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 一月 21, 2022
  近日感染人數減少,而注射疫苖成了關鍵,只希望快些通關,除可減少影友聚集人數,無論到那裡都見到影友成群結隊的滿滿人群,不過也未及八十年代攝影大活動,幾百人參加的,不過現在的攝影團體就多了很多。一年前燕子喂哺一個漁塘,可以聚集過百人圍影,而臉書上一出現貼圖再加埋攝影地點,就隨時百幾個影友一齊聚影,曾經就遇上警察警告限聚令,更令到鄉村造成塞車,引起村民不便,無法外出。從貓頭鷹整個月天都有人去影,連新聞都報導。只要通關就可舒緩問題。而荷花季節已經到來,相信未來一個多月本港荷塘都會非常熱鬧,加上香港荷塘不多,影友有可能到處發掘更多地方可以去影的,到處影友都多,只好躲在家翻閱一些舊作更好,分享發表過的相片。
  今年花展已接近尾聲,一個月的各區花展你有沒有到過,感覺如何?其實疫情後往往各處都人頭湧湧,花展場地也不例外,影友由於疫情一年也不能離港外影關係,變成一窩蜂式湧去,尤其一些細小的場地肯定就是排隊入場逗留十五分鐘,鬱金香已往更是維園擠滿影友的,今年在金鐘展場也不例外,排隊進場只能逗留十五分鐘。   而其他各區有些就是花圃太小,最意外相信也會是鴨脷洲的花圃,因為種了十多棵櫻花,而在展出前已經花開燦爛而吸引不少人到來,展出前不需要排隊的,而到展出時也是進場十五分鐘的,可想而知櫻花的吸引力,加上網上洗版的出相,令到較少人去的場地突然熱鬧起來,正正反映疫情下各人一知道有特別的就蜂湧而往,行山的地點也是一樣,而影友更是見到有新鮮的事物就更加多人前往,往往一百人圍住來影,只能期待疫情快些過去,各人可以出外攝影,避免破壞限聚令。
  上期講過現在很多人用無反相機,尤其女性比較多。由於疫情不能外遊攝影,在香港本土就出現網上介紹有得影,就會一窩蜂到此一遊“打咭”,人流肯定多過旺角街頭。   近期,紅葉當然是最搶眼的,大棠是首選之地,而其他地區也有不少人去發掘的,紅杉就令流水響一時大紅特紅,真是抗疫被困的反應?冬天就是梅花季節,以往較少影友在香港影梅花,南京、武漢、深圳都是不少影友喜歡影梅花的地方,香港就比較少有梅花,太和農墟的就多些人知道,今年錦田秋英吸引不少人到訪,令到假日原來較少人去的地方,突然多了很多私家車到訪,也令到村民反對塞車。   而錦田梅花也是接住秋英也來了,兩棵梅花吸引不少人一早到訪。不過欣賞還欣賞,千其不要走入花叢中或者採摘花朵。尊重自己也尊重別人,注重公德。
  以前本人都是用菲林相機,買相機大多都是選擇品牌及你預算的價錢買相機,現在數碼年代就會買全片幅還是單反或無反,較多考慮的因素,無反的出現真的改變攝影人買機及買鏡的概念:原因就是很多古老的鏡頭能改到新的無反相機用,主要很多人喜歡舊鏡的散景而買的,加上舊鏡玻璃比較好,令到一段時期改鏡熱潮。   以往專業攝影師一般都是用單反的,但現在也很多改用無反機來拍攝,相信不久將來都是無反機的年代。相信重量也是攝影師考慮的原因,加上現在的無反出來的質素也不錯,令很多攝影師也考慮轉換的原因,但是在這樣的疫情環境下是否有很多攝影師轉行呢?在這一年工作量減少下,很多人已經沒有工作,紛紛轉做別的工作,一旦能維持生活也可能不再做攝影師。這輯相片就是表達散景舊鏡作品。

