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悝為魏國革新變法》

0
17

國之所以能夠崛起,皆因為魏文侯知人善用,封李悝為相,改革弊政,敢於走創新改革路線,以李悝教授<法經>,依法治國,魏國的國力便蒸蒸日上了。

革新變法之原因:

  春秋時代有兩股力量在爭持著,就是保守派與改革派之爭。

  孔子是屬於保守派,他認為當前天下之所以秩序大亂,諸侯之間互相攻伐,皆由於不守周禮,才會出現臣弑君,子弑父,兄弟鬩牆等等不良風氣,孔子稱之為「禮崩樂壞」。由於社會道德敗壞,國與國之間開始互相傾軋,因此烽煙四起,戰事頻仍,民不聊生。所以孔子提出克己復禮,希望藉此能夠恢復西周時代的良好秩序,

  歷史上主張復古的保守派,除了孔子,尚有墨子、宋襄公、越王勾踐等等。

  另一股力量叫做改革派,他們認為幾百前周天子定下來的規矩,例如傳統的井田制度,貴族的等級制度,和貴族所擁有的奴隸,已經不合時宜,所以需要革新變法,將社會利益重新分配。其中最出名的是秦國的商鞅變法,而最早的卻是魏國的李悝,比商鞅還要早幾十年,可以說是革新變法的始祖,也是革新變法的一個成功典範!

李悝在魏國為相

  李悝(粵音灰) ,公元前455年-前395年,又作李克、李兌等,有古書將李克寫成“里克”,或訛作“李兌”、“季充” ,戰國初期魏國著名政治家、法學家。他是法家重要代表人物,魏都安邑(今山西)人。魏文侯時任魏國的相邦,主持變法,其「重農」與「法治」結合的思想,對後來的商鞅、韓非影響極大。

  李悝曾任中山相和河西上地守,故李悝經常和秦人交鋒作戰。他建議魏文侯走上擴張之路,首選目標是秦國。魏文侯二十七年(公元前419年),魏國西渡黃河在少梁(今陝西韓城西南)築城,建造進攻秦國的軍事據點。但他在西進過程中,遭遇了秦軍的有力抵禦。

  幸好在關鍵時刻,他和大夫翟璜發掘了一個軍事奇才,就是後來歷史上著名的兵法家吴起。於是向魏文侯推薦,吴起即被任命為魏軍的主將。果然不負眾望,他一接手之後,便穩住了陣腳,在他的領兵之下,很快就將秦兵打個落花流水,只見秦兵節節敗退,吴起便步步進逼,佔領了秦國大片土地!

  如是者,李悝便在秦地佔領區,作為進行變法改革的試驗點,初見改革成功之後,魏文侯便在全國推行。由此證明任何改革方案的背後,必須要有強大的軍事實力支持!否則的話,李悝在佔領區進行改革的時候,會經常受到秦軍的滋擾,而當時秦國的君主是秦靈公和秦簡公,有相當實力!

  史籍記載:公元前413年,吳起率領魏軍在河西戰場大敗秦軍,衝破秦軍西河防線。隨後,吳起直撲秦國進入渭河平原,又佔領了陝,控制了西秦與中原交通的黃金通道,將秦國壓逼在洛水以西長達八十年。

儒家與法家之爭

  一般都認為李悝是法家的始祖,是屬於法家的人。但有人說,李悝既然是子夏的學生(一說是受業於子夏弟子曾申門下),而子夏是「孔門七十賢」之一,那麼,李悝明顯是屬於儒家的門人,不應該是法家的,試問一個屬於儒家傳人的子夏,怎麼會教出一個法家的李悝呢?

  根據史學家分析,雖然子夏是孔子的弟子,且是「孔門十哲」之一,他在春秋末葉的影響被及列國。那麼,凡曾拜他為師的,都接受了儒家思想嗎?

