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四, 十二月 12, 2019
各位親愛的讀者,你有去過香港島的太平山嗎?太平山頂有座獅子亭,從亭內可以遠眺維港兩岸風光,將那遼闊壯麗的景色盡收眼底,而進出口的船隻,亦可一覽無遺!因此,太平山頂是遊人必到之處。 太平山是香港全島的最高的山,原名“扯旗山”,為什麼在二百年前,忽然改稱為太平山呢?你又可曾知道,這兩個名字的由來,都與張保仔有關的……   扯旗山改稱太平山的經過 原來在1810年之前,香港、九龍、長洲、大嶼山及維多利亞港一帶,都是海盜張保仔的活動地盤。 扯旗山之名,顧名思義是指「懸掛旗幟的山」,相傳清朝中葉,張保仔盤踞香港時,曾利用該山峰作為瞭望台,用旗号作為通訊聯絡,每見有遠洋商船駛入維多利亞港,便以“扯旗”作為信號,指示山下數十隻小賊船,紛紛湧上去,將商船俘虜,故稱之為“扯旗山”。 到了1810年四月,張保仔接受清朝政府招安,授命為封三品武官,其部眾被改編為水師,不再做海盜了,無需在山上扯旗為號了,島上的漁民也相信從此可享太平了。因此這座扯旗山,便改稱為《太平山》,象徵「天下太平」的意義。 張保仔傳奇 張保仔(1783年—1822年),廣東新會縣江門鎮水南鄉人。他是1810年以前廣東沿海著名海盜、後來投誠成為清朝水師軍官,到現在仍是廣為人知的香港歷史人物。 他原本是新會一名漁民的兒子,15歲時出海捕魚時被海盜鄭一擄走,從此成為海盜之部屬。鄭一賞識其身手敏捷,頭腦靈活,便令跟隨左右,呼做保仔。不久還收為義子,升為頭目。 在1807年,鄭一遇上台風,墮海溺死。鄭一之夫人石氏(鄭一嫂),被屬下擁立,續為紅旗幫首領。當時女性地位低,鄭一嫂之所以被擁立,當然是有其過人之處: 除了自少習武,膽色過人,有勇有謀,據說能夠左右手同時拔槍,紀律嚴明,而她當時還年青貎美,加上是鄭一之夫人,所以能夠率領群雄,人人拜服。這樣的領袖在清朝年代的封建社會,可謂絶無僅有! 當年的張保仔,就是鄭一嫂旗下的得力助手,由於戰績彪炳,被鄭一嫂推薦為紅旗幫首領,從此由張保仔開拓了紅旗海盜的輝煌年代。 在張保仔的領導下,投靠的人不斷增加,勢力越來越大,成為各幫派海盜的首位,又購買大量火器船備,擴張勢力。全盛時期有大小船隻近一千艘,大船裝有大炮!   海盜大敗清葡英聯軍 紅旗幫海盜全盛時期時,張保仔統領海盜四萬多人,及六百艘戰船,堪稱南中國海最大的武裝勢力之一,主要劫掠沿海的運鹽官船或外國貨船。 相傳張保仔饒勇善戰,多計謀,講義氣,雖然是海盜,但因為出身貧苦,所以特別愛護平民。他向鄉民購買糧食時,往往加倍給錢,從不滋擾貧民和漁戶,嚴禁部下在駐扎地區掠奪。因此甚得民心,老百姓視他為「劫富濟貧」的俠盜。 清軍曾多次剿捕紅旗海盜,最大規模的一次戰役,是1809年,張保仔在赤鱲角遭清水軍封鎖圍剿…… 據葡萄牙文獻記載,清政府與葡萄牙和英國一起組成了聯合艦隊,與紅旗海盜的主力作戰,雙方在赤鱲角相遇,各擁三百多艘武裝船,展開一場大戰。 雖然葡萄牙人以密集式炮火攻擊對方,能夠成功阻截海盜船逼近,但是仍然未能取勝,張保仔乘大霧徹離赤鱲角,繼續與清軍對峙,消滅了清軍戰艦二十艘。另一方面,鄭一嫂奇兵突出,採用圍魏救趙戰略,偷襲廣州,大敗清軍,生擒廣東水師提督孫全謀,還擊斃虎門總兵林國良,逼使兩廣總督幾度換帥。   鄭一與紅旗海盜的來歷? 鄭一是海盜集團紅旗幫首領鄭連昌之長子,人稱鄭一郎,祖籍福建省汀州府。換言之,紅旗海盜的首領鄭一是世襲的。 至於紅旗海盜的來歷,有多種說法,一說是鄭成功撤往台灣時,部將鄭建來不及跟隨,只能率領部下從福建逃往廣東,成為海盜,鄭一便是其後代。 另有一說:原本是鄭成功的部下,在康熙皇帝派施琅剿平台灣的反清基地後,其殘餘部隊便到珠三角一帶地方淪為海盗。如果所言屬實,他們應該是「南明抗清」的最後一批力量。到了張保仔時代,仍有劫富濟貧的理念,因此也深得民心。他雖然是海盗,但香港人對他並無惡感。 那麼,他們既然是反清人士,為什麼又會接受提清庭招降呢?做慣海盜的,又怎會對朝廷的官爵感興趣呢? 這是一般文獻所忽略的,原來招安政策細節,內裡是大有文章的…… 去過太平山頂的朋友,即使有聽過導遊講過,這座山的名字,是與張保仔有關的。