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五霸之晉文公重耳》

0
25

  各位親愛的讀者,今天為大家介紹的歷史人物是晉文公重耳,他是一個非常傳奇的人物,曾經流浪海外19年,經過幾次災劫,幸好吉人天相,能夠死裏逃生,最後返國登位,成為春秋五霸之一!

  上一期我們介紹〈三家分晉〉的時候,也曾提過晉文公這個名字,是由他設立六卿制度去治理國家,但他萬萬想不到,二百年後的晉國,會變成韓魏國趙三家人的天下,那麼,他豈不是三家分晉的罪魁禍首嗎?我們不能如此地妄下定論,因為當時之所以設立六卿制度,是有其歷史的特殊背景及原因的……

晉文公的青年時代

  晉文公(公元前697年—公元前628年),姓姬,名重耳。初為公子,謙而好學,善交賢能智士。晉文公和他的父親晉獻公,都是晉國的鼎盛時期,經常東征西討,為國家開疆闢土,例如假途滅虢的成語故事,就是發生在晉獻公的年代。

  重耳年少時並非太子,只是一位晉國公子,可是他的父親晉獻公寵愛驪姬,她為了自己的兒子奚齊繼位,便不擇手段地誣陷太子申生。

  公元前655年,重耳之兄申生被驪姬害死,重耳也遭到驪姬之亂的迫害,離開了晉國都城絳,到蒲城,他父親晉獻公派勃鞮謀殺重耳,勃鞮割斷了重耳的袖子,重耳爬牆僥倖逃走,他逃往狄族人的地方,至翟國 ( 又作 ” 狄國 “),當翟國被晉國攻打後,又逃往其他國家,開始十九年的漂泊生涯,遊歷諸侯。經歷狄、衛、齊、曹、宋、鄭、楚、秦八國。

  公元前651年,晉獻公逝世,驪姬立自己的兒子奚齊為國君。

重耳的漂泊生涯

  初,重耳逃到了母親的故國翟國(狄國),因為他的母親是戎族,他決定逃往狄族人的地方。公元前644年,晉國派人到翟國追殺重耳,幸重耳死裡逃生,便離開翟國,逃到衛國。

  衛國君主看他是個倒運的公子,不肯接待他。他們一路走去。走到五鹿(今濮陽東南),實在餓得厲害,見幾個莊稼人在田邊吃飯。重耳就叫人向他們討點吃的。 莊稼人懶得理他們,其中有一個人竟然拿起一塊泥巴給他們吃。重耳冒了火,要鞭打農民,幸好重耳的舅舅狐偃攔住,接過泥巴,安慰重耳說:

  「泥巴代表土地,這就是百姓獻給我們的土地,應是一個好兆頭!」

  重耳聽了,便苦笑著離開。重耳逗留在在衛國的時間,是他最困苦,最艱難,最倒霉的日子,經常食不果腹,朝不保夕,幾乎餓死!

齊國公主齊姜嫁重耳

  公元前644年,重耳逃到齊國,重耳聽說齊桓公的宰相管仲去世了,決定去齊國給齊桓公效勞。當重耳流亡到齊國的時候,想不到齊桓公看重他,贈他20輛車馬,並且將宗室女齊姜嫁給重耳。他在齊國過安逸的生活,放棄了恢復君位的願望。

  公元前643年,齊桓公死後,齊國發生內亂。公元前639年,趙衰等人在一棵桑樹下商量如何離開齊國,一個宮女在桑樹上聽到他們的對話,回宮以後偷偷告訴了齊姜。齊姜因為害怕女奴洩露秘密,不但沒有給她獎賞,而且馬上把她給殺了。齊姜用《詩經·小雅》、《鄭風》、和管仲的遺訓勸說重耳,但重耳依然不為所動。齊姜和狐偃就把重耳灌醉,把他載在車上離開齊國。重耳醒後,要與舅舅狐偃決裂,但最終冷靜了下來。

《列女傳·晉文齊姜》:

  「頌曰:齊姜公正,言行不怠,勸勉晉文,反國無疑,公子不聽,姜與犯謀,醉而載之,卒成霸基。」

  且說晉文公的漂泊生涯:公元前 639 年,重耳一行人到了曹國。公元前 638 年,楚國打敗宋襄公軍隊不久以後,重耳到了宋國。宋襄公熱情地款待了他,並贈送了 20 輛車馬給他。

