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操與楊修競猜謎》

0
1158

曹操也愛猜謎

各位親愛的讀者,你們喜歡猜謎語嗎?一般人皆認為,猜謎語只是文人雅士的小玩意。但你可曾知道,三國時期的一代梟雄曹操,竟然也是一名猜謎高手!請大家看看以下一個有趣的典故吧……

曹操拜祭曹娥廟

話說三國時, 曹操和楊修一起來曹娥廟祭拜。看見曹娥碑的石碑的背面,題著「黃絹、幼婦、外孫、齏臼」八個字。

曹操感到八個字很奇怪,看了良久,仍不解其義,便問楊修道:

「你知道這八個字的意思嗎?」

楊修回答說:「已經破解謎團,其答案是……」

曹操說:「你先別說,等我想一想。」

因為那那八字謎,乃是燈謎中拆字格之一種,後人名之謂「曹娥格」。由於難度甚高,一下子,連一代梟雄曹操,也被難倒了!

當兩人走出三十里遠的時候,曹操忽然茅塞頓開,對楊修說:

「我亦猜出來了,你先說出來讓我聽聽。」

命令楊修單獨寫出他所知道的,楊修說:

「這八個字說的是‘絶妙好辭’的意思。因為黃絹,是有色的絲織品,寫成字是‘絶’;幼婦,是少女的意思,寫成字是‘妙’;外孫,是是女兒的孩子,寫成字是‘好’;齏臼,是盛裝和研磨調味料的器具,每天接受的都是辛辣之味的東西,所以是受辛,寫成字是‘辭’。」

曹操也寫下了自己的答案,也是‘絶妙好辭’,和楊修是一樣的,於是讚嘆道:

「我的才能比不上你,走了三十里才領會到這意思!」

有人說,因為有了這個故事,從此 “曹娥碑” 便成為了“中國最早的字謎”的美譽。也正因為曹娥碑隱含著中國第一個離合字謎, 被看作是中國文字隱語的圖騰,字謎的鼻祖。也是因為有了這個典故,在燈謎中還專門設置了一個謎格“ 曹娥格”,對我國謎壇上的影響甚大。

劉義慶<世說新語>的原文 :

『魏武嘗過曹娥碑下,楊修從。碑背上見題做“黃絹、幼婦、外孫、齏臼”八字。魏武謂修曰:“卿解不?”答曰:“解。”魏武曰:“卿未可言,待我思之。”行三十里,魏武乃曰:“吾已得。”令修別記所之。修曰:“黃絹,色絲也,於字為‘絶’;幼婦,少女也,於字為‘妙’,外孫,女子也,於字為‘好’;齏臼,受辛也,於字為‘辭’;所謂‘絶妙好辭’也。”魏武亦記之,與修同,乃嘆曰:“我才不及卿,乃覺三十里。”』

聰明反被聰明誤

有謎家說,楊修是解開上述題辭謎底第一人,而曹操是解開上述題辭謎底第二人。因為曹操曾經嘆曰:

「我才不及卿,乃覺三十里。」

因此有人誇張地說,楊修的智慧,高出曹操三十里,但我不表贊同!不過,在楊修的心目中,可能有此想法。無可否認,楊修猜謎和解謎的本領,的確是高出曹操的,但只能局限於猜謎的小玩意,怎可能由此證明他的智慧,是高過曹操的呢?

問題發生在楊修解讀《 曹娥碑》後,從此沾沾自喜,越來越愛猜謎,變成了謎痴,什麼都來猜一猜,有點走火入魔。以下是三國演義的記載……

三國演義 楊修傳

 

原來楊修為人恃才放曠,數犯曹操之忌:操嘗造花園一所;造成,操往觀之,不置褒貶,只取筆於門上書一“活”字而去。人皆不曉其意。修曰:“門內添活字,乃闊字也。丞相嫌園門闊耳。”於是再築墻圍,改造停當,又請操觀之。操大喜,問曰:“誰知吾意?”左右曰:“楊修也。”操雖稱美,心甚忌之。又一日,塞北送酥一盒至。操自寫“一合酥”三字於盒上,置之案頭。修入見之,竟取匙與眾分食訖。操問其故,修答曰:“盒上明書一人一口酥,豈敢違丞相之命乎?”操雖喜笑,而心惡之。操恐人暗中謀害己身,常分付左右:“吾夢中好殺人;凡吾睡著,汝等切勿近前。”一日,晝寢帳中,落被於地,一近侍慌取覆蓋。操躍起拔劍斬之,復上床睡;半晌而起,佯驚問:“何人殺吾近侍?”眾以實對。操痛哭,命厚葬之。人皆以為操果夢中殺人;惟修知其意,臨葬時指而嘆曰:“丞相非在夢中,君乃在夢中耳!”操聞而愈惡之。

楊修猜謎 並非全中

依本人的見解,楊修猜曹操於門上書一“活”字,是猜中了曹操的心意,可以記立一功。

但是曹操寫“一合酥”三字於盒上,楊修猜是 “盒上明書一人一口酥”,竟取匙與眾分食,其實這一合酥是曹操留給自己吃的,所以楊修這一次是猜錯了曹操的心意!

