拎把青菜回家

0
124

拎把青菜回家

對於綠色的偏愛由來已久。紅花綠葉,花不管怎樣紅怎樣豔;都敵不過我對綠色的深情與厚愛。綠,總會讓我多看幾眼,在無數次眼睛的撫摸下還真是用這粗糙的手去觸碰。這份迷戀,直接搬到飯桌上。

青菜葉子,真是讓人又愛又恨的存在,它縱有千般好,總不如大魚大肉讓人有滿足感。

愛上吃青菜,也是近幾年的事,之前可有可無的疏忽。女人一但當了媽,煮不煮飯簡直是身不由己了。買菜,挑菜,回家擇菜,洗菜然後挑根擇葉無虛日。日子流連在菜市場。選好菜,我是憑直覺或者憑價格貴者博我芳心。菜檔上那排排齊整的青菜,嫩嫩的葉舒展著,被淋了水後綠的冒油,愈發青春逼眼!明晃晃的顯擺,赤裸裸勾引我的佔有欲。常是一斤八兩的過稱。選了淺綠又想深綠,還貪戀翠綠,碧綠,草綠。常常三兩種青菜每天必不可少。孩子們面對桌上的青菜不搭理,漠視!無論我如何舌吐蓮花也是無動於衷。青蔥二八歲月,濕漉漉的肌膚可以掐出水來。自是某天才會明白滋養她的不僅僅是陽光,雨露,米飯,而這把平常青菜也是重點。

「青菜炒出肉水準”是我家鄉對小媳婦廚藝的肯定。把青菜做好,不止洗乾擇淨那麼簡單,還得有點竅門。

湖南人炒青菜放辣椒,四川人放花椒,北方人放蔥白熗鍋,廣東放蒜頭!更有甚者用開水灼,水裡放小小鹽,滴二滴油,可以直接吃也可沾醬油或蠔油。當然樓外青山樓外樓,更有絕者是水煮白菜。是道」宮庭菜。”所謂的”水”是骨頭與雞,火腿精心熬製的上湯。撇出浮油,清湯寡水的上面蕩漾著奶油玉白菜,上面綠的蔥花在跳動。味全都滲進菜葉裡,菜的清香和湯的濃郁擁抱在一起,早已糾纏不清。再用一個大大圓圓的白陶瓷碗盛著。古詩」青菜青絲白玉盤」是種直觀,視覺的美感。賞心悅目的一道菜味道如何?這種名廚極品的,我也只能發揮無窮想像……

閒扯扯回頭,五湖四海的絕技做青菜,是為了共同的糊口與滋味!誰都更應該愛家鄉風味。我們湖南炒青菜可以放各種辣椒!乾辣椒,剁辣椒,綠辣椒,紅辣椒等等只要你下得了手。放者隨意,吃者隨心。火旺熱鍋冷油,青菜在鍋裡跑幾圈,最後撒點鹽粒刺激刺激就是一盤下飯菜。香港一文友告訴我,“湖南人的鍋都是辣的」我哈哈哈大笑,這是生平聽過最誇張最接地氣的感慨!吃青菜放辣椒,就如你前面妖嬈的走著一個陌生熟女,倏地回頭對你暖昧一笑,你還沒緩過神又只見她迤邐而去,一步三搖。生活即要清淡又要濃烈,是平常的日子裡最合宜的食味。

每嚼上一粒飯,吃上口青菜,莫不是種幸福,真真切切!

作者:王麗華

分享
前一篇文章癌要戒口嗎
下一篇文章越王勾踐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您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