但未必會告訴你,張保仔與鄭一嫂的關係,以及她的英雄事跡!   張保仔與鄭一嫂的關係 鄭一嫂是海盜首領鄭一之妻,論輩份是張保仔的師母,年紀比張保仔大11歲。由於張保仔能征慣戰,被鄭一嫂推舉為紅旗幫首領。 或者可以這樣推論: 張保仔之所以肯為紅旗幫賣命,為鄭一嫂馬首是瞻,對她忠心不二,其中也有一種說不出的傾慕和愛意,但是在保守的封建社會,這些話是說不得的! 另一方面,鄭一嫂也確實是慧眼識英雄,才會推薦張保仔為首領。至於張保仔與鄭一嫂有否暧昧關係? 雖然坊間小說傳聞,皆言之鑿鑿,但都是不可相信的! 所謂盜亦有道,尤其是清朝年代的封建社會,道德標準要求是甚高,「勾義嫂」的行為,根本上是不可能發生的。 有一位名叫格拉斯普爾的英國富商,曾被紅旗幫綁架為肉票,從耳聞目睹海盗的生活,寫出一本回憶錄公諸天下: 「鄭一嫂頒布了一道嚴厲的法令: ……凡竊取公共財物或是在鄉民中偷盜者,死罪; 凡強姦婦女者處死; 凡男女私通者,男的斬首,女的腿綁重物沉入大海。」 既然鄭一嫂的紀律如此嚴明,我相信她是不會「作法自弊」的。如果他倆有暧昧關係,在紅旗幫內是站不住腳的,一定有人站出來,乘機藉此奪權!   招安政策的兩大功臣 且說經過赤鱲角海戰後,張保仔的紅旗派勢力未減,最後要啟用招安政策。 清政府招安政策的成功,是全賴清朝的兩大功臣,他們就是兩廣總督百齡,及水師提督童鎮陞。他們知道張保仔做慣海盜,是不會對朝廷的官爵感興趣的。 不過,他們知道張保仔之所以肯為紅旗幫賣命,是對鄭一嫂有一種傾慕之心,在當時的封建保守社會,是說不出的。 兩廣總督及水師提督,摸透了他倆的心中所想,知道在俗世眼光及道德觀念的限制下,他們今生今世也沒法達成的心願,這是他們的最大的弱點! 所以在清庭招降詔書中,由皇帝下旨賜婚,予他倆成親。招安的那天,張保仔便與鄭一嫂成婚,而且以成婚相拜代替投降相跪,就在香山洋面上岸向百齡、童鎮陞,及一行朝迋官員面前投誠了。同時,張保仔被編入水師,成為水師提督童鎮陞的部屬。 據清史記載,嘉慶十五年(1810年)四月,張百齡到香山縣芙蓉沙接受張保仔投誠,並授“守備’之職,戴紅頂花翎。 張保仔向清政府交出船270多艘,大炮1200門,刀、矛等兵器7000多件,部眾16000多人。不久,他在水師提督童鎮陞的帶領下,出海緝捕海盜,擒獲藍旗幫首領烏石二(即麥有金),首立戰功。 其後他積極剿滅海盜,屢立戰功,得到朝廷賞識,多次升遷。嘉慶二十四年,擢升為福建閩安副將,委任到澎湖駐守,鄭一嫂被封為誥命夫人。 1810年廣東水軍在童鎮陞率領下蕩平廣東洋面海盜後,為防止死灰復燃,兩廣總督百齡乃跪求嘉慶皇帝任命童鎮陞為一品廣東水師提督,提督衙門在虎門寨,九年後童鎮陞再返上海擔任一品江南水師提督。 以上是童鎮陞後代,童康源親口所述,他說在「虎門鴉片戰爭博物館」,可看到皇帝的硃批奏折,家中還留有御賜誥命可以作證。 2018年春,我陪同從上海來尋根的童鎮陞將軍後人童康源老先生,上太平山尋找他先輩的足跡。   鄭一嫂在【鴉片戰爭】中的貢獻 自張保仔投誠之後29年,鄭一嫂在【鴉片戰爭】中發揮很大作用。當時童鎮陞與張保仔己不在人世,兩廣總督兼欽差大人林則徐,聘鄭一嫂為【鴉片戰爭】顧問! 所以中國在1839年的穿鼻海戰中,能夠擊退船堅炮利的英國軍艦,其中鄭一嫂之助力,功不可沒! 從上述珍的貴資料,我們可以解釋: 為什麼【鴉片戰爭】時英國軍艦攻打虎門、福建時,皆攻不入,但是攻打舟山,南京,天津,則輕易而舉呢? 因為這支部隊,當年在童鎮陞、張保仔及鄭一嫂的指揮下,有【現代海戰】的經驗,慣用「現代化」的火槍和火炮。雖然在【鴉片戰爭】時,軍備上未及英國軍艦先進,但憑着英勇作戰及大無畏的犧性精神,仍可一戰,雖是慘勝,但足以將英國戰艦驅逐出外! 當然,這場戰爭也是全賴民族英雄關天培將軍,把守的虎門要塞,又善用其強大的火炮,令英國軍艦大感意外,唯有退走,調艦北上,尋覓大清比較防禦簿弱的港灣登陸,結果的被他們找到了,才有喪權辱國的《南京條約》出現! 今年是虎門銷煙一百八十週年紀念,估計會有一系列紀念活動,我們除了紀念林則徐、關天培之外,還要紀念百齡、童鎮陞、張保仔及鄭一嫂,他們都在【鴉片戰爭】之際及之前作出偉大的貢獻。所以在這個年度,講述《張保仔》及以上人物的故事,是別具意義的。 下期預告《鄭一嫂與鴉片戰爭》,內容更見精采,大家萬勿錯過!