至於曹操的「夢中殺人」,楊修雖然是完全猜中了曹操的心意,但他非常不理智地嘆曰:

「丞相非在夢中,君乃在夢中耳!」

如果楊修是個聰明人,這句話是不應該說出來的,因為揭穿了主子曹操的自保計劃,難怪曹操聞而愈惡之。

可是他不曉得自我收斂,而且經常自負,恃才放曠,以猜謎為樂,什麼都來猜猜。在行軍中,他又猜中了曹操夜間口號“鷄肋”的含意,結果猜出禍了!從三國演義中,可見一斑……

三國演義第七十二回

操屯兵日久,欲要進兵,又被馬超拒守;欲收兵回,又恐被蜀兵恥笑,心中猶豫不決。適庖官進鷄湯。操見碗中有鷄肋,因而有感於懷。正沉吟間,夏侯惇入帳,稟請夜間口號。操隨口曰:“鷄肋!鷄肋!”惇傳令眾官,都稱“鷄肋”。行軍主簿楊修,見傳“鷄肋”二字,便教隨行軍士,各收拾行裝,準備歸程。有人報知夏侯惇。惇大驚,遂請楊修至帳中問曰:“公何收拾行裝?”修曰:“以今夜號令,便知魏王不日將退兵歸也:鷄肋者,食之無肉,棄之有味。今進不能勝,退恐人笑,在此無益,不如早歸:來日魏王必班師矣。故先收拾行裝,免得臨行慌亂。”夏侯惇曰:“公真知魏王肺腑也!”遂亦收拾行裝。於是寨中諸將,無不準備歸計。當夜曹操心亂,不能穩睡,遂手提鋼斧,繞寨私行。只見夏侯惇寨內軍士,各準備行裝。操大驚,急回帳召惇問其故。惇曰:“主簿楊德祖先知大王欲歸之意。”操喚楊修問之,修以鷄肋之意對。操大怒曰:“汝怎敢造言亂我軍心!”喝刀斧手推出斬之,將首級號令於轅門外,修死年三十四歲。後人有詩曰:

「聰明楊德祖,世代繼簪纓。筆下龍蛇走,胸中錦綉成。

開談驚四座,捷對冠群英。身死因才誤,非關欲退兵。」

曹操應否退兵?

魏王曹操既殺楊修,那麼他應否退兵呢?若是單單分析形勢,他是應該退兵的,正如楊修所言:

「鷄肋者,食之無肉,棄之有味。今進不能勝,退恐人笑,在此無益,不如早歸!」

其實楊修的分析是正確的,他甚為了解曹操的心事,完全猜中了曹操夜間口號“鷄肋”的含意。但是既殺楊修,曹操就不能再以楊修的說話為指令,必須反其道而行,明知形勢不利,也要打一場硬仗,與對方拼一拼,以證明楊修的說話不可信,藉以教訓眾將士,必須聽從魏王曹操的說話。

可見曹操為了掌握領導權,是不惜一切的。可是,書生脾氣的楊修,有話直說,不知避諱,而他的一句話,幾乎褫奪了曹操的領導權,這是軍中大忌,難怪曹操要喝刀斧手將楊修推出斬首,並將首級掛於轅門外,看看誰人還敢相信楊修的說話!

殺楊修的真正原因

事實上,曹操乃「借」惑亂軍心之罪殺楊修,而真正的原因,乃是楊修搶奪了曹操的威信和指揮權,這個才是問題癥結所在,正如文中所述:

「夏侯惇聞之……遂亦收拾行裝。於是寨中諸將,無不準備歸計……」。

曹操見之大驚,竟然有人背着他在發号施令,造謠惑眾,若不制止,試問何以指點江山,甚至難以指揮軍隊!所以不論曹操與楊修有沒有心病,都要將他處斬,才能保得住自己在軍中的「主導權」。

我們從「楊修之死」這個故事中,可以啟發許多做人處世的道理,以及領導人的智慧,是值得我們深思的。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您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