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新安縣到「新界」(三)

0
137

  鑑於情況悲慘,廣東官員如巡撫王來任及總督周有德等皆痛陳遷海的弊病,請求罷《遷海令》及准復界。到康熙八年(1669年),終獲接納,朝廷批准恢復新安縣的建制,可是,劫後餘生的居民為數不多。對官府而言,因生產低落,田賦收入鋭淢,嚴重影響整體經濟。

  為恢復地方生產事業,官府決定從廣東省各處招徠移民到新安縣重新墾殖,其中以廣東東部和北部耕地不足的客家人地區,應召者最多。根據數字,到嘉慶二十三年(1773年),新安縣的人口已回升至239,112人,其中大多數是由外地移入者。當時新增加的村莊有366條,屬於客籍的有345條,非客籍的則有21條,反映了客家人遷入新安縣的情况。這對縣内居民族系成份的比例改變很大。此後,廣府籍(講廣州方言)的鄉民,自稱「本地」;客籍的鄉民,則稱為「客家」。前者的村莊,官府將其列為「官富司管屬村莊」,後者的村莊,則列為「官富司管屬客籍村莊」。本地村莊因位於平原地區,每村人口較多,客家村莊多位於較僻山嶺地區,可墾地稀,故每村人口較少。到19世紀末期,本地與客家總人口的比例,約為六比四。但以鄉村數目而言,則客籍的稍多。

國際形勢轉變的影響

  鴉片戰爭,英國佔有香港島,新安縣變為中國的海防前線,清廷給予較大的重視,首先在九龍半島北部建立九龍塞城,稍後亦在鄰近海濱設立税關,以徵收香港運往中國各地貨物的税收。第二次鴉片戰爭後,英國再取得九龍半島南半部,中丶英邊界已向北推進至九龍北部的界限街。

  19世紀末,俄國、法國和德國,因「迫使」日本將《馬關條約》所得利益部份歸還中國「有功」,先後從中國取得領土:俄佔遼寧省的旅順、大連;法國佔廣東省的廣州灣(今湛江市);德國佔山東省的膠州灣(青島市)。英國不甘落後,在1898年,以香港的防衛為藉口,強迫清政府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租借九龍界限街以北,至深圳河以南的陸地,鄰近海域和島嶼,以及大嶼山,以九十九年為期。由於這些地區是港英新增的租借土地,故稱「新的租界地」(The New Territory),簡稱「新界」,1912年後始改稱 The NewTerritories。

  1937年,港英政府為配合九龍的城市發展,用內部行政手段,正式將新界南緣的土地,即九龍界限街以北丶九龍山脈以南的帶狀地帶(包括深水埗、九龍城丶黃大仙及觀塘區),撥入九龍,稱為「新九龍」。此後的一段長時期,香港與九龍為城市區,新界為鄉郊區,這種情形到1950年代末期才開始轉變。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您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