白話俚語「眈天望地」,是形容一個人心不在焉、精神恍惚,當然是貶意。但在堪輿學來說,此舉是做學問必須而正面的。一如中醫師斷症要藉望聞問切;堪輿大師則需要眈天望地追尋風水寶地、教人趨吉避凶。 堪輿學是我國源遠流長傳統文化。堪,是天道、輿,是地道。堪輿與天文曆法、地理結下不解之緣,要仰觀天象俯察地理。而風水一詞,首見諸公元250年晉朝郭璞所著的《葬書》:「氣乘風則散,界水則止。古人聚之使不散,行之使有止,故謂之風水。」 對於風水學說,或有人存疑,國際風水學會副主席、堪輿大師盧恒立強調,這是我國不斷昇華的一門認識環境之學問。「風水學是由巒頭、方向及時空三方面元素組成。巒頭,指的是肉眼可見的地理環境,原始人穴居年代,已懂選擇山水合適地理位置穴居,這是風水學萌芽年代,後來講究理氣,就是進一步印證方向及時空與風水的關係。巒頭是肉眼能見,理氣由於比較抽象,各門派演繹各異。 傳統的風水大師,是憑經驗印證而成,僅是口傳或秘傳,少有著書立說。過去很多人學的「八宅」,簡單的說是將單位以方向分成八塊去推算吉凶。上世紀八十年代盧大師入道亦學過「八宅」,後來發現此學說缺時空考驗,故改而習唐代著名風水大師楊荺松「玄空飛星」。此學派含時空因素、「三元九運」邏輯性強,當中之「三元」、「三合」影響較大。通過潛修風水、命理及占卜,盧大師選擇自己今日成功之道。 「“落地喊三聲,好醜命生成”,指的是你的生辰八字已決定了一生的命格,是改不了的。命理,就是讓本人認知自己之大運、管理好自己並選擇適合的路向,這就是“運”。林肯與達爾文,是同年同月同日出生,兩人命格一樣----自幼沒父親,長子去世;在五十歲之年,他們一個當上美國總統,一個以“進化論”揚名,不同發展路向,成就卻一樣。說明一個問題,命是沒法改,但可根據自己的運程選擇發展路向。如八字屬土和命格裡土多的人士,可選擇地產、建築、電腦、保險等行業,不用“獨沽一味”。 盧大師自己亦是依據自己之命格登上成功之路。 現年七十歲的盧恒立大師,出生演藝世家,老父盧敦先生,是粵語片年代著名演員,老人家在當年「家、春、秋」,粵語片中演活了「盧老爺」,老一輩觀眾印象猶深。盧大師本可在演藝圈發展,但他選擇了風水命理,於八十年代開始在香港虎報以英文推介中國傳統風水命理學,1997年起更游走歐美、亞洲世界各地,以英語推介學說、出版英文書談中國風水命理,是香港獨一無二英語教風水大師。期間,他又在新加坡成立了世界性的「國際風水學會」,清一色弘揚中國風水傳統學說。學員通過學習、考試、實習可獲頒畢業證書;學會每年都舉行世界性年會,今年十二月之年會是在日本舉行。 「外國佬」能接受中國風水學說?盧大師表示無論是什麼皮膚,中國風水命理學說均適用,認知者逾來逾多。至今盧大師在世界各地的外國學生超過一千人,羅馬尼亞、美國、英國、日本等地學生,不少已開門立萬,中國傳統風水命理學受到外國歡迎可證。     過去二十多年,盧大師致力在外地講學。有感生於斯、長於斯,自2013年開始,他開始有限度在香港開班。目前在香港「青協」開班,則以命理、占卜為主。盧恒立大師最大心願,希望香港的大學能開辦風水命理學科,令中國風水命理學說進一步發揚光大。       編者按: 中國風水學得到各國不同領域的專家重視。美國著名的城市規劃權威凱文.林奇(KEVIN LYNCH)說:中國風水學是「專家們正在謀求發展、前途無量的一門學問。」  
1993年9月,中國科學院紫金山天文台決定將該台1965年12月20日發現,國際編號2886號小行星命名為「田家炳星」。「田家炳星」在浩瀚星際中閃爍,我們敬佩的著名企業家、慈善家、教育家田家炳博士於2018年7月10日上午安詳辭世,享年99歲。田家炳博士自奉甚儉、行善育才,善用分毫、造福社會,其浩然之氣和高尚品德,將會長久地存在於人們心中,受到人們衷心的景仰和深切的懷念!   意志堅毅  辛勤耕耘 田家炳博士1919年11月20日出生在廣東梅州大埔縣,十五歲時因父親逝世輟學從商,肩負持家重擔。1937年遠赴越南推銷家鄉瓷土,兩年後,轉到印尼從事橡膠工業,逐步建立起事業的基礎。後因印尼局勢的動盪和為了兒女接受中華傳統文化教育,1958年舉家移居香港,憑著堅毅精神及辛勤耕耘,創辦化工實業,1959年在屯門填海建廠,生產膠膜和人造皮革,有「人造皮革大王」之稱。1968年成立「田氏化工有限公司」,1982年創辦「田家炳基金會」以「回饋社會,貢獻國家」為宗旨,傾注全力捐辦公益事業,尤重教育惠澤全國。