秋英攝影

  冬季有什麼花可以影?往年這個時候深圳東湖就有菊花展,很多品種的菊花可以影,影而其他公園也有秋英的出現,秋英就香港也有不少地區的公園也有過,其中最大規模的就在大棠,由於要收入場費近年已經少見人出那裡的作品,去年北區公園也有,九龍公園也有小範圍的在花莆出現,香港這方面種花只是一小部份的種,如果太多人去觀賞就很快的就沒有了,跟深圳不同,深圳一部份公園就專門用一種花作主題的展出吸收市民去觀賞,東湖菊展,蓮花山就有桃花,梅園就是梅花很多的一個公園,一到花開的季節差不多可以整個月都可以欣賞到。香港有那個公園可以有。只有北區公園有小小的范圍的主題的花可以去影,近期就是深水埗公園有秋英出現。
  新疆美景確實令人非常嚮往,中國香港居民前往當地也十分方便,亦是很多香港影友喜歡去的地方,之前香港也有團出發當地,價格可能高一些,而我就選擇了深圳的攝影團,亦非常適合港人。而我參加的團更有移居加拿大的香港影友專程去拍攝的,一般講新疆攝影的地方都是北疆的,美景也經常出現於各大網路媒體畫面上。而基本每年都只辦一團,因為行程要十五、六天,很多香港朋友都沒有足夠的假期。也不像其他人蓄一個月假期駕車自由行,網上也有不少預約當地帶隊的個別駕車師傅帶路。每年金秋季節當地景區可以說是人山人海的,別以為偏遠會少人到,當排隊坐環保巴士才知道真的十分多人。因為其他車輛是不能在景區行駃。南疆也相信有不少影友想去的,只是沒有人帶路未能確定行程未敢嘗試.,隨着高鐵的落成,相信會更吸引攝影愛好者。期待有機會到南疆走一走,見識一下轉變的疆土。

金秋

金秋,美麗的形容詞,其實九月份就是內地旅遊攝影的旺季,很多攝影愛好者,九月中就出發十多天的新疆攝影團,可以說一年最多辦二團,但多數時候是一團,無論是南線定北線,到達就要看領隊安排,在新疆的十多天行程,都是難忘的回憶。西藏也是一個地域遼闊的自治區,很多時候一天祇能到一個景點攝影。從當地司機得知,最好的月份會是十一月,內地朋友很多時會自已驅車去,會逗留一個月時間,這是香港人很難做到。東北也是這季節金秋美景的地方,瀋陽一些公園已經有紅葉。近期在臉書上見到長白山的美景,這個月份就能看到天池的水景像,不像十二月白茫茫一遍,這些地方今年只好回顧了,不像內地,現在可以出行;望明年可以一行。現時回味幾年前拍的相片及當時的旅程。

春暖花開

冬梅一過,就是春暖花開的季節,桃李花就爭住上場,在香港季節是不明顯的,而花期一般都很快就過。而近期比以往少見的鬱金香就突然網紅了,最早的就是年尾見到時代廣場有一個花甫有,較少有鬧市中有鬱金香,以往花展有都是人山人海的放滿腳架等候拍攝的,時代廣場就較少人拍攝。大埔有兩處地方也有,一個較近的就成了拍友較多的去拍攝,報刊介紹另一處地點較遠,的士去就變得有點貴。較遲知道的就是馬灣近碼頭的一個花甫也有,也有些影友專程去拍攝的。而真心希望花展如期的展出,好讓市民走出疫情的陰霾,疫苖開始接種也希望帶來經濟及各行各業曼曼覆蘇。

再談大佛攝影

大佛後續,去過一次,又想結伴同行影多一次大佛開燈,正當在上山的路時就下大雨,好像叫我們唔好上山影,就決定去影金龍日落,接近日落時間都算尚好,而望去大佛的位置到開燈時間都是霧蓋了整個大佛,慶幸轉位置合時,之前預計六月二十八日再結伴同行,原本預計會有較多人,結果只有二個人在影大佛相,到日落時份只剩下我們八個人。 據知早一天還是有很多人影相,所以相比下,當天人就少了,到七點鐘見到大佛開燈,原來也不是初一或十五按原來的日程是不會開燈的,不知所故,非常意外的驚喜,立刻轉方拍大佛,加上有激光的表演,從未想到的驚喜,快到離開的時間(由於約好車回程,不能再留) 總算與佛有緣,拍到一些較少有的相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