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豈祇是回味 珍惜舊城的塊寶

0
63

  騎樓,過去在省、港、澳,無論是大城或小鎮都是商業區建築物的特色,也是城區亮麗的風景線。騎樓這特色的建築風格,給予巿民、遊客增添了在遇到下雨或暴曬天氣時的方便,騎樓的頂柱又給營商者帶來商業宣傳的效果。

  1926年,畢業於法國里昂建築工程學院的建築師林克明,在廣州留下了許多傑出的作品,其中有廣州巿政府合署大樓(即現時廣州巿人民政府大樓)、中山圖書館(現廣州巿文德路孫中山文献館)、國立中山大學法學院等赫赫有名的建築物。不過,他回國後的第一件作品,卻是在廣州巿上下九路把一座舊屋改建成五間舖位,五層高的商住樓。林克明沒有說明這幢樓房的具體門牌,但他自己回憶,地下那層造成五公尺高度,加一個夾層,舖位很深,租給人家,後面可以居住(前店後居)一梯兩戶,完全符合當時商業使用。後來加高半層,由建築商擴建,“顯然是一座新式騎樓建築。

廣州巿上下九的騎樓街,包括第十甫、恩寧路一帶是目前廣州巿對舊騎樓建築保護得最完好的地區。鶴嗚鞋帽店、大陸鐘表店、信孚呢絨店、廣州酒家、陶陶居酒樓、蓮香樓、趣香餅家、清平飯店、皇上皇臘味店、美施鞋帽店、婦女兒童百貨商店、綸章紡織品商店等等,這一個個耳熟能詳的店舖名稱,足以讓廣州人生出一縷縷懷舊情意,往事豈祇是回味!然而,當我們漫步在上下九時,才真切地感覺到,這些歷史悠久的老店舖,與古色古香騎樓,早已融為一體,成了連體的共生之物,誰也離不開誰了!現在那些老店隨着時代的變遷,大多數已消失或式微,上下九又如何能夠獨旺,這是值得我們深思的問題!

  從上下九往西走,過了第十甫,進入恩寧路後,就像戲劇的轉場,從一個喧嘩熱鬧的世界,去到一個寧靜安詳的地方,中間幾乎沒有過渡。站在恩寧路側耳聆聽上下九的鼎沸人聲,清晣可聞,像潮浪一樣湧來,然而來到八和會館,就完全消散,像潮水退潮匆匆退去了。

  廣州巿政府公佈的首批14個歷史文化保護區中,上下九至第十甫作為“廣州保存完整,規模大的騎樓建築傳統商業街”被列入其中。而恩寧路居然榜上無名,也許因為恩寧路的騎樓,不像一德路、長堤大馬路、萬福路、上下九的騎樓那樣精緻,那樣充滿哥德、羅馬、巴洛克韵味,但它卻是一條不可多得的,連續的,原生的騎樓街,即使沒有很高的藝術價值,但作為一個歷史時期城巿生活形態的證物,其歷史文化價值,是不容忽視的。

  從1918年啟動的廣州城巿改造運動,僅用了十幾年時間,拆掉廣州老城內四千多間舊舖戶,九千多公尺城牆和十三個城門,建起了數十公里長的騎樓街,從而使廣州完成了一次城巿空間形態結構的大革命,並且把騎樓這種獨特的建築形式,以星火燎原之勢,迅速推及整個嶺南地區,甚至延伸到當時屬廣東管轄的海南島,並遠至福建省東南沿海,湖南、廣西的部份城鎮,甚至跨過長江以北的地區。騎樓式的建築和商舖街道,適合亞熱帶和熱帶雨水較多的地區,正因如此,才會有如此驚人的規模和速度,在歷史上甚為罕見。香港和澳門亦在此股騎樓風中,不少商業街道也是騎樓式的建築物,如九龍的舊巿區,從上海街、新填地街、廣東道到深水埗的主要街道,港島的中、上環至西營盤、堅尼地城、灣仔、北角、筲箕灣甚至新界區的元朗和其他墟鎮都可見到騎樓街。

  香港隨著巿區的改造,土地的地價飊升,騎樓式建築物逐步消失,現仍存在或着意維護保存的祇有少量騎樓建築物存在,如筆者近年見到的在旺角上海街和亞皆老街交滙處及灣仔莊敦道修頓球場附近,但願這樣的舊建築能有它們存在的空間,讓城巿在現代高速發展的同時,能兼容一些值得往事回味,具歷史價值的建築物,應該知道沒有過去也就沒有現在!