除教育事業外,基金會亦捐贈其他項目﹕包括醫院、橋樑、道路等。   自奉甚儉  仁厚無私 田家炳博士自奉甚儉、生活樸素,行善育才、造福社會。他以「中國的希望在教育」為信念,傾注全力支持國家教育事業的發展。田家炳博士1982年成立「田家炳基金會」,翌年創立「保良局田家炳幼稚園」,是本港首間以他命名的學校,現時全港有十一間以他命名的中學、小學、幼稚園及幼兒園,內地和香港以他命名的學校共有300間。     本港多間大學都得到田家炳博士的捐助,內地得到他捐助的學校遍佈全國三十四個省、市,至今據統計,基金會捐助的大學有93所、中學近170所、小學41所、專業學校及幼兒園20所、鄉村學校圖書館最少1800間。累積捐出逾10多億港元用於中國的教育,醫療,交通等公益事業,其中教育佔的比例高達90%。2001年「金融風暴」後,為捐助內地建學校,田家炳博士將自己居住了37年,市價1.2億的「花園豪宅」以5,600萬元出售,用作捐助內地建學校,自己與夫人一起租屋居住。 2009年他又將名下4所工貿大廈轉贈基金會,租金收入撥捐慈善,當時4座工貿大廈市值達20多億元。田家炳博士育有子女九名(四子五女),他本着「留財產予子孫不如積德予後代」,將自己總資產的80%都用於慈善事業。田家炳博士是最慷慨而又最儉樸的“富商”,每日出入乘搭公共交通工具,出門身備水樽,一件西裝可穿幾十年,舊皮鞋穿了多年也捨不得丟掉,為的是不浪費資源,他曾說﹕「我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享受的都是社會資源,所以珍惜每件東西。」 2004年田家炳博士獲選為中國最具影響的100位慈善人物之一,在全國範圍被幾十所大學頒授榮譽博士、院士或榮譽教授頭銜,內地七十多個城市授予榮譽公民、榮譽市民稱號; 在香港他獲得“感動香港十大人物”、“愛心獎”等獎項,2010年被授予香港特別行政區最高榮譽大紫荊勛章。 田家炳博士在內地和香港甚少出任公職。 田家炳博士曾說過:人生最大價值在於無私奉獻,能有自己的財富資助公益事業,廣大民眾受惠,自己精神上可獲得無法形容的安慰和享受。我們不妨將慈善公益看作自己恆久而煇煌的事業。   為善育才  薪火相傳 今年3月27日,「田家炳基金會」向香港理工大學捐贈300萬港元,支持“全球青年領袖計劃”,推動青年領袖教育,培育富有責任感,具備國際視野的領袖人才。這次捐贈將用於設立“田家炳基金獎學金”,為期3年,資助共20名香港理工大學和北京大學的學生,參加理工大學創立並與北大合辦的“全球青年領袖計劃”。 香港理工大學唐偉章校長在感謝「田家炳基金會」多年對學校的支持,資助該校多項教育和研究項目時談到,田家炳博士重視教育,對推動香港和內地教育不遺餘力,「田家炳基金會」將借田家炳博士百歲華誕之慶,向九所香港大學各捐贈300萬港元,意義重大。 「田家炳基金會」董事局現任主席田慶光先生是田家炳博士的兒子,基金會將秉承田家炳博士的遺志,繼續為國家教育業作出貢獻。   風範長存  弘掦光大 田家炳博士高壽辭世,他“浩然之氣,高風亮節”的一生,“熱愛國家、關心民祉”,對自己“生活儉樸,善用分毫”,對國家對社會則慷慨貢獻,至真至誠,身體力行,修身立品,推己及人,悲憫天下,澤被後世。田家炳博士愛國、愛港、愛鄉的信念,仁厚無私,行善育才的一生,我們衷心景仰和欽佩!緬懷田家炳博士,學習和弘揚他高尚的品格,崇高的理念! “眾人拾柴火焰高”,讓我們齊心協力,為建設和諧共融,美好的社會,共同“添磚加瓦”。   生命的賞讚 — 為田家炳先生感恩 過去兩個禮拜,為了田家炳先生身後事,百般忙亂,卻感觸良深。 各方各界對田老的愛戴與尊崇,讓我們深受感動。 感謝你們親臨追思,惠賻花籃厚儀,修函唁電慰問,高誼隆情,衷心銘感。 深盼你我都得到祝福,欣賞生命的尊貴,懂得珍惜,懂得付出,學習田老薄己厚人的精神,奉獻生命,回饋社會。 更懇請各方各界一本愛護熱誠,時賜南針,鞭策鼓勵。 我們定當努力推動基金會工作,為國家為民族克盡己力,毋負田老託付。   田家炳基金會同仁   衷心致敬 (刊於「香港文匯報」2018年7月27日A14版)    