  其實不然,當年孔子強調「克己復禮」,要恢復西周時的等級秩序,要求君子「溫文爾雅」、「坦蕩蕩」。而子夏則是孔子弟子中的一個異端,他認為君子應該要知權術;若為君王,就更要懂得用權之術。這種思想對李悝的影響很大,他逐漸意識到「法」比「禮」更重要,應該要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法制,為統治者服務。由此可見,法家思想一定程度上是從儒家思想脫胎而來的!

  魏文侯是魏國的建立者,是一個雄才大略的君主,他善於吸納各類人才為其所用,他也曾拜子夏為師,還將子夏請到魏國來,讓他在西河(今河南安陽)聚徒講學,從學者達三百多人,形成名震一時的「西河學派」。子夏的弟子中除了李悝,著名的還有田子方、段乾木、吳起等,這些人與樂羊、西門豹等名臣、名將一起,後來都為魏文侯所用。相信李悝就是在這樣的過程中,得到了魏文侯的賞識,直至任命為相,實施變法。

  因此,李悝雖然是出自孔門,曾經受過儒家思想的熏陶,但沒有發展儒家思想,他是一個由儒家轉為法家,且成為法家的始創人。

  無獨有偶,荀子也是戰國晚期的一位大儒,但他的兩個學生:李斯、和韓非,都是法家思想的表表者,同樣地由儒家轉為法家,成為法家的名人。還有吳起,也是子夏的弟子,卻成為歷史上著名的兵法家,他的兵法與<孫子兵法>齊名。由此證明,一個人的思想,會隨不同的環境、經歷、和年紀而改變的。就算是一個人的宗教思想,也會經常改變的,例如一向信耶穌的,也會忽然間對因果報應,六道輪迴產生興趣,做了五戒弟子,信了佛教,或者信了道教、回教……這等事早己見怪不怪了。

  因此,儒家的子夏教出一個法家的李悝,就不足為奇了!

李悝的政治及經濟改革

  李悝提倡選賢任能,賞罰嚴明,主張廢止世襲貴族特權,提出「食有勞而祿有功,使有能而賞必行,罰必當」的名言。李悝將無功而食祿者稱為淫民,要「奪淫民之祿以來四方之士」。這是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對腐朽落後的世襲制度的挑戰。

  由於廢除世襲制度,一批對國家無貢獻的特權階層被趕出政治舞台,一些出身於平民,及一般小地主階層的人,可因戰功或因其才能而躋身政界,此舉實際開創了對奴隸主貴族的鬥爭,為以後封建制度代替奴隸制度開辟道路。這樣改革的結果,大大削弱了魏國的「世卿世祿」制度,對官吏制度改善,令政治修明。

  李悝變法在魏國走上富強之路作出很大貢獻,隨後楚國吳起變法、秦國商鞅變法,都在發展著李悝的變法實踐。

  在經濟上,李悝主要實行「盡地力」、「平糴法」。簡單說來,盡地力就是統一分配農民耕地,督促農民勤於耕作,增加生產。平糴法是國家在豐收時平價收購糧食儲存,發生飢荒時又平價賣給農民,取有餘以補不足,以防穀物甚貴而擾民,或甚賤而傷農。此法大大促進了魏國農業生產的發展,因而富強。

  李悝以為「為國之道,食有勞而祿有功,使有能而賞必行、罰必當」,還要「奪淫民之祿,以來四方之士」。有賞有罰,唯才是用,這是戰國時甚為流行的法家主張,當時不少國家都因貫徹這些主張走向富強。

  他主張在大飢之年,把大熟之年所糴的糧食發放給農民,其餘則類推。這樣可使飢歲的糧價不致猛漲,農民也不會因此而逃亡或流散。由於能「取有餘以補不足」。

  李悝以免役的方式來奬勵耕織,行之十年,家給人足。為了達到地盡其利,乃「開阡陌封疆」以拓展耕地,任民自耕。此舉使土地私有制得到法理的承認,宣布舊田制的終結,而造就了秦地的富強。