  公元前 637 年,鄭文公三十六年,重耳路過鄭國,鄭國大夫叔詹勸鄭文公要以禮待重耳,鄭文公卻以「諸侯亡公子過此者眾,安可盡禮!」為由,不聽勸告,對重耳不予禮遇接待。 (這即是日後晉文公邀秦穆公興問罪之師的起源。)

  公元前 637 年重耳到了楚國,楚成王設宴接待他,並問他以後打算如何報答楚國。重耳回答「萬一晉國和楚國之間發生了戰爭,我願意命令軍隊撤退三舍(即九十里)」。

  楚國大夫成得臣(子玉)建議楚成王馬上殺死重耳,以免給自己留下後患,但是楚成王沒有採納他的意見。

  最後,公元前636年重耳到了秦國,秦穆公熱烈地接待了他,並將宗室女子五人許配與他,其中就有秦穆公的親生女兒懷嬴。

  秦穆公24年,公元前636年春二月,在秦穆公的幫助下,重耳漂泊19年後終復國,繼承晉國君位,即晉文公,即位後在諸侯中威信很高。

  孔子為晉文公重耳避諱篡位,並未在《春秋》正文中提及晉文公即位細節。據《公羊傳》,前636年底,懷公死後重耳才篡奪了晉國。

晉國內亂與驪姬之死

  一般的中學歷史課本,只知道晉文公在外漂泊19年後,便回國登位,不知道這19年間,晉國宮廷發生過幾場內亂,也不知道驪姬之下場如何?

  早在公元前666年,驪姬受獻公寵愛,想自己的兒子成為嗣君,於是勸說獻公,讓申生、重耳等離開國都。當年夏天,獻公讓太子住在曲沃,重耳住在蒲地,夷吾住在屈地,而驪姬和她妹妹的兒子奚齊、卓子仍在國都。結果太子申生自盡,重耳和夷吾逃離晉國。

  公元前651年(晉獻公26年)九月,晉獻公去世,公子奚齊繼位,驪姬為國母,荀息為托孤之臣,一直支持太子申生的晉國卿大夫,里克等人趁機聚眾作亂,把幼主奚齊刺死在晉獻公的靈堂上,之後託孤之臣荀息,改立奚齊的弟弟卓子為君主。十一月,里克又殺了卓子,並將驪姬活活鞭死!荀息有負獻公所託,懸樑自盡。很多人都難以想像,原來「驪姬之亂」的真相和結局,是如此血腥暴戾,慘無人道,由此可見宮廷鬥爭的殘酷。

  時權臣里克派人至翟國(狄國)迎接公子重耳,打算擁立他。由於重耳覺得違抗父命出逃,並且在父親死後沒有戴孝,不適合做國君,故推辭了。於是里克命人到梁國去迎接夷吾,夷吾的謀臣呂省、郤芮認為里克必有所求,就商量以河西之地換取秦國支持夷吾歸晉,並允諾夷吾為君之後以汾陽之邑封予里克。

  公元前650年,重耳的弟弟夷吾登基,是為晉惠公。當重耳在翟國 ( 狄國 ) 住了十二年,晉惠公在公元前 644 年派人刺殺重耳,幸好未能成功,重耳幸得脫險,由此可見他俩的兄弟情義已斷,便決定離開翟國。

晉文功成功登位的原因

  一般人都以為,晉文公既然成為春秋五霸之一,肯定是個英明神武,胸懷大志,智勇雙全,勤政愛民,勵精圖治的能人。但是從他逃離晉國之後,成為齊王的女婿,便沉溺於吃喝玩樂,完全沒有雄心壯志及鴻圖大計。如果不是他的賢妻齊氏,和他的舅父出手相助,恐怕他要在齊國終老一生,沒有機會返國登基。

  當他去到秦國的時候,成為秦穆公的女婿,但他對秦國公主懷嬴呼呼喝喝,甚不滿意,充滿二世祖的性格。幸好事後得到收斂,否則的話,如果他與秦穆公沒有姻親關係,又怎會協助他重返晉國,繼承君位呢?

  那麼,他的成功之處在哪裏呢?