   「口漉濕」、「鹹濕嘢」乃廣府人對涼果之統稱。時移世易,傳統涼果今日已是百花齊放;昔日單調的:橄欖、檸檬、陳皮、薑、話梅,衍化成數以百計品種。憑藉「飛機欖」起家的崔景波老先生感觸說 : 現時好多蔬果都能泡製成可口的「口漉濕」,但「雞公欖」熱銷情景不再! 「雞公欖」萌生百年前 八十二歲的崔老先生祖籍廣東南海是魚米之鄉。因地制宜,鄉梓擅長腌製涼果。上世紀初,崔老父親憑祖輩泡製涼果心得到澳門闖天下,當時就是以「雞公欖」噱頭打響頭炮。 「雞公欖」發源於廣州西關。販者為廣招徠,套上用竹篦彩紙紮成的大公雞、頭頂小簑笠帽、吹着嗩呐穿街過巷叫賣。嗩吶發出“嘀嘀嗒、嘀嘀嗒”聲如「雞公欖、雞公欖」。維肖維妙熱銷形象,不但吸引路人,樓上住家的阿姐阿姑聞聲亦禁不住口漉漉,亦自樓上放下吊籮幫襯。五十年代,崔老與父親自澳門移師香港,同樣以「雞公欖」生招牌,在上環、三角碼頭及西營盤一帶搵食 ; 同是來自澳門的「基哥」亦在九龍開檔,一時間,傳統手作「雞公欖」聲名風行省港澳。   「飛機欖」萌生與逸落 早年的雞公欖只有「甘草欖」、「夫妻和順欖」、「辣椒欖」。因為香港不如澳門以吊籮購物,為招呼樓上顧客,要將涼果掟上樓,於是「雞公欖」被又被稱為「飛機欖」。「嗰時,我同老竇上街,他套上大雞公、吹嗩吶穿街過巷,我負責地面顧客,他則飛欖招呼樓上生意。若失手擲爛樓上玻璃窗,我們亦送多幾包欖作賠償。」 除了街頭販賣,港澳客輪、三角碼頭都是販賣熱點。高陞戲院、太平戲院大戲開鑼,入場賣欖生意不俗。「當時,大牌檔魚蛋粉兩毫一碗、煲仔飯收五毫,三粒一包的甘草欖賣一毫亦生意滔滔。憑著這門小生意,兩仔爺在香港不但企穩陣腳,每月還寄三十元返澳門作家用。」 「飛機欖」是小本生意,但勞心勞力,崔老一度想去打工另謀發展。無奈那時手作仔工資有限,不包食住月薪六十元,提供食宿則每月只有三十元。崔老只好孭著這件「爛棉納」,一幌便是七十年。 「“飛機欖”不但要講眼界,還要講求腰力、手力。以前香港住宅都是三、四層高,掟欖易如反掌。隨著住宅樓向高空發展,人手操控的“飛機欖”就算包上石頭加重,最高亦只能掟到徙置區七樓;加上沒有流動小販牌,流動叫賣屬犯法,飛機欖無以為計,被迫要開檔口。」生意最高峰時,崔老共開了三個檔口,一是地鋪、兩個在樓梯底。因為早年來港是在西營盤、上環一帶搵食,所以如:檸檬王、甘桔、冬薑及話梅等出品均註明「老香港上環」字樣;起家的飛機欖更冠上「崔景波監製」以資識別。時在今日,崔老家族監製涼果有近百種,但昔日「雞公欖」、「飛機欖」形象已絕響。   選材上乘精心泡製 「口漉濕」雖是解嚵零食,腌製費時。一塊無核 「上環檸檬王」,要經過去青、製胚(壓扁)、去汁、去核四個工序,再用糖水浸泡後要瀝亁水,最後是日照晒亁,整個流程需時一個月,若遇雨天,工期更長。當然,以烘爐烘檸檬可省時,但成品的口感、味道與自然晒亁滋味是天淵之別。 涼果除講究腌製技巧,選料亦十分重要。第三代掌門人、崔老幼子崔國滿說:「以大眾喜愛的話梅為例,台灣青梅肉厚、卸鹽、索味,收夠水後起角,可以一粒一啖,甘之如飴 ; 大陸青梅偏鹹酸,不宜整粒食,但可入饌,用以炆話梅猪手一流;日本青梅最好用以泡酒。至於化痰止咳的陳皮,新會皮及雜皮功效亦大相逕庭。前者皮薄正氣,後者則是各類果皮混雜。新會皮成本貴,坊間的平價陳皮涼果都是用雜皮。」 崔老在「口漉濕」行業打滾七十年,敬業樂業,退而不休。日常銷售業務由幼子打理,自己仍落手落腳與家人一道泡製涼果。每逢有大型的慈善福利活動,崔老亦會攜同百年老古董「嗩吶」、大小「雞公」、「飛機欖箱」等生財工具粉墨登場,娛己娛人,與眾同樂。(成城) 編者按: 崔老先生稱的「基哥」名郭鑒基,在九龍販「雞公欖」逾七十年。於2013年12月去世,享年八十八歲。    
上世紀七十年代,一位山東女士在灣仔碼頭擺賣水餃,憑藉一雙巧手掀起香港餃子熱,並劃出自身人生彩虹 !四十年後的今天,「餃掂」橫空出世,將這門傳統美食推向又一高潮。 「餃掂」,是「餃掂企業集團」註冊商標,亦是集團屬下「手工餃子雲吞專門店」的金漆標記。莫道餃子雲吞小食難成大器,「餃掂」集團太子界限街「旗艦」開張以來,其門若市;月前,灣仔分店開幕客似雲來,旺角第二分店又將月內開業。身為集團始創人:劉勁豪(小劉)信心十足表示,香港的生意僅属前奏,「餃掂」將進軍大陸,打造成為大中華連鎖品牌。 布行出身的「小劉」,後期更兼營婚紗晚裝衣料,在行內舉足輕重,今中年易幟轉攻小食行當,似是大材小用,他卻有不同見地:「餃子、雲吞小食看似細眉細眼,只要用心經營,同樣能成大器;自三年幾前旗艦開張到今日,證明我的“南北和”製作路向冇錯!」 餃子麵點,在我國有數千年歷史,南北製作不同、品味亦異。