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洪聖廟到金紫荊廣場(二)

0
71

  英國取得香港後,廣州沙面的洋行,紛紛將其總部遷來。因為他們的業務都與航運有關,所以都投得濱海地段,以興建碼頭和貨倉。渣甸規模最大,獨佔銅鑼灣之東角一帶,而顛地及其夥伴林賽洋行( Lindsay & Co.)則擁有灣仔的中央部份,並在海旁建碼頭與貨倉。其業務範圍,已由鴉片轉移至茶葉丶絲綢與洋貨。與中國沿海貿易的港口,主要為福建省的廈門與廣東省的汕頭,所以其碼頭分別稱為「廈門碼頭」和「汕頭碼頭」。其地段東面,以今隆安街北帝廟旁的「石水坑」為界,溪水沿石澗而下除作附近食水用外,亦作船隊補給之用。此山溪後來用三合土覆蓋,闢為石水渠街( Stone Nullah Lane)。

  顛地的住宅,位於溪旁近皇后大道東處,建築宏偉,設備豪華,並引溪水至宅成噴泉,故稱泉水花園( Spring Gardens),花園前又築小壩蓄溪水成小湖,供泛舟(扒舢舨)之用,當時該園的名氣,與銅鑼灣渣甸大班住宅 Jardine Gardens不相伯仲。據記載第三任港督般含( Sir George Bonham)於1848年抵港履新時,總督府因經費不足而延期落成,也曾在該園賃屋兩座,作為「行轅」。顛地特別喜愛噴泉,在1860年代,捐款分別在中環舊大會堂及拱北行旁,建噴泉各一,以美化市容。

  顛地洋行物業兩旁,分別有兩所規模較小的英商洋行,東面的為瓊記洋行( Augustine Heard & Co.),西面為機利臣洋行( Gresson & Co.)。前者於1863年興建了全港第一座以木材構築的汽船碼頭(以前的都是以竹為材料)。旁邊更有洋商亞木理( Charles Emery)和傅理沙( George Frazier)經營船廠,它幾經易手,終於倒閉,只留下了一倏短小的船街( Ship Street)。上述幾間洋行及工廠,僱用了不少工人,這批勞苦大眾,多在洪聖廟前空地或附近山坡,搭簡陋棚舍而居。

  灣仔發展初期,有不少澳門土生的葡萄牙人移來,任職於各洋行。他們聚居於鄰近域多利營屑的山坡,因都是天主教徒,故該處的街巷名稱,都有宗教色彩,如聖佛士蘭士街(St. Francis Street)、進教園(St. Francis Yard)和聖嬰里( Holy Infant Lane,即現今的光明街)。這幾條小街都是以該處的聖方濟各小教堂(St. Francis Xavier Chapel)而名,它幾經易名及遷移,現為位於星街( Star Street)的聖母聖衣堂( Our Lady of Mount Carmel Church)。

  另一方面,有彭姓與陳姓兩華商,在石水渠玉虛宮(北帝廟)對下山坡投得地段,闢為四倏單行的短街,建唐樓售予來港定居的華人。當時這四條街道由北至南稱為第一街至第四街。到20世代初,才依次改稱景星街丶慶雲街、吉安街與隆安街。

  此外,又有印度人在洪聖廟後山坡飼養乳牛,生產牛奶供歐洲人飲用。印度人更在附近放牧山羊,這項活動,嚴重破壞當地植物,引致山泥崩瀉,政府於是立例禁止野外放牧。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您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