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中環價值」到「後物質主義」

0
178

  上個月,有兩件事情令我印象深刻:

1)中英劇團的「穿Kenzo的女人」音樂劇,喚起大家對70、80年代的記憶。

2)我獲頒「SCMP香港精神獎」的「文化貢獻獎」。

  「穿Kenzo的女人」是1978至84年的連載小說,當時,我十幾歲,就是因為這個故事,知道什麼是「中環價值」。當時,香港奉行資本主義,聚焦個人財富、商業競爭。大家以加入中產階級為目標,希望成為Yuppies(Young Urban Professionals)。不錯,那是一個非常物質導向的社會氛圍,講究的是知識型消費,有品味有格調,我在連卡佛做了一個月暑期工,就是為了學習各大名牌的正確讀音。

  現在看到這部小說成為了音樂劇,的確有很多感觸,我大學畢業之後,在廣告界打滾20多年,或多或少,也是因為受這種想法所影響。

  另外一件事,我獲頒「SCMP香港精神獎」,在頒奬禮上,需要講一段得獎感受。短短兩分鐘之中,前段多謝大會南華早報及信和集團;也多謝出版社的支持。後段則多謝女友 陳美濤,她九月份在「亞洲小姐選舉」中贏得「最佳才華獎」,所以多謝我鼓勵她追求夢想。其實,我反而要多謝她,完美示範了享受追夢的過程。

  我說:「文字創作是一種『非物質文化』,當我全職當作家,又真係『飛走晒啲物質』,窮咗好多。陳美濤又冇乜所謂,反而告訴我,現在是『後物質主義』,大家重視夢想,多於物質需求,我答佢,可能我哋係『等候物質主義』……講嘅時候,以為只是說一個笑,沒想到真的有等得到的一天!再一次多謝大會給我的認同!」

  現在回想,我們這一代,由「中環價值」到「後物質時代」,走了一圈,也算是不枉了吧!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您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