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二, 八月 16, 2022

洗版

  相信大家對這兩個字不會陌生,好多時都是在社交媒體上見到,尤其攝影圈最常見,但當有一些特別的景像時,就有很多影友蜂擁而致,所以貼在社交媒體上的相片肯定就是洗版。對上兩個颱風連連下雨,由於水塘水滿,就出現滿瀉現象,白千層受到城門水塘水滿互相親托,變得特別美,更有人稱讚為香港的九寨溝。   而差不多時間海面也出現海鷗,就不禁想起澳門影海鷗的情況,轉眼幾十年了,現在都沒有這些景像。鬚浮鷗的出現也是吸引很多影友一早而致,社交媒體上洗版的情況也出現。但只是一個星期左右,一日早上已經不見了。相信也是要等到通關才可以舒緩這情況,接近兩年的封關,很多人都悶在香港,連行山人士也多了,香港地方實太少,想到能去的平日也很多人會到,一窩蜂去更是常見。城門水塘水滿也沒有時間去影,一來怕人多,不會徒步上斜路去,據知小巴很多人,落山就可以徒步落山。現在只好分享一些海面鬚浮鷗的相片。

大澳

  一個小小的漁村,香港著名的水鄉,以往去大澳都是轉幾重交通的,現在方便很多,乘東涌巴士就方便了。適逢中秋,東涌近年辦了彩燈節,由其封關後香港一些旅遊點都會是很多人去的,有些行山徑也一樣人頭湧湧,基本上不是上班日已經很多人,遇到星期六日肯定水泄不通,臨近中秋的星期六、日更要提早關燈,据聞成萬人在大澳,相信排隊等車也需要二小時,去年也是提前關燈的,這正正反映封關後,市民無法出境旅遊,迫滿各個郊遊點。而我到的當天滿街都是來打咭的遊客。而我更是很久已經沒有到大澳,抱住到此一遊的心態,行行吃過晚餐,品嘗地方風味,結果都是很滿意的,餐後才去欣賞彩燈。關燈前就離開,也需要等一小時車才能踏上歸途。
  分享吓出海攝影的經驗,每年六月至八月,有部份影友就會包船出海影燕鷗。其實影一次也相當辛苦的,通常是一大清早由西貢黃石碼頭出發,太陽初昇在水面開始,燕鷗開始進食,吃魚的姿態就是攝影最好時機。由市區入西貢就沒有公共車的,往往就要包的士去,如住新界的就要提早坐車到市區一齊出發,每艘船最多八人,到黃石碼頭一般是六點半左右,開船十五分鐘左右就到達目的地(海面),早上海面最多也只有三四艘船,如果遇上有四級風力的話,在船上就比較搖晃,影相就會比較難,而海浪容易把船隻沖離燕鷗群覓食的海區,基本上二個小時在海面上漂流,相機基本上都是快速連拍,回去就有很多相片要篩選,本刊出版時已是九月,要影燕鷗就要待明年了。