北方餃子作為主食,皮厚肉豐兼味重,賣相較粗糙 ; 南方餃子屬小食,皮薄粿細,卻缺「咬口」。「餃掂」就是將南北餃子之優點共冶一爐。為了改造餃子皮,我請了兩位法國餐廳大佬和廣東雲吞麵師傅共同研發的餃子皮,有蛋香味兼爽滑,適合南方口味。機器操作與手工逐隻包的餃子口感截然差天共地,我們專聘女工鎮店包餃。女工時薪56元,熟手每小時可包兩板(300隻),生手則只能包一板。拉扯計算,每隻餃子手工便要三毫,成本不輕,但求顧客食出滋味,在所不計。」 「餃掂」一舉成名要訣之一,就是傳承的同時,敢於改革創新,在食材上下重本以食得健康的山珍---「松茸」作餃子餡。「松茸」是雲南海拔3000米上赤松樹下野生珍品,百分百天然食材,菌味濃郁、營養豐富。鎮店之寶「龍鳳松茸雙餃」,就是分別以黑、白松露釀猪肉碎,皮薄餡正,可煎可灼,啖之感到陣陣清香。除了松茸餃,其它餃子品種亦有數十種,「重慶鮮肉雲吞」、大、中、細辣兼備,亦是招牌麵點。 「餃掂」除主食出品有叫座力,餐前小食調味料琳瑯滿目。中山拿手開胃「鹹酸蘿蔔」免費供品償;用雞蛋製成的皮蛋「黃金原味皮蛋」,蛋白金黃,晶瑩通透,質感如啫喱,溏心蛋黃,香而不過膩。「狀元九鼎湯」,更是餃點麵絕佳搭配。             「手工餃子雲吞專門店」在香港己開門立萬,下一步是進軍大江南北市場。「在大陸開鋪的手續已全部辦妥,首個開店地區是廣州,繼而是:深圳、上海、北京。」小劉的「大中華」鴻圖大計,是在大陸開五千間連鎖店,並採用三、七分賬形式與伙記分成。亦即是說,鋪頭賺到錢他只拿三成,其餘七成作為伙記紅利。既是鼓動大家的積極性,亦算是對社會的回饋。
春風化雨 樂見新生 官民互動 防勝於懲 香港孟子學院應香港懲教署邀請,於2018年3月16日由創辦人永遠榮譽會長黃祉穎博士帶領下,周湘農博士、陳榮欣先生、呂天增先生、黃杰力先生、何國光先生、張保聲先生、王天爲先生、鄂健強先生、吳偉輝先生、陳瑜先生、蔡愛珍女士、曾育祥先生等一行13人,到歌連臣角懲教所參觀及交流。在懲教署胡英明副署長、林偉光高級監督、王文光先生及鄭泰來先生等引領下,參觀了不同的訓練工場及教室,觀看到學員於懲教所獲得很多機會和學習條件,學習不同的技藝如剪髮、電腦繪圖、銅版雕刻、金工及水電工等,學員亦會參加常規學校之課程,懲教所會為合資格的學員報考香港中學文憑試,協助學員在離開懲教所時能有一技之長,走回正軌和融入社會。 參觀過程中,香港孟子學院一行欣賞了學員的樂器表演。在指揮帶領下,學員演奏一曲”龍的傳人”歡迎來賓,演出有板有眼,細問下才知道他們只學了半年左右,可見學員的努力和成果。 參觀結束後,香港孟子學院一行來到歌連臣角茶餐廳(懲教所的內部餐廳),身兼廚師或侍應的學員,為來賓準備美味的午餐,餐湯、前菜、主食、甜品及飲品均是由學員烹調出來,值得一提是又香又滑的港式奶茶,絕對可與市面享有聲譽的餐廳水準比美,其他食品,色、香、味俱全,水平可與星級餐廳比較。雙鈎書法家張保聲先生在用餐後即席揮毫,特別題寫”茶靚奶香”墨寶贈予「歌連臣角茶餐廳」留存。 就餐前後,賓主進行交流座談,就懲教署工作中的敎與懲結合,執法機構的懲教工作與社會各方面的配合和支持 ,積極預防和懲教更生的配合等方面交流。 經過了兩小時的參觀與交流,香港孟子學院一行對懲教所的工作理念和運作有了一定的瞭解。胡英明副署長在座談交流中多次提及希望在懲教署接受懲教的學員人數能不斷下降,更不願看到學員在“畢業”後重犯“過錯”再被關進懲教所。同時,希望更多社會人士多些關注青少年教育,以免他們誤入歧途;亦希望社會人士多些給予更新人士改過自新之機會,成為和諧社會的一員。 是次香港孟子學院一行通過參觀和交流,深感到社會上因各種違法行為而被法律判處進入懲教所服刑的青少年,雖然懲教所進行具有“人性化”的懲與敎結合的轉化工程,重視和設法使學員在“學習期間”不僅在觀念和道德上的轉變,並且為學員“畢業”重返社區前儘量裝備好自身(包括重投社會所需要的技能和知識),使他們有一定的條件和較易地融入社會,重生走上正軌 。 懲教工作的不斷改進和完善,是值得社會讚許和支持鼓勵,但更為重要是社會各方面的支持和與懲教署工作互動,特別是“預防”勝於懲教,特區政府和社會各方面及家庭和個人都應重視和理解,都需要有各種形式的參與和配合。

嶺英公立學校

