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穆公締結秦晉之好》

0
89

  各位親愛的讀者,今期為大家介紹的是秦穆公,也是春秋五霸之一。他是歷史上一個聲名顯赫的人物,而中國歷史上很多典故,都與秦穆公有關,例如秦晉之好,伯樂相馬,崤之戰,輔助晉文公登基,燭之武退秦師……都與秦穆公有關!

秦穆公的豐功偉績

  秦穆公,嬴姓,春秋時期政治家,秦國第九位國君(公元前659年-前621年在位),“春秋五霸”之一,乃秦德公少子,秦宣公、秦成公之弟。秦德公生了三個兒子:長子秦宣公,次子秦成公,少子秦穆公。當秦宣公及秦成公去世後,便由秦穆公繼位。

  秦穆公是一個雄心勃勃之人,從小已經有很大的抱負,所以在登位之初,就設法拉攏晉國,迎娶晉獻公的女兒為妻,成就歷史上的秦晉之好,一時傳為佳話!公元前659年,秦穆公正式繼位後,便物色人才,任用百里奚、蹇叔、丕豹及公孫枝等賢臣為謀臣,成為股肱之臣,為他建功立業,勵精圖治,結果擊敗晉國,俘獲晉惠公,並於公元前636年幫助晉文公回到晉國奪取君位,實現秦晉之好。又滅了梁國、芮國、滑國等。秦穆公三十三年(公元前627年),秦穆公派兵攻打中原,經歷“崤之戰”和“彭衙之戰”的慘敗,東進之路行不通。秦穆公三十七年(公元前623年),秦穆公向西發展,任用由余為謀士,逐漸滅掉戎人國家,受到周天子賞賜金鼓,繼續攻打蜀國和關西(函谷關以西)的國家,開闢國土千里,被周襄王任命為“西方諸侯之伯”,稱霸西戎,對秦國的發展和古代西部的民族融合都做出了一定的貢獻。

  秦穆公三十九年(公元前621年),秦穆公去世,安葬於雍城(陝西省鳳翔縣)。

締結秦晉之好

  成語「秦晉之好」之出處,是指春秋時期,兩國之間的互通婚姻,互相結盟,所建立牢不可破的政治婚姻及外交關係,單單在秦穆公年代,已經有三次缔結「秦晉之好」。但後來將男女之間的婚姻,在民間也稱之為「秦晉之好」。


  秦穆公所缔結的三次「秦晉之好」:

  第一次是他本人,秦穆公四年(公元前656年),秦穆公為求將來做霸主,拉攏當時力量強大的晉國,便親自向晉獻公提親,晉獻公就把大女兒嫁給了秦穆公,她就是太子申生的姊姊穆姬。

  第二次:當晉國發生驪姬之亂後,夷吾和重耳分別逃往他國避難,晉國權臣里克及秦穆公,都迎立夷吾為國君,是為晉惠公。夷吾事先答應將河西八城割給秦作為謝禮,但繼位後卻毀約。

  事後晉惠公送太子圉到秦國為質子,晉惠公雖曾失信於秦穆公,但也對他不薄,秦穆公並沒有虧待他的兒子,且將女兒懷驘嫁給太子圉。

  第三次是秦穆公撮合晉文公與他五個女兒的婚姻:

  當公子圉回國繼位為晉懷公,秦穆公於是將重耳從楚國迎來,以極為隆重的禮節接待,將女兒文嬴及四位宗女嫁其為妻,然後於次年送重耳回國為君,是為晉文公。

  秦穆公想盡辦法,將晉公子重耳從楚國請到秦國內,將五個女兒都嫁給他,為的是建立秦晉關係,此次可謂重鎚出擊!

春秋五霸中的親戚關係

  中國歷史上的春秋五霸,不同的歷史家都有不同的講法,不過《左傳》和《史記》都以齊桓公、晉文公、秦穆公、宋襄公、楚莊王為五霸。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原來這春秋五霸中的頭三位,是有親戚關係的!

  晉國公子重耳在海外漂泊十九年間,在公元前644 年,首先做了齊桓公的女婿,可惜一年之後,因為齊桓公的去世而離開齊國,繼續他的漂泊生涯。公子重耳最後到了秦國,做了秦穆公的女婿,便在岳父秦穆公的協助之下復國登位,成為後來的晉文公!

