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伯之謀與三家分晉

0
344

  各位親愛的讀者,記得上一期所介紹的歷史典故,曾經提及智伯這個人詭計多端,老謀深算,曾經兩次重演「假途滅虢」的故事,包括用計謀吞滅仇由國,以及用詭計企圖突襲衛國。

  智伯在晉國這麼位高權重,到底他有什麼來歷呢?他的收場又如何呢?本期將會詳細為大家介紹。

  智伯是晉國四卿之首,曾經權傾朝野,後來在晉國發生的「三家分晉」,也是智伯一手造成!這件史跡是春秋與戰國之間的分界線,也是中國歷史上一件重大事件,其實也與智伯有直接和間接關係!

  或者你會問,晉國乃是春秋時代的央央大國,國富民強,為什麼會被三家人所取代呢?到底晉國內部發生了什麼事?

  既然智伯是四卿之首,那麼四卿是什麼呢?先從晉國的六卿說起……

晉國的六卿制度

  原來早在晉文公年代(公元前636年-前628年),晉國為免族中王子爭帝位,除太子以外,國君的其他兒子及兄弟皆要遷離國都,因此《左傳》稱「晉無公族」,有別於其他國家。至於朝中大事,全部交由六卿處理。

  晉文公曾經流亡在外十九年,回國登基後,欽點幾名出生入死的親信,共同處理朝政,是為六卿,成為政治權力中心。他設立六卿制度,是為了方便管理,可以互相牽制、互相制衡。那六卿包括:趙、韓、魏、智、范、中行,總共六家姓氏。

  可是晉文公萬萬想不到在他百年之後,晉君的大權旁落,一切政務完全由六卿話事。

  其實晉國的六卿,並不是一團和氣的,而是各謀心計。公元前490年,晉國由六卿中最為強大的智氏集團執政,當家叫智伯瑤,他聯合趙、韓、魏三家,打敗了中行氏和范氏,將之逐出晉國。到公元前458年,智伯與趙、韓、魏,四家就瓜分了范氏和中行氏的領地。智伯為四卿之首,繼續專晉國之政。

  智氏為了擴大地盤,使自己的勢力進一步壯大,便於公元前457年,將瞄頭對準了近在咫尺的仇由國。但仇由國地區多有山地,道路不通,欲攻之而無道可行,怎麼辦?智伯便想出了一個前無古人的絕招,以鑄了個大鐘送給仇由國君作為禮物,叫對方開路迎接,如是者不費吹灰之力,便將仇由國吞併了。

智伯之謀  欲吞韓趙魏

  且說智伯瑤率趙、韓、魏三家,一起消滅中行氏和范氏之後,休兵數年,智伯之權力日漸膨脹,有代晉及吞併三家之心。某年,智伯挾晉侯命,巧以復晉之霸業為由,向趙、韓、魏三卿各索一萬戶之邑!

  智伯令人請地於韓,韓康子心有不甘,欲拒之,有忠臣段規勸他:

  「不可不予,先順其意,忍耐一下為上策。智伯請地,君若拒之,必移兵於韓。日內智伯又向他國請地,若有不聽,則智伯必加之兵,靜觀其反應如何,再作打算。」

  康子諾,因令使者致萬家之縣予智伯。智伯大悅,又令人請地於魏氏,魏桓子也不甘心,欲拒之,趙葭諫道:

  「智伯請地於韓,韓已與之,今請地於魏,君若不予,則會激怒智伯,其措兵於魏必矣,不如予之。」

  宣子諾,也令人致萬家之縣予智伯。

  因此,韓康子與魏桓子,明知是智伯欲削其家,皆不敢與之爭,盡如數予之。

  當智伯逼韓康子、魏桓子割地之後,又向趙氏索地,趙襄子毅然拒絕,因為趙襄子之父親是趙簡子,曾當晉國正卿,名譟一時,家勢甚強。簡子卒,方由智伯瑤代為晉正卿。

  趙襄子態度強硬,不肯聽命,加上曾經與智伯有隙,便對智伯使者說:

