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濮之戰(約公元前632年)

0
768

城濮之戰於(公元前632年),晉文公率軍由棘津(河南滑縣西南)渡河,進攻附楚的曹、衛,企圖誘楚來援以解宋圍。正月佔衛五鹿(河南清豐西北),二月進至斂盂(河南濮陽東南)與齊昭公會盟,都城楚丘(河南滑縣東北)的衛人逐其君降晉。

三月攻佔曹都陶丘(山東定陶西北)。但楚軍不受調動,反而加緊圍攻商丘。宋向晉告急,晉文公用先軫建議,利用秦、齊“喜賄怒頑”的心理,運用外交謀略製造秦、齊與楚的矛盾。一面讓宋重賄秦、齊,請兩國出面求楚退兵,一面分曹、衛之地與宋,堅其抗楚決心。商丘未能攻下,而曹、衛之地又被晉送于宋國,楚因而拒絕退兵。秦、齊遂出兵助晉,形成三強聯合對楚的戰略格局。

楚成王見情勢不利,恐秦乘機攻其後方,退至申邑(河南滎陽西北),並令圍攻商丘和緡邑以及佔領谷邑的楚軍撤回。但圍攻商丘的主將子玉,驕傲自負,堅請與晉一戰。楚成王決心動搖,同意子玉建議,但又不肯全力決戰,僅派王室親兵600人增援子玉。子玉派人與晉交涉:如晉許曹、衛復國,楚即解宋之圍。晉國君臣認為情勢有利,希望決戰,但恐不允子玉條件,將遭宋、曹、衛三國仇恨。于是一面暗許曹、衛復國,勸其與楚絕交,一面扣留楚使臣以激怒子玉。子玉果怒而求戰,率軍進逼陶丘。晉文公為疲敝楚軍,誘使子玉輕敵深入,以便在預定戰場與楚決戰。遂退避三舍(在古代一舍為30里,三舍為90里),至城濮與秦、齊軍城濮之戰會合。

四月初一,楚軍進至城濮,初二,雙方對陣。晉軍在秦、齊軍聲援下配置為上、中、下三軍;楚軍以陳、蔡軍為右軍,申、息兩軍為左軍,主力精銳為中軍。晉統帥先軫下令首先擊潰較弱的楚右軍;並讓晉上軍佯退,于陣後拖柴揚塵,製造後軍已退的假象,以誘楚左軍進擊,使其暴露側翼,爾後回軍與中軍實施合擊,又將楚左軍擊潰。子玉及時收住兵力,方免于中軍敗潰。楚軍退至連谷(河南西華境)時,子玉自殺。此戰,晉文公及先軫等,決戰前充分運用外交謀略,是由實力製勝向謀略製勝的轉捩點;決戰中,晉軍先弱後強,各個擊破,示利誘敵,在戰術上也有所發展。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您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