人山人海

  攝影愛好者由於被困在香港多時,到處成群結隊去影相,攝影熱點都是人山人海,加上疫情關係未能通關,影友更加悶到發慌,所以一有特別題材,該處都變得十分多人,在七月十二日星期一,流浮山一處沙灘,就聚集了六十多人一起影彈塗魚,但是由於人太多,魚都不肯彈,只能留下影日落,正好對面是褔田區繁華的夜色就是特別吸引,連日落都有美景,果然沒有令影友失望,現在分享下當日日落時份的美景,只盼望快些通關,可以回內地影相,不用同時聚集一大班人。
  兩地只是一河之隔,在香港影日落景色必然會去流浮山,白泥更是很多人到的地方,我學習影相初期,亦去過流浮山,現時,流浮山基本上沒有漁船靠岸,蠔民已經沒有在岸邊養蠔,小了拍攝工人工作的情況,換上的只是對岸五光十色的美景。而沿海岸線可以接近到上水,沿岸一帶也是很多影友常到的地點,對岸褔田一帶變化很多,高樓大廈林立,日落後正好燈光亮起的時候,也是合適的拍攝時間,而流浮山也會有彃塗魚出現,但基本就要等退潮的時候。當然現在交通方便很多,基本有專線小巴可以到達,如果是假期,回程就可能滿座,就要花更多時間等車。
  近日感染人數減少,而注射疫苖成了關鍵,只希望快些通關,除可減少影友聚集人數,無論到那裡都見到影友成群結隊的滿滿人群,不過也未及八十年代攝影大活動,幾百人參加的,不過現在的攝影團體就多了很多。一年前燕子喂哺一個漁塘,可以聚集過百人圍影,而臉書上一出現貼圖再加埋攝影地點,就隨時百幾個影友一齊聚影,曾經就遇上警察警告限聚令,更令到鄉村造成塞車,引起村民不便,無法外出。從貓頭鷹整個月天都有人去影,連新聞都報導。只要通關就可舒緩問題。而荷花季節已經到來,相信未來一個多月本港荷塘都會非常熱鬧,加上香港荷塘不多,影友有可能到處發掘更多地方可以去影的,到處影友都多,只好躲在家翻閱一些舊作更好,分享發表過的相片。
  今年花展已接近尾聲,一個月的各區花展你有沒有到過,感覺如何?其實疫情後往往各處都人頭湧湧,花展場地也不例外,影友由於疫情一年也不能離港外影關係,變成一窩蜂式湧去,尤其一些細小的場地肯定就是排隊入場逗留十五分鐘,鬱金香已往更是維園擠滿影友的,今年在金鐘展場也不例外,排隊進場只能逗留十五分鐘。   而其他各區有些就是花圃太小,最意外相信也會是鴨脷洲的花圃,因為種了十多棵櫻花,而在展出前已經花開燦爛而吸引不少人到來,展出前不需要排隊的,而到展出時也是進場十五分鐘的,可想而知櫻花的吸引力,加上網上洗版的出相,令到較少人去的場地突然熱鬧起來,正正反映疫情下各人一知道有特別的就蜂湧而往,行山的地點也是一樣,而影友更是見到有新鮮的事物就更加多人前往,往往一百人圍住來影,只能期待疫情快些過去,各人可以出外攝影,避免破壞限聚令。
  上期講過現在很多人用無反相機,尤其女性比較多。由於疫情不能外遊攝影,在香港本土就出現網上介紹有得影,就會一窩蜂到此一遊“打咭”,人流肯定多過旺角街頭。   近期,紅葉當然是最搶眼的,大棠是首選之地,而其他地區也有不少人去發掘的,紅杉就令流水響一時大紅特紅,真是抗疫被困的反應?冬天就是梅花季節,以往較少影友在香港影梅花,南京、武漢、深圳都是不少影友喜歡影梅花的地方,香港就比較少有梅花,太和農墟的就多些人知道,今年錦田秋英吸引不少人到訪,令到假日原來較少人去的地方,突然多了很多私家車到訪,也令到村民反對塞車。   而錦田梅花也是接住秋英也來了,兩棵梅花吸引不少人一早到訪。不過欣賞還欣賞,千其不要走入花叢中或者採摘花朵。尊重自己也尊重別人,注重公德。
  以前本人都是用菲林相機,買相機大多都是選擇品牌及你預算的價錢買相機,現在數碼年代就會買全片幅還是單反或無反,較多考慮的因素,無反的出現真的改變攝影人買機及買鏡的概念:原因就是很多古老的鏡頭能改到新的無反相機用,主要很多人喜歡舊鏡的散景而買的,加上舊鏡玻璃比較好,令到一段時期改鏡熱潮。   以往專業攝影師一般都是用單反的,但現在也很多改用無反機來拍攝,相信不久將來都是無反機的年代。相信重量也是攝影師考慮的原因,加上現在的無反出來的質素也不錯,令很多攝影師也考慮轉換的原因,但是在這樣的疫情環境下是否有很多攝影師轉行呢?在這一年工作量減少下,很多人已經沒有工作,紛紛轉做別的工作,一旦能維持生活也可能不再做攝影師。這輯相片就是表達散景舊鏡作品。

秋英攝影

  冬季有什麼花可以影?往年這個時候深圳東湖就有菊花展,很多品種的菊花可以影,影而其他公園也有秋英的出現,秋英就香港也有不少地區的公園也有過,其中最大規模的就在大棠,由於要收入場費近年已經少見人出那裡的作品,去年北區公園也有,九龍公園也有小範圍的在花莆出現,香港這方面種花只是一小部份的種,如果太多人去觀賞就很快的就沒有了,跟深圳不同,深圳一部份公園就專門用一種花作主題的展出吸收市民去觀賞,東湖菊展,蓮花山就有桃花,梅園就是梅花很多的一個公園,一到花開的季節差不多可以整個月都可以欣賞到。香港有那個公園可以有。只有北區公園有小小的范圍的主題的花可以去影,近期就是深水埗公園有秋英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