  「先人之業田者,那得送與他人耶?」

  智伯見韓、魏兩卿拱手獻地,而趙襄子仍敢抗命,勃然大怒,新仇催化舊恨,遂自親為元帥,挾韓、魏兩家共伐趙襄子,史稱晉陽之戰(公元前455年)。

  襄子亦自知趙氏一家之力,難與三家抗,眾寡懸絕,獨木難支,遂以父臨終之命,退守晉陽城。

水淹晉陽城  險中求勝

  智伯率三家之兵力,困趙襄子於晉陽,襄子憑地險與人和之優,與敵周旋一年有餘。翌年夏天,智伯趁夏日雨水多,掘晉水汾河之壩,水灌晉陽,城中百姓懸釜而炊,人或易子相食,晉陽雖民無叛意,而群臣皆有異心焉。

  即在此千鈞一髮之際,趙襄子見晉陽城甚為危急,趙氏之亡己近在眉睫,而韓、魏兩家也顯得愈無戰心。趙襄子便看準這個機會,來一招險中求勝。於是命家臣張孟談做說客,趁夜黑風高之際,偷偷進入韓、魏兩營,曉之以「唇亡齒寒」歷史教訓,勸與趙盟,好趁智伯勝驕不備之機,倒戈相向,內外夾攻,殺他一個操手不及,消滅智氏,共分其地,共享太平!

  結果,智伯在冷不提防之下,吃了敗仗。他原本計劃將趙、韓、魏各箇擊破,吞併三家之後,由智氏一家代晉,可惜功虧一簣!而趙襄子棋高一著,他暗地裡聯繫韓、魏兩家,抵抗共同敵人,令智伯腹背受敵,落個慘敗收場,禍及九族之禍!

  趙氏家族在趙襄子之領導下,力挽狂瀾,在晉陽之戰大敗智伯之軍,與魏氏、韓氏反戈一擊,滅掉最強大的智氏。從此晉國四卿之爭,變成趙、韓、魏三卿鼎足之勢,為日後之三家分晉奠定根基。詳情見<韓非子–十過>。

韓非子-十過原文

  「昔者智伯瑤率趙、韓、魏而伐范、中行,滅之,反歸,休兵數年,因令人請地於韓,韓康子欲勿與。段規諫曰:「不可不與也。夫知伯之為人也,好利而驁愎。彼來請地而弗與,則移兵於韓必矣……他國且有不聽……如是韓可以免於患而待其事之變。」康子曰:「諾。」因令使者致萬家之縣一於知伯,知伯說。又令人請地於魏,宣子欲勿與,趙葭諫曰:「彼請地於韓,韓與之,今請地於魏,魏弗與……外怒知伯也。如弗予,其措兵於魏必矣,不如予之。」宣子「諾」。因令人致萬家之縣一於知伯。知伯又令人之趙……趙襄子弗與,知伯因陰約韓、魏將以伐趙。襄子召張孟談而告之曰……「寡人行城郭及五官之藏,皆不備具,吾將何以應敵?」……君夕出令……居五日而城郭已治,守備已具。君召張孟談而問之曰:「吾城郭已治,守備已具,錢粟已足,甲兵有餘……於是發而試之,其堅則雖菌輅之勁弗能過也……號令已定,守備已具,三國之兵果至,至則乘晉陽之城,遂戰,三月弗能拔。因舒軍而圍之,決晉陽之水以灌之,圍晉陽三年。城中巢居而處,懸釜而炊,財食將盡,士大夫羸病。襄子謂張孟談曰:「糧食匱,財力盡,士大夫羸病,吾恐不能守矣……」張孟談曰:「……臣請試潛行而出,見韓、魏之君。」張孟談見韓、魏之君曰:「臣聞脣亡齒寒。今知伯率二君而伐趙,趙將亡矣。趙亡,則二君為之次。」二君曰:「我知其然也,知伯之為人……為之奈何?」張孟談曰:「謀出二君之口而入臣之耳,人莫之知也。」二君因與張孟談約三軍之反,與之期日。夜遣孟談入晉陽以報二君之反於襄子,襄子迎孟談而再拜之,且恐且喜。二君以約遣張孟談……至於期日之夜,趙氏殺其守隄之吏而決其水灌知伯軍,知伯軍救水而亂,韓、魏翼而擊之,襄子將卒犯其前,大敗知伯之軍而擒知伯。知伯身死軍破,國分為三,為天下笑。故曰:貪愎好利,則滅國殺身之本。」