打鼓嶺上育英才 春風化雨六十載 2016年新界打鼓嶺局部地區「解禁」自由出入,有「森林校園」美譽的打鼓嶺「嶺英公立小學」訪者不絕。當中既有家長為子女叩門,亦不乏是到該校參觀這個自然生態教育園。原是「先天不足」的「嶺英」,在「禁區」地域艱苦奮鬥逾六十載,成為香港學林奇葩。 「嶺英」的前身是民辦私塾「週田學校」,創立於1949年4月,主要是面向週田村及禁區周邊的村童,校監杜思源介紹該校歷史:「當時的校址是在週田村一間村屋,只有兩個教室。分為一至三年級、四至六年級兩班,學費是兩元。那年代,兩元不是少數。創校人及首任校監杜錦洪先生為提高本村村童文化,義助本村村童,為他們交學費。村外學生則費用自付。由創校至1957年間,村校補貼的經費便超過四萬元,全由杜校監及海外鄉賢匯款支持。」1958年,由村民自行開山闢地興建的新校舍落成啟用,正式易名為「嶺英公立小學」。1980年全盛時期,學校維持十二個班、五百四十人。 經濟轉型殺校成風 上世紀70年代開始,香港經濟開始轉型,新界農業衰落,週田村不少村民移居市區,學校生源大減。千禧年代刮起的小學「殺校風」,全盛時期新界有三百間村校,至今尚存不足二十間;打鼓嶺週邊原有六間小學,至今只有「嶺英」碩果僅存。 「嶺英能逃過大限,現杜校監及任兆祺前校長功不可沒。」現任校長朱國強表示:「殺校風」湧現,校方因地制宜,一方面到周邊鄉村招生,又與教育局合作,擴充跨境學童來港就讀。2008年成功開辦跨境直通巴士及跨境校巴服務,學生大增,才能逃過卮運。2017年度,該校共有十五個班,收生比例是四人爭個學位。下學年度,「嶺英」增加至十七班及一個加強輔導班。 發揚靈活愛心教育 「我是在八年前空降嶺英當校長,當時全校只有六個班,十三位老師;現在是十五個班、八十五位老師。當時學校的設備仍十分簡陋,衛生間連沖廁設備都沒有,學生成績低落,英文TSA合格率得不足兩成。所收的學生都是附近被殺村校,經常有嚴重違規行為,校風很差。我上任兩個月,曾三次報警處理自己學生。」面對校內這股歪風,身為「NLP身心語言程式學」高級執行師的朱校長認為,老師教學方式有一定問題。如他們只是從嚴責罰學生,上課如上戰場,學校瀰漫一片不開心、壓抑感,激起學生反叛行為。為提高教學質素,朱校長邀請了專家培訓全校老師,通過正向心理學,令老師理解學生的內心世界、提倡欣賞、感恩、關愛及正面的文化,重視每位學生,積極運用正面的教學語言跟學生溝通。不出兩個月,老師變得和藹可親,學生變得守秩序,整間學校的氣氛變得祥和。 卓越教育校譽日隆 在學習方面,朱校長上任八年來,分三個階段推行教學目標:正面文化、生命教育、追求卓越教育。學校推行正面文化一年後,「嶺英」在校風及學生支援方面,獲教育局評為「優異」,更先後獲得「和諧校園獎」(全港中小學只有四間獲獎)和全港小學唯一的「卓越關愛校園獎」。全校參與設計校本生命教育課程,有系統地去培養學生的品德,更獲得「關愛校園推動生命教育的優異獎」。 因為老師注重學生的學習狀態及課堂質素,學生的成績亦突飛猛進,三年前,教育局首席助理秘書長訪校時說,「嶺英」TSA的成績,是全港學校中進步得最多和最快的,教育局還多次邀請學校分享教學的成果。 誠愛勤樸人才輩出 「誠、愛、勤、樸」校訓鼓動下,學生成績飛躍猛進。不少畢業生考入中學名校。「拔萃男書院」校長張灼祥,便是「嶺英」校友。「嶺英」的體育活動亦十分豐富。特別是花式跳繩更為突出,學校健兒多次代表「中國香港」征戰世界,獲獎無數。 「先天不足」的「嶺英」,今日已成為「村校」中之名校。佔地一萬平方米校園,經過不斷拓展,學校花卉樹木處處,充滿自然氣息。校內建設的生態河、蝴蝶園及正在進行的「肉質植物園」,是學生學習休憩的綠色田園。這間香港唯一的「森林校園」,亦是提供生態教育的完美基地。    
成長於香港、馳名於國際, 當代中國水墨畫家、「何家山水」始創者 何百里先生簡介 嶺南畫派第四代傳人、香港美協創會理事、北美州水墨會加拿大區永久顧問。1945 年出生於廣州,旋即遷居香港。接受西方教育,然而熱愛國粹,尤好繪畫。早歲習嶺畫派花鳥技法。卻萌志拓展嶺派山水新領域。習藝三載,年方弱冠,舉辦以香港風光寫生為主題之首屆個展,趙少昂先生為其題額,張大千先生為其畫冊封面作品嘉題,成為香港藝壇佳話,盛況一時。 1970 - 1980 年間,畫風一變,由濃厚寫生氣息轉為水墨大寫意山水,橫長格局,取勢曠闊, 用筆酣暢,氣勢豪邁。1984 年移居北美洲,飽覽歐西各大美術博物館,感受西方浪漫主義及印象派繪畫之特徵,融匯多年研習宋元山水傳統技法為基礎,成功揉合潑墨、破墨、漬墨和撞色法,創立了彩墨交融,古情今意的「何家山水」,最具影響力。 