  至於秦穆公為什麼要將愛女嫁給晉文公,又協助晉文公復國登基呢?原來晉文公復國登基當中的過程,是非常錯綜複雜的……

  秦穆公九年(前651年),晉獻公去世,發生驪姬之亂,夷吾和重耳分別逃往他國避難,晉國臣子里克殺死驪姬和的兒子,想迎奉重耳回國,秦穆公也想這樣做,但臣子認為重耳賢能皆勝過夷吾,會讓晉國變得強大,從而威脅到自己的國家,於是秦穆公轉而迎立夷吾為國君,是為晉惠公。

  夷吾事先答應將河西八城割給秦作為謝禮,但繼位後卻毀約。晉臣丕豹逃到秦國,受到秦穆公重用。秦穆公十二年(前648年)晉國旱災,秦穆公運了大量粟米給晉。

  秦穆公十四年(前646年),秦國發生饑荒,晉國不僅不給秦國糧食救災,反而乘機出兵,於次年攻秦。雙方在韓原大戰,秦軍最終生俘晉惠公。在周襄王和穆姬(秦穆公夫人)的請求下,秦穆公才答應與晉惠公結盟後,將其放回。晉惠公送太子圉到秦國為質子,並將黃河以西的地方獻給秦國。

  晉惠公雖曾失信於秦穆公,但也對他不薄,秦穆公並沒有虧待他的兒子,且將女兒懷驘嫁給太子圉。可是秦穆公的一番好意,只能夠留住他的人,並不能夠留住他的心!當晉惠公去世之後,太子圉便拋下妻子懷驘,一個人設法逃離秦國,返回晉國繼位,是為晉懷公,這件事令到秦穆公非常憤怒!

  當公子圉回國繼位為晉懷公,便繼續迫害逃亡的公子重耳。秦穆公於是將重耳從楚國迎來,以極為隆重的禮節接待,將女兒文嬴及四位宗女嫁其為妻,然後於次年送重耳回國為君,是為晉文公。

  換言之,晉文公既是秦穆公的女婿,也是齊桓公的女婿,原來春秋五霸之中,其中三位霸主可說是「閂埋門一家親」!

燭之武退秦師

  遠因:當公子重耳流浪到了鄭國,鄭文公不以禮接待重耳,鄭國大夫叔詹勸告鄭文公,晉國和鄭國是同等的國家,晉國子弟路過鄭國,本來應該以禮相待,可惜鄭文公不聽良言相勸。其後重耳回國為君,是為晉文公,便與秦穆公興兵伐鄭!

  秦穆公三十年(前630年),秦穆公、晉文公出兵圍攻打鄭國,以報當年鄭文公曾對晉文公無禮之仇,加上鄭國曾經依附於楚國與晉惠公,所以不得不興兵討伐!

  晉軍駐紮在函陵,秦軍駐紮在氾水的南面。鄭文公見兩國大軍兵臨城下,知道國危矣,便使燭之武見秦君。到了深夜,燭之武用繩子吊出城牆,偷偷地走去見秦穆公,經過燭之武的一番肺腑之言,秦穆公非常認同,就與鄭國簽訂了盟約。即派大將杞子、逢孫、楊孫守衞鄭國,自己便班師回朝。晉大夫子犯請求出兵攻擊秦軍,晉文公反對。晉軍也就離開了鄭國。

  如是者,鄭國忠臣燭之武,便解了秦師與晉軍之圍!

  《左傳》原文:晉侯、秦伯圍鄭,以其無禮于晉,且貳于楚也。晉軍函陵,秦軍氾南。

  佚之狐言于鄭伯曰:「國危矣,若使燭之武見秦君,師必退。」公從之。辭曰:「臣之壯也,猶不如人;今老矣,無能為也已。」公曰:「吾不能早用子,今急而求子,是寡人之過也。然鄭亡,子亦有不利焉!」許之。

  夜縋而出,見秦伯,曰:「秦、晉圍鄭,鄭既知亡矣。若亡鄭而有益于君,敢以煩執事。越國以鄙遠,君知其難也,焉用亡鄭以陪鄰?鄰之厚,君之薄也。若舍鄭以為東道主,行李之往來,共其乏困,君亦無所害。且君嘗為晉君賜矣,許君焦、瑕,朝濟而夕設版焉,君之所知也。夫晉,何厭之有?既東封鄭,又欲肆其西封,若不闕秦,將焉取之?闕秦以利晉,唯君圖之。」

  秦伯說,與鄭人盟。使杞子、逢孫、楊孫戍之,乃還。

  子犯請擊之。公曰:「不可。微夫人之力不及此。因人之力而敝之,不仁;失其所與,不知;以亂易整,不武。吾其還也。」亦去之。

秦晉失和

  晉文公在生的時候,與秦穆公之關係甚好,可是,當晉文公去世後,晉襄公繼位,秦晉之間的良好關係,隨即發生了變化!