三家分晉與戰國時代

  當智伯發動晉陽之戰失敗之後,即是在公元前453年,晉國就變成了趙魏韓三足鼎立的時代,也是三家分晉的開始。此際的三卿實力已凌駕於國君之上,不過三卿在形式上,名義上,仍要尊他為王。

  最令人意外的,韓趙魏三家的國度,竟然得到周天子的肯定!公元前403年,周威烈王正式承認晉國大夫韓虔、趙籍、魏斯,分別為韓侯、趙侯、魏侯,從晉國中分裂出韓、趙、魏三個諸侯國,而晉國僅剩兩城。所以宋代史學家司馬光,便定下公元前403年為戰國時代的開始。目前一般人都以此年為戰國時代的起點,但也有人以公元前453年為戰國元年。

  (註:公元前376年,晉靜公被貶為庶人,晉國公室餘地被韓、趙完全瓜分,晉國徹底滅亡。)

  在春秋時代初期,周天子仍有多少尊嚴和地位,他的威信,言行,是當時社會的定海神針,可以是其是,非其非,周天子的一褒一貶,仍足以維持當時的社會秩序。但當周天子承認三家分晉的事實之後,周天子的尊嚴已經蕩然無存了!從此之後,再沒有什麼仁義道德可言,變成弱肉強食的殘酷世界,也就是说,尊王攘夷的春秋時代已經結束,禮崩樂壞的戰國時代已經開始了!

歷史發展的趨勢:

  如果當時智伯的計劃成功,在晉陽之戰首先吞滅了趙氏,繼而吞併魏氏,韓氏,那麼智伯就可以一人獨吞晉國,就不會有三家分晉的場面出現,大秦帝國將會被困西陲,秦國根本沒有機會向東方發展,惶論統一天下呢?

  因為晉朝是央央大國,實力雄厚,在晉文公的前後,秦國曾經多翻嘗試向東發展,但都被晉國多次打敗。不過,當三家分晉之後,很明顯國力被分薄了,趙、韓、魏三國再也沒有能力,抵擋秦軍的鐵馬金戈了,這是歷史發展的趨勢!

  任何國家歷史的發展,皆有其必然性、偶然性、巧合性、和可能性,這是歷史發展的奧祕所在!

<愚公移山>  智伯對愚公

  智伯這個名字,後來在中國教科書ㄑ愚公移山〉的課文上再次上出現。我記得在50年前讀中一的時候,也曾讀過這課書,這篇文章中的智伯,是一個急功近利之人,凡事走精面,不肯付出。相反地,愚公是一個肯為社會大眾作出貢獻的好人,為了人類社會的幸福,不惜放棄自己的工作,率領自己的子子孫孫去移山填海,為的是解決人類的困苦,這種偉大的精神,是值得我們敬仰的。

  智伯的性格,剛好與愚公相反,智伯只顧眼前利益,不肯付出太多去貢獻社會,凡事走捷徑,善用陰謀詭計去損人利己,智伯也是文章中的一個反面角式!課文中愚公與智伯兩人的性格,成為強烈的對比,這篇文章的文筆流暢,文中的寓意深長,是很值得我們學習的!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您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