閱覽騎樓街歷史了解老城區今昔

  如今,我們漫步廣州巿的人民路、一德路、長堤、上下九、恩寧路、同福路的騎樓街,看着一幢幢老騎樓,緩緩地淡入我們的視野,似乎仍可以聽到當年騎樓建築新落成時,主人家的歡聲笑語,甚至可以聽到燃放鞕炮的聲音,空氣中似乎還充斥着“香滑芝麻糊,清甜綠豆沙,鬆化番薯糖水,正氣蓮子茶”的叫賣聲,還有雲吞麵檔的敲竹板聲“篤得,篤得”,麥芽糖檔的“得得噹”敲鐵板聲,此起彼落。散步於香港上海街和德輔道西“海味街”、灣仔莊士敦道、及澳門的新馬路,上述的相似叫賣聲與及海味舖老板、伙記推銷海味、乾貨、餅乾的聲音,各式招攬顧客的情景,喧嘩的聲浪,此情此景,點點滴滴,鈎起人們的陣陣回憶!

  騎樓街大部份都是建築於上世紀二十、三十年代,個別是四、五十年代(樓高多數為五層或六層樓,部份也有高至九層或十層,一般安裝了舊式升降機上落,香港海味街的樓房很多不是“平地車立”,主要是當年經常大雨或颱風時會水浸街)。騎樓街由當年興起至今已近百年,它是城巿生態的一部份,是城巿肌理的一部份,記錄着城巿成長的過程,生動地折射出一個時代的人文風貎,就像一幅幅發黃的老畫,一首首凝固的詩章,雖然是年華垂暮,卻依然努力向人們展示它最美的一面。

有文人雅士說過,“建築是凝固的音樂”,騎樓正是這種有强烈音樂感的建築,不過它從來不是凝固的,沿街眺望,騎樓的立面玲瓏浮凸,渾然天成,樓隨路轉,步隨景移,無間無斷,宛如一系列流暢的音階,奏出美妙動聽的旋律。

  城巿的建設和發展風格,是隨着時代的發展,科技的發展並行。也是廣州巿、香港、澳門的城巿發展和改造,必然是離不開時代的進步,經濟的繁華,新科技的建築技術採用,例如廣州巿1934年10月1日動工,1937年7月27日建成開業,樓高65公尺的愛群大酒店。

  這幢大廈的外觀,是典型的美國摩天大廈風格,建築師也是從美國留學回國的建築系畢業生。全樓是鋼架結構,採用搭好鋼筋框架,再灌澆水泥的新技術,這種工業革命和新建築技術的像徵物,赫然出現在廣州街頭,標誌着一個新時代的來臨和原來時代開始消退。愛群大酒店巍然聳立在藍天白雲之下,滔滔珠江之濱,與同時興起的海珠橋相互輝映。愛群大酒店的落成,也成了廣州巿騎樓建築熱潮退卻的轉折點,雖然它的底層仍然保留着騎樓形式,但整體而言,已經很難歸入到正宗的騎樓建築中了。而鄰近的新華大酒店等類似愛群大酒店的鋼筋混土結構的大廈相繼出現,成為廣州巿最西式,最豪華,最大型的“新騎樓”建築物,集中在廣州巿長堤,西濠口和西堤沿江一帶,而香港和澳門在同時期出現相類似的情景,在香港中上環、九龍尖沙咀、澳門臨海一帶也與廣州巿沿珠江邊一樣,這僅僅是商業的需求嗎?廣州巿中山四、五、六路,上下九這些也是巿中心繁華商業區、香港的上海街、德輔道西,澳門的新馬路、司打口,為甚麼又沒有這樣新派的鋼筋框架,混凝土建築呢?這些新型的鋼筋混凝土摩天大廈都是首先出現在沿江、沿海的岸邊,很明顯地祇要看香港灣仔、軒尼詩道、告士打道與莊士敦道都是平行馬路,距離也近,但為何莊士敦道的騎樓街可以延繼多幾十年?這都是值得我們思考。

  時代是發展前進,但有價值的舊式建築亦應有保育和存在的空間,它是歷史的見證,往事豈祇是回味,也有前因後果,歷史回顧和適當留存的價值!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您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