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家「雞公欖」情景不再

0
158

  

「口漉濕」、「鹹濕嘢」乃廣府人對涼果之統稱。時移世易,傳統涼果今日已是百花齊放;昔日單調的:橄欖、檸檬、陳皮、薑、話梅,衍化成數以百計品種。憑藉「飛機欖」起家的崔景波老先生感觸說 : 現時好多蔬果都能泡製成可口的「口漉濕」,但「雞公欖」熱銷情景不再!

「雞公欖」萌生百年前

八十二歲的崔老先生祖籍廣東南海是魚米之鄉。因地制宜,鄉梓擅長腌製涼果。上世紀初,崔老父親憑祖輩泡製涼果心得到澳門闖天下,當時就是以「雞公欖」噱頭打響頭炮。

「雞公欖」發源於廣州西關。販者為廣招徠,套上用竹篦彩紙紮成的大公雞、頭頂小簑笠帽、吹着嗩呐穿街過巷叫賣。嗩吶發出“嘀嘀嗒、嘀嘀嗒”聲如「雞公欖、雞公欖」。維肖維妙熱銷形象,不但吸引路人,樓上住家的阿姐阿姑聞聲亦禁不住口漉漉,亦自樓上放下吊籮幫襯。五十年代,崔老與父親自澳門移師香港,同樣以「雞公欖」生招牌,在上環、三角碼頭及西營盤一帶搵食 ; 同是來自澳門的「基哥」亦在九龍開檔,一時間,傳統手作「雞公欖」聲名風行省港澳。

 

「飛機欖」萌生與逸落

早年的雞公欖只有「甘草欖」、「夫妻和順欖」、「辣椒欖」。因為香港不如澳門以吊籮購物,為招呼樓上顧客,要將涼果掟上樓,於是「雞公欖」被又被稱為「飛機欖」。「嗰時,我同老竇上街,他套上大雞公、吹嗩吶穿街過巷,我負責地面顧客,他則飛欖招呼樓上生意。若失手擲爛樓上玻璃窗,我們亦送多幾包欖作賠償。」

除了街頭販賣,港澳客輪、三角碼頭都是販賣熱點。高陞戲院、太平戲院大戲開鑼,入場賣欖生意不俗。「當時,大牌檔魚蛋粉兩毫一碗、煲仔飯收五毫,三粒一包的甘草欖賣一毫亦生意滔滔。憑著這門小生意,兩仔爺在香港不但企穩陣腳,每月還寄三十元返澳門作家用。」

「飛機欖」是小本生意,但勞心勞力,崔老一度想去打工另謀發展。無奈那時手作仔工資有限,不包食住月薪六十元,提供食宿則每月只有三十元。崔老只好孭著這件「爛棉納」,一幌便是七十年。

「“飛機欖”不但要講眼界,還要講求腰力、手力。以前香港住宅都是三、四層高,掟欖易如反掌。隨著住宅樓向高空發展,人手操控的“飛機欖”就算包上石頭加重,最高亦只能掟到徙置區七樓;加上沒有流動小販牌,流動叫賣屬犯法,飛機欖無以為計,被迫要開檔口。」生意最高峰時,崔老共開了三個檔口,一是地鋪、兩個在樓梯底。因為早年來港是在西營盤、上環一帶搵食,所以如:檸檬王、甘桔、冬薑及話梅等出品均註明「老香港上環」字樣;起家的飛機欖更冠上「崔景波監製」以資識別。時在今日,崔老家族監製涼果有近百種,但昔日「雞公欖」、「飛機欖」形象已絕響。
 

選材上乘精心泡製

「口漉濕」雖是解嚵零食,腌製費時。一塊無核 「上環檸檬王」,要經過去青、製胚(壓扁)、去汁、去核四個工序,再用糖水浸泡後要瀝亁水,最後是日照晒亁,整個流程需時一個月,若遇雨天,工期更長。當然,以烘爐烘檸檬可省時,但成品的口感、味道與自然晒亁滋味是天淵之別。

涼果除講究腌製技巧,選料亦十分重要。第三代掌門人、崔老幼子崔國滿說:「以大眾喜愛的話梅為例,台灣青梅肉厚、卸鹽、索味,收夠水後起角,可以一粒一啖,甘之如飴 ; 大陸青梅偏鹹酸,不宜整粒食,但可入饌,用以炆話梅猪手一流;日本青梅最好用以泡酒。至於化痰止咳的陳皮,新會皮及雜皮功效亦大相逕庭。前者皮薄正氣,後者則是各類果皮混雜。新會皮成本貴,坊間的平價陳皮涼果都是用雜皮。」

崔老在「口漉濕」行業打滾七十年,敬業樂業,退而不休。日常銷售業務由幼子打理,自己仍落手落腳與家人一道泡製涼果。每逢有大型的慈善福利活動,崔老亦會攜同百年老古董「嗩吶」、大小「雞公」、「飛機欖箱」等生財工具粉墨登場,娛己娛人,與眾同樂。(成城)

編者按: 崔老先生稱的「基哥」名郭鑒基,在九龍販「雞公欖」逾七十年。於2013年12月去世,享年八十八歲。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您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