屯門的「復興」(三)

0
21

  明廷恐葡人坐大,於是在正德十六年( 1521年),遣廣東巡海道副使汪鋐督師出征。葡人初據險頑抗,汪鋐以50艘船包圍,繼用火攻,卒大敗葡軍,迫使他們放棄屯門,北上閩浙沿海活動,最後轉到澳門建立根據地。

  明末清初的一些地圖與史籍,曾出現「團門」與「段門」的名稱,都是由屯門一名轉訛而來。另一方面,亦有稱杯渡山為「羊坑山」,其實,羊坑山只是指前者東麓楊小坑村背後的山坡,是以點概全。「羊坑」之名,是因其主溪如羊腸,彎曲而下。

  清初「遷海」,原居於屯門一帶的村民被迫內移。「復界」後部份歸來,但人丁大諴,耕地與鹽田荒廢,海灣淤塞航運衰落。為了恢復生機,清廷只好招徠内地的客家人前來開荒,因此改變了屯門的鄉村結構。從地理上而言「遷海」前以陶族為主的「本地」氏族(廣府人)聚居於屯門北部河谷一帶的肥沃土地。「復界」後,客家氏族雖然大批遷入屯門,但無法在本地氏族聚居的河谷地帶立足,唯有轉往屯門南部近海的地方發展。於是,屯門灣東岸的掃管笏與大欖涌,以及西部的龍鼓灘等地都成為了客家氏族落地生根的地方。這些以前本地氏族不願居住的偏遠地區,都因為客家氏族的遷入而得到發展,使屯門的人文地理结構得到大大的擴展。此外,沿海灣的灘地,亦重新發展為鹽田,從業者多為水上人。

  18世紀開始,西歐國家的船隻,紛紛來中國沿海,德國和英國船長看到屯門山頂的岩石堆,形狀似歐洲的城堡,因此名之為 Kestell Piks和 Castle Peak(城堡山),而山下的海灣則稱為 Bai des Kastell Piks和 Castle Peak Bay。

  到1866年,杯渡山的名稱出現轉變。該年意大利傳教士獲朗他尼( Simeone Volunteri,較早前譯作安西滿)所繪的《新安縣全圖》,將杯渡山標為「清山」,英文則作音譯的Tsing Shan,這是中外輿圖從未出現過的名稱,相信是由聖山的客語讀音轉訛而來。由於此圖是以現代繪圖概念和技術而繪製的第一幅新安縣的地圆,對以後有關的地圖有頗大影響,因此清山一名亦為後人沿用。不過,在清 ‧ 光緒五年(1879年)出版的《廣州府志》中的新安縣圖,山名由清山簡化為青山。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您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