期內於1988 年之山水畫創作,被紐約佳士得列入國際拍賣行列;又2002 年法國權威性之「藝術市場透視」網站 ART MARKET INSIGHT所 發表當年1000 位全球破紀錄的藝術家,何氏列席第639位,同時是唯一在世的中國畫家。 近年主力「方韻系列」創作,強調一種意象之美,本山川之態,根據構思移形入意,境在象外,著著隨機,墨彩靈動,顯現大自然無窮幻化之生命力,新法新貌,備受藝術界肯定。 何百里認為藝術的永恆魅力,是在能變。四十多年來,何氏畫風及題材就隨著生活環境的變遷而作回應的變化,從早歲率性描述香江漁舟、田野;旅居北美後,繪寫氣象萬千的連綿山嶺景色和錦繡奪目的「加國楓釆」系列;及至2006年回歸後,遊山玩水,譜寫祖國河山秀色,均各具特色。 旅加廿餘載,任北美加拿大區水墨會永遠顧問,於北美洲推動中國書畫藝術哲理,不遺餘力。何氏享譽國際藝壇數十載,各方獎譽及收藏無數。出版《何百里畫集》、《何百里小品扇面集》《百里境界》、《百里自在》、《美之印象》和《百里香江》。
助學敬老十八載 頒瘠山區育英才 「香港石碁‧大龍聯誼會」舉行第二十四屆周年大會,主席黃錫華席間透露,春節期間將會到粵北連州看望鄉親,慰問老人和學校師生。為何本身是番禺人的黃錫華先生,在新春期間,冒着粵北仍是寒凍的天氣,到連州去呢?這種"情意結"的因由又是甚麼呢? 黃錫華是一介商人,與教育事業沾不上邊,但自公元二千年起在內地資助建校,由此與教學結下不解之緣,所以友好均稱他為「校長」。黃先生鍾情資助建校,是有感於自己讀書少,忽略基礎教育的重要。「父親在我歲幾那年便去世,之後投靠外公在廣州唸書。雖然在香港的舅父鼓勵我好好讀書,甚至話可以供我去蘇聯接受教育,但我決定要獨立,於50年代小學畢業後便來香港搵食。」那年代,香港人浮於事,「小學雞」的他,只能到當舖當雜工學師,自此便投身典當業。經歷數十年風風雨雨,書到用時方恨少!「校長」萌生助學之念。為了實現目標,自上世紀80年代開始,夫婦二人便開始儲蓄助學基金。到了1997年,「校長」向天水圍婦女聯合會鄺主席透露欲資助內地貧困地區建校,對方向他提供了連州「山塘鎮」及「東坡鎮」兩個項目。 「原先以為,助建一間學校三、四十萬便可以,焉知這兩個項目就算二選其一,亦要五、六十萬元。因為手頭沒有咁多錢,只能拖住。」又經過幾年的積累,公元二千年,「校長」終舊事重提。「想不到這次反饋的又是原來那兩個地點。據講,因為這兩個地方偏僻貧瘠,無人問津。我認為助學就是應該選擇貧瘠地區,兼且兩次都是這兩個項目,應是緣份吧,所以決定選擇其中一個點建校。」通過到山塘鎮及東坡鎮兩地考察,「校長」發現兩地學校破爛不堪,急須重建。經與黃太商量,終決定投放近一百八十萬元為兩地重建新校舍。 2001年,兩間小學校舍同期落成。山塘鎮「黃錫華僑心小學」收生二百多,東坡鎮「李秀蘭僑心小學」收生三百多人。兩校受到當地村民歡迎,學制是關鍵。原來當地的小學只是辦至四年級,「校長」投放的兩所新校,是小一至小六完全小學。另外,東陂鎮之小學,還開辦「學前班」(幼兒班)。為了增添山區文化藝術氣氛和培育山區居民文化藝術活動的骨幹,「校長」成立「連州市華蘭僑心藝術團」,給山區帶來多姿多彩的文藝活動,豐富了大家的精神生活。 十八年來,「校長」除了在連州建校、建圖書館,還在連州西岸鎮建了一所老人院。三年前,根據當地需要設立了「親子室」,當地婦女可帶同幼兒一起上課學藝。 連州,已是「校長」第二故鄉。打從二千年開始, 每年中秋及春節,他風雨無間帶領志同道合者回去助學敬老。 此外,「校長」歷年來在家鄉番禺關愛老人,經常進行敬老慰問活動。並在家鄉石基中心小學成立「華蘭僑心藝術團」,舉辦多種文化藝術活動,該團更是每年藝術節的臺柱。 年屆七十七的「校長」為內地基礎教育添磚加瓦,不遺餘力。對老人體貼關懷,噓寒問暖。「校長」身體力行傳承發揚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並為和諧社會的建設作出貢獻。
敬雙武先生曾受中國外交部前部長李肇星先生的邀請赴北京釣魚台國賓館作畫,並得其親筆題字稱許:「與時俱進為祖國」。敬雙武先生的作品多被用作外交禮物贈予各國元首,亦為外交部、商貿部、釣魚臺國賓館等政府機關作珍藏用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