  公元前628年,晉文公和鄭文公去世,秦穆公便想借此機會打敗鄭國,謀求霸業。

  公元前627年,秦穆公派孟明視、西乞術、白乙丙三位大將去攻打鄭國,途中到達滑國之後,就班師回國。晉襄公知道滑國被滅之後,於是憤怒地派兵前往崤山,伏擊班師回國的秦軍,晉國的軍隊大獲全勝。並且俘虜了秦國的三位大將。

  幸襄公嫡母文嬴(秦穆公女兒),以晉國國母的名譽,請放「三帥」歸秦,襄公從之。先軫因之大怒,「不顧而唾」,襄公以袖掩面稱謝,未治其罪。後先軫在與狄人作戰時,孤身「免胄」直入狄人陣中,以戰死謝罪。

   三位大將在文嬴力助之下逃回秦國,秦穆公親自到城外迎接他們,説:

  「我悔不聽百里奚、蹇叔的話,使你們三人受到屈辱!」

  之後秦穆公讓他們三人官復原職,更加器重他們。

問賢伯樂

  秦穆公的軼事很多,其中一則是「問賢伯樂」,秦穆公問伯樂:

  「你已年老,子孫中可有相馬之人?」

  答:「良馬能夠從外表的體態、筋骨看出來。我有個挑擔賣柴的朋友,名叫九方皋,這個人相馬的本事不在我之下。」

  秦穆公接見九方皋,派他外出挑選千里馬。三月之後向穆公報告,說是:「母馬,毛色純黃。」

  秦穆公派人去牽馬,卻是公馬,毛色純黑。穆公不悅,問伯樂:

  「此人竟然連馬的毛色、性別都分辨不出來,怎算是相馬之人?」

  伯樂長嘆道:

  「達到這一地步,正是相馬能力高超之處。九方皋之所看,乃天機不顯的妙處,掌握的是內質之精,往往忽略外表之粗,重在藴藏體內的力量,而忽略表現在體外的現象見到的,只看重所應看的關鍵之處,此乃九方皋相馬之本事,能尋找到比一般良馬可貴的妙處。」

  於是將選定的馬牽來,果然是一匹天下難得的千里馬!

羊皮換賢

  另一則軼事是「羊皮換賢」,話說秦穆公求才若渴,打聽到百里奚的下落,備了一份厚禮,派人去請求楚成王把百里奚送到秦國。

  公孫支勸説:

  「萬萬使不得,楚國讓百里奚當馬伕,不知他的賢能。若以重禮去換,等於將秘密告知楚王,楚王還肯放他走嗎?」

  穆公問如何弄他回來?

  公孫支答道:

  「照一般奴僕的價錢,花五張羊皮贖他回來。」

  於是秦穆公派一位使者奉命去見楚王,並獻上五張黑色的上等羊皮。

  楚成王就把百里奚裝上囚車,讓秦國使者帶回去。秦穆公親自召見百里奚,是個七十歲的老頭,便搖頭歎息。

  百里奚説:

  「大王,臣雖不能追逐飛鳥,或捕捉猛獸,但能與大王商討國家大事!」

  穆公一聽,不由肅然起敬,便問他想讓秦國超過其他的國家之辦法?

  答:「秦國雖在邊陲地區,但地勢險要,兵馬強悍,進可以攻,退利於守,我們要充分利用自己有利的條件,乘機而進。」

  穆公聽了,覺得百里奚確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就封他為上卿,百里奚卻説:

  「大王,臣有好友蹇叔,才能遠勝我,請大王封他為上卿。」

  秦穆公連忙派使者帶着重金,到蹇叔隱居的地方請他出山。蹇叔到了秦國,秦穆公問他:

  「百里奚多次稱讚你的才能,我想聽聽你的意見。」

  蹇叔説:

  「秦國之所以不能立於強國之中,主要是威德不夠。」

  穆公問他要怎樣才能做到?

  蹇叔説:

  「治法要嚴,別的國家就不敢欺負您;對百姓要寬容,人民就會擁護您。要想國家強盛,必須教民禮節,貴賤分明,賞罰公正,不貪心,不急躁。我看許多強國,霸業已經衰退,而秦國正步向富強,故稱霸之日不遠矣。」

  秦穆公被蹇叔説得心服口服,於是封百里奚為左庶長,蹇叔為右庶長,稱為二相。五張羊皮換來兩位賢人的事,成為千古佳話。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您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