李悝的《法經》

  李悝為了實行變法,鞏固變法成果,集各國刑典,著成《法經》一書,通過魏文侯予以公布,使之成為法律,以法律的形式肯定和保護變法,固定封建法權。

  《法經》是李悝在法律制度方面作出的重大貢獻,他的修訂出分六篇:《盜法》、《賊法》、《網(囚)法》、《捕法》、《雜法》和《具法》。

  盜是指侵犯財產的犯罪活動,大盜則戍為守卒,重者要處死。窺宮者和拾遺者要受臏、刖之刑,表明即使僅有侵佔他人財物的動機,也仍構成犯罪行為。賊律是對有關殺人、傷人罪的處洽條文,其中規定,殺一人者死,並籍沒其家和妻家:殺二人者,還要籍沒其母家。囚、捕兩篇是有關劾捕盜賊的律文。雜律內容包括以下幾類:

1) 淫禁:禁止夫有二妻或妻有外夫。

2)狡禁:有關盜竊符璽及議論國家法令的罪行。

3)城禁:禁止人民越城的規定。

4)嬉禁:關於賭博的禁令。

5)徒禁:禁止人民群聚的禁令。

6)金禁:有關官吏貪污受賄的禁令。

  並規定丞相受賄,其左右要伏誅,犀首以下受賄的要處死。

  《法經》出現後,魏國一直沿用,後由商鞅帶往秦國,秦律即從《法經》脫胎而成,漢律又承襲秦律,故《法經》在中國古代法律史上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李悝制定《法經》,是「不別親疏,不殊貴賤,一斷於法」的法制原則;具體了任意殺人是犯法的,要治罪處刑,限制了奴隸主貴族隨意殺害奴隸的暴行;體現了「重刑輕罪」的精神,呈現了「重典治民」的觀點。以至於商鞅、韓非子繼承了他的衣钵,進一步發展成「刑以止刑」的理論。

  可惜李悝的著作《法經》正本早已不存,唯錄於《漢書·藝文誌》者有法家類《李子》三十二篇,儒家類《李克》七篇;兵權謀家《李子》十篇,也可能是李悝所作。但《漢書》以李悝與李克為兩人,後代也有學者認為李悝是法家,李克是儒家,亦有史學家認為是同一個人。

歷史評價

  太史公司馬遷說:“魏用李悝盡地力,為強君。”

  班固稱李悝“富國強兵”。

  李悝在魏國的變法,是中國變法之始,是中國封建社會史上第一次成功的變法,其內容具有重要的社會歷史意義,其成功不僅揭開了戰國時期變法運動的序幕,而且在魏國首先確立了土地私有制和個體小農經濟制,是中國歷史上封建制度正式確立的標誌,產生了深遠的影響。在當時對各國震動很大,從而引發了中國歷史上第一次轟轟烈烈的全國性變法,為奴隸制向封建制的過渡,鋪平了道路。後來著名的商鞅變法、吳起變法等,無不受到李悝變法的影響。

總論

  任何改革變法,就是將社會的資源重新分配,少不免會損害地方貴族的利益。因此,如果得不到當朝君主的全權信賴,是不可能執行變法的。但最令人憂慮的,如果執行改革期間,當朝的君主去世,則計劃中的改革就會被攔腰斬斷, 稱之為「人亡政息」,因為執行改革的背後力量相當重要。幸好魏文侯非常長壽,所以能夠看著李悝將改革順利執行,魏國也從此一天一天地強大起來!

  自古以來凡是進行改革的大臣,通常會死於非命,因為提倡選賢任能、賞罰嚴明、廢止世襲貴族特權等等主張,會得罪權貴,及一班既得利益者,例如為秦孝公變法的商鞅,為楚國楚悼王變法的吳起,都是死於非命。

  但是李悝變法,就幸運得多了,主要原因,除了得到魏文侯的支持和信任,所幸者魏文侯能夠掌權五十之久,而繼任的魏武侯也信任他。李悝為相歷經兩個朝代,有足夠時間將變法徹底進行,成為戰國時代第一個變法成功的政治家,令魏國壯大起來,躋身於戰國七雄之列!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您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