殖民地的遺痕(五)

0
26
4.1.1

  第廿四任港督戴麟趾( Sir David Trench)其「待遇」亦與他的兩位前任相同。不過,有人指出,1970年代初建成,橫貫西北九龍山腳的呈祥道( Ching Cheung Road),其中文名稱表面意喻「麟趾呈祥」,實際上是紀念戴麟趾。

  第廿五任港督麥理浩( Sir Murray MacLehose)是任期最長的一位。任内適逢社會安定,經濟飛躍發展,他推行了多項改革和建設,包括廣建公共屋宇、反貪污、新市鎮發展和設立郊野公園。他熱愛遠足,亦重視戶外康樂對市民身心健康的重要性。任內闢成的橫跨新界郊野公園的麥理浩徑( MacLehose Trai),正好為他在這方面的貢獻留下記錄。

  第廿六任港督尤德( Sir Edward Youde)也是一位「中國通」任內香港回歸中國的談判,惜死於任滿前,港島的東區尤德夫人醫院( Pamela Youde Nethersole Eastern Hospital),即以其夫人為名。

  第廿七任港督衛奕信( Sir David Wilson)的中文造詣也不錯,在香港習中文時,另有一名魏德巍。任内首要工作是香港回歸中國的過渡安排。他酷愛遠足,足跡遍及港九新界。退休前親自選擇了一條由港島南部,「越海」跨九龍群山至新界東北部的郊遊路線衛奕信徑( Wilson Trail)。1995-1996年,由香港賽馬會丶商業機構及其他社會人士,捐資建成。

  末任港督彭定康( Christopher Patten),是政治家出身,公關手段圓滑。上任後執行英國保守黨政府政策,對香港回歸中國過渡安排採不合作態度,更因本港政制改革問題,被中國外交官員罵為「千古罪人」,當然不會有任何建築物以他為名了。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您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