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甸洋行與銅鑼灣(三)

0
73

二次大戰後,由於商業市場的改變,渣甸將東角的物業陸續出售或重新發展,除前述的糖街外,其他發展為商業和住宅建築。包括百德新街((Paterson Street)、厚誠街(Houston Street)、加寧街(Cleveland Street)和京士頓街(Kingston Street),前者為該洋行前大班的姓氏,後三者則以與渣甸有貿易關係的北美洲城市而名。

  1960年代起,銅鑼灣已逐漸取代中環,成為港島的購物中心。四間日本百貨公司——大丸(Daimaru)、松阪屋(Matsuzakaya)、三越(Mitsukoshi)和崇光(Sogo)先後在該區開業。所以當時怡和街一帶,有香港銀座(Hong Kong’s Ginza)之稱,也創造了新一代香港人的消費文化。不過,到了20世紀末,日本百貨公司逐漸淡出香港,僅餘的崇光,大部份股份亦已轉讓。雖然商號一再,但它們仍是香港居民心中的地標,就如大丸結業後,當時,小巴司機與乘客,仍很有默契地說:「大丸有落!」

  渣甸洋行亦為銅鑼灣留下一個「午間禮炮」的歷史故事,就是該行總部由廣州遷至東角時,於岸邊架設了大炮以防海盜,每當洋行大班抵港或離港時,均派員在東角碼頭鳴炮致敬。一次,渣甸船隻駛近東角,洋行職員如常鳴炮,恰巧有一艘英艦隨後而來,艦上的新任指揮不知就裏,嚇了一跳,頗為不快,於是責令渣甸洋行每日午間鳴炮,為香港報時,作為「懲罰」。自此,午間鳴炮便成為一項傳統。

  經過學者考證,香港開埠初期,由英軍部負責每日鳴炮,作為船艦校正時間。但全港官民都不喜歡炮聲騷擾,到1870年,軍部擬以節省費用為藉口,終止鳴炮之舉。當時,渣甸大班自動請纓,由該洋行接辦,於是成為傳統。鳴炮地點附近,現今留下了景隆街(Cannon Street)的名稱。

  除銅鑼灣區外,港島尚有兩個地名,是源於渣甸洋行,其一是渣甸山(Jardine’s Lookout)。它原名爛泥山,是因昔日該處部份山嶺土垠沖刺而名。渣甸在香港發展初期,在該山頂建有「瞭望台」,守望來港的渣甸快船,以期盡快掌握航運資訊。稍後,又附近興建稱為密地臣小築(Matheson’s Bungalow)的大班別墅,二次大戰後該處闢為低密度住宅區。其二是在山頂,19世紀末,山頂劃為歐洲人住宅區後,渣甸洋行將高級職員住宅區遷至該處,自成一角,故稱為Jardine’s Corner,中文名為「觀龍角」,也許是大班們在餘暇俯覽港九群山龍脈的地方吧 !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您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