼且兩次都是這兩個項目,應是緣份吧,所以決定選擇其中一個點建校。」通過到山塘鎮及東坡鎮兩地考察,「校長」發現兩地學校破爛不堪,急須重建。經與黃太商量,終決定投放近一百八十萬元為兩地重建新校舍。 2001年,兩間小學校舍同期落成。山塘鎮「黃錫華僑心小學」收生二百多,東坡鎮「李秀蘭僑心小學」收生三百多人。兩校受到當地村民歡迎,學制是關鍵。原來當地的小學只是辦至四年級,「校長」投放的兩所新校,是小一至小六完全小學。另外,東陂鎮之小學,還開辦「學前班」(幼兒班)。為了增添山區文化藝術氣氛和培育山區居民文化藝術活動的骨幹,「校長」成立「連州市華蘭僑心藝術團」,給山區帶來多姿多彩的文藝活動,豐富了大家的精神生活。 十八年來,「校長」除了在連州建校、建圖書館,還在連州西岸鎮建了一所老人院。三年前,根據當地需要設立了「親子室」,當地婦女可帶同幼兒一起上課學藝。 連州,已是「校長」第二故鄉。打從二千年開始, 每年中秋及春節,他風雨無間帶領志同道合者回去助學敬老。 此外,「校長」歷年來在家鄉番禺關愛老人,經常進行敬老慰問活動。並在家鄉石基中心小學成立「華蘭僑心藝術團」,舉辦多種文化藝術活動,該團更是每年藝術節的臺柱。 年屆七十七的「校長」為內地基礎教育添磚加瓦,不遺餘力。對老人體貼關懷,噓寒問暖。「校長」身體力行傳承發揚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並為和諧社會的建設作出貢獻。
敬雙武先生曾受中國外交部前部長李肇星先生的邀請赴北京釣魚台國賓館作畫,並得其親筆題字稱許:「與時俱進為祖國」。敬雙武先生的作品多被用作外交禮物贈予各國元首,亦為外交部、商貿部、釣魚臺國賓館等政府機關作珍藏用途。
成長於香港、馳名於國際, 當代中國水墨畫家、「何家山水」始創者 何百里先生簡介 嶺南畫派第四代傳人、香港美協創會理事、北美州水墨會加拿大區永久顧問。1945 年出生於廣州,旋即遷居香港。接受西方教育,然而熱愛國粹,尤好繪畫。早歲習嶺畫派花鳥技法。卻萌志拓展嶺派山水新領域。習藝三載,年方弱冠,舉辦以香港風光寫生為主題之首屆個展,趙少昂先生為其題額,張大千先生為其畫冊封面作品嘉題,成為香港藝壇佳話,盛況一時。 1970 - 1980 年間,畫風一變,由濃厚寫生氣息轉為水墨大寫意山水,橫長格局,取勢曠闊, 用筆酣暢,氣勢豪邁。1984 年移居北美洲,飽覽歐西各大美術博物館,感受西方浪漫主義及印象派繪畫之特徵,融匯多年研習宋元山水傳統技法為基礎,成功揉合潑墨、破墨、漬墨和撞色法,創立了彩墨交融,古情今意的「何家山水」,最具影響力。 期內於1988 年之山水畫創作,被紐約佳士得列入國際拍賣行列;又2002 年法國權威性之「藝術市場透視」網站 ART MARKET INSIGHT所 發表當年1000 位全球破紀錄的藝術家,何氏列席第639位,同時是唯一在世的中國畫家。 近年主力「方韻系列」創作,強調一種意象之美,本山川之態,根據構思移形入意,境在象外,著著隨機,墨彩靈動,顯現大自然無窮幻化之生命力,新法新貌,備受藝術界肯定。 何百里認為藝術的永恆魅力,是在能變。四十多年來,何氏畫風及題材就隨著生活環境的變遷而作回應的變化,從早歲率性描述香江漁舟、田野;旅居北美後,繪寫氣象萬千的連綿山嶺景色和錦繡奪目的「加國楓釆」系列;及至2006年回歸後,遊山玩水,譜寫祖國河山秀色,均各具特色。 旅加廿餘載,任北美加拿大區水墨會永遠顧問,於北美洲推動中國書畫藝術哲理,不遺餘力。何氏享譽國際藝壇數十載,各方獎譽及收藏無數。出版《何百里畫集》、《何百里小品扇面集》《百里境界》、《百里自在》、《美之印象》和《百里香江》。
敬雙武先生 敬雙武先生曾受中國外交部前部長李肇星先生的邀請赴北京釣魚台國賓館作畫,並得其親筆題字稱許:「與時俱進為祖國」。敬雙武先生的作品多被用作外交禮物贈予各國元首,亦為外交部、商貿部、釣魚臺國賓館等政府機關作珍藏用途。
秋去冬來,又是圍爐熱食時節,當中,自少不了「盤菜」。由於盤菜為大眾受落,坊間一些酒樓食肆乃至超市,此時紛紛推出盤菜應市;五花八門盤菜紛呈,與傳統盤菜卻大相徑庭。
沙田鄉事委員會將於本年11月18日(星期六)在會所舉行「凝聚鄉情同樂日」,慶祝香港回歸二十周年。
香港消委會一項調查顯示 : 滅蟲公司收費參差,上門檢查等服務收費亦相差甚大,建議消費者光顧滅蟲公司應貨比三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