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源

0
65

跨境學童“褓母”話「思源」
應邀參加深圳福田「2019思源學坊頒獎典禮」。當天,獲獎的同學數以百計。獎項雖然各有不同,但對克服艱苦學習環境、努力學習的“雙非”學童的一種鼓勵。
千禧年代開始,“雙非兒童”一度困擾香港。數字顯示,2003年至2012年十年間,在香港出生的“雙非嬰兒”共有廿二萬,當中超過三萬兒童是在深圳,直至2013年香港施法截流,刻意到香港生子風氣才被遏止。隨著“雙非兒童”日漸長大,“後遺症”亦日漸呈現。
“雙非兒童”雖然具有香港居民身份,但雙親仍是大陸人,在香港沒有居留權。嬰兒出生後舉家仍要返大陸居住。又因“雙非兒童”屬香港居民,不能辦理所在地戶口,沒資格享受大陸免費教育。除非斥重金入讀當地的私立學校,否則只能返香港接受教育。「思源學坊」CEO兼教學總監、香港教育大學碩士周劍鋒,在深圳從事的補習學社,原來是面向大陸學童。“雙非學童”湧現,因應家長要求,他改弦易轍開辦“思源學坊”,專門為在香港上學的雙非學童補課。
「教育制度完善、豐富國際交流經驗及創新培養環境,這些都是香港教育優勢」周劍鋒說 ︰2013年創立“思源”可不容易。因為兩地教育制度不同,課程亦異,跨境學童學科當然須切合香港課程。當年香港一些學校亦到深圳招學生,“思源”有機會與他們結緣,向他們取經。難能可貴的是,香港名校校長、老師教育界對“思源”輔學理念十分支持,經常專程到深圳舉辦教學講座、向老師傳授教學經驗。至今,學坊與香港三十多名資深校長、老師及文教界人士建立互動關係,服務學生近三千人。因為銜接香港課程,學生順利在香港升中,甚至叩開名校之門。
數字顯示,現時在深圳的跨境學童逾三萬,當中有些外省家庭為了孩子跨境上課,專門遷居深圳。目前,“思源”服務的學生有九百人,四份三是小學生,四份一是中學生。他們每天一早便跨境上學,下課後即到補習社做功課,甚至在補習社吃過晚飯才回家。盡量為學子提供全方位服務,“思源”成員不但是學子的老師,亦是他們的“褓母”。
跨境學童每天為學習疲於奔命,承受不少壓力。面對每日數以萬計學童出入境,深港兩地政府亦全方位配合。例如,兩地設立深港跨境學童專用通道、深港跨境學童專用電子ID標簽,學童通關可免下車檢查等。學童由福田到香港上水學校只是十餘分鐘,去東涌約四十分鐘車程,便捷交通,減輕學童的壓力。
2012年出生最後一批雙非兒童,正值是適齡入學,跨境學童高峰期仍將持續。隨著學生學業不斷提升,“思源”老師們輔導亦須不斷升華,為學生升中、升大學作出準備。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您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