  平心而論,晉文公之所以能夠登基和稱霸,成為春秋五霸之一,並不是他的個人的才能和本事,而是全賴天时,地利,人和。

  第一:是他的命水生得好,出自帝王家,雖然他不是太子,但當太子遇難之後,他便成為熱門人選,按照周禮長子嫡孫,和兄終弟及規定,他就是合法的繼承人選。

  第二:當他離開晉國的時候,其他的國家包括齊國,宋國,楚國,秦國……都對他禮遇有加,因為他是有機會成為晉獻公的繼承人,所謂奇貨可居也!

  第三:他得到一班忠臣賢良的擁護,幫他出謀獻策,助他脫離險境,歷盡千辛萬苦,經過萬水千山,最後回國登基,成為晉國合法的君主。

  其實他是沒有什麼鴻圖偉略的,全靠他的一班出生入死的兄弟,為他鋪路搭橋,為他出謀獻策,經過一番戰鬥之後,才能夠安然登上晉王之位。

  所以他非常信賴這一班忠臣良相,說得上是沙煲兄弟,所以賞賜他們六卿之位,去掌管國家大事,把國家打理得井井有條,最後成霸業,成為春秋五霸之一!

  由於他是出自帝王家,登基資格勝算高,所以才有能人智士為他賣命,目的是希望他將來登基之後,可以謀取一官半職,例如六卿等人,包括他的舅舅狐偃,趙衰……都能夠得償所願。無可否認,大部分人都是看中了他是晉國公子,有登基為晉王的機會,才肯下重注追隨他,為他出生入死,為的是求取一官半職,這恐怕是人類的本性!

介子推的高風亮節

  話說回頭,是否人人都是唯利是圖的呢?是要有條件之下才協助晉文公呢?那就未必,其中有一個高風亮節的晉國忠臣,名叫介子推(?—公元前 636 年),他為晉文公作出無私的奉獻,甚至在晉文公飢餓的時候,將自己的大腿肉,用刀割下來給他飽肚,這就是歷史上聞名的典故「割股奉君」。但當晉文公登基之後,他不求任何封賞,而去隱居深山……這樣的忠臣,可謂世間少有。

   當晉文公重耳出亡時,先是父親獻公追殺,後是兄弟晉惠公追殺。重耳經常食不果腹、衣不蔽體。據《韓詩外傳》所載,有一年重耳逃到衛國,一個叫作頭須的隨從,偷光重耳的資糧逃走了,一時間飢餓難忍,重耳很快便因餓而暈倒了,為了救活重耳一命,介子推到山溝里,把腿上的肉割了一塊,與采摘來的野菜同煮成湯給重耳。當重耳吃後知道是介子推腿上的肉時,大受感動,聲稱有朝一日做了君王,要好好報答介子推。因為在他落難之時,能夠得到介子推如此捨命相救,實屬難能可貴。

  當晉文公登基之後,介子推卻是淡薄名利,不求任何封賞,而去隱居綿山「不言祿」,成了一名不食君祿的隱士。

  晉文公得知介子推隱居綿山,便親帶廣眾人馬前往綿山尋訪。誰知那綿山蜿蜒數十里,重巒疊嶂,無法可尋。晉文公求人心切,聽小人之言,下令三面燒山。沒料到大火燒了三天才熄,介子推終究沒有出來。後來發現介子推抱樹而死,在一棵枯柳樹下發現了他母子的屍骨,晉文公悲痛萬分,在介子推的屍體前哭拜一陣,然後安葬遺體,將他們葬於介休綿山。晉文公重耳深為愧疚,遂改綿山為介山,並立廟祭祀,由此產生了“寒食節”(清明節前一天)。

  歷代詩家文人留有大量吟詠緬懷詩篇,例如:宋代黃庭堅《清明》:

  「佳節清明桃李笑,野田荒冢只生愁。

   雷驚天地龍蛇蟄,雨足郊原草木柔。

   人乞祭餘驕妾婦,士甘焚死不公侯。

   賢愚千載知誰是,滿眼蓬蒿共一丘!」

  其中兩句:「人乞祭餘驕妾婦,士甘焚死不公侯。」宋代詩人黃庭堅,將兩種不同品格的行為,作出鮮明的對比!

  介子推忠君愛國的精神,被後世儒家評價為“忠君之典範”,成為中國儒家傳統觀念,及大丈夫精神的淵源,介子推不言祿的行為,也是知識分子獨立精神的體現,正因為如此,清明前的寒食節,就是紀念介子推的清高人格!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您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