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芙蓉傳》

0
674

紫玉杯的來歷

在我的仿古武俠小說《紫玉杯》第九回:「白芙蓉千里尋夫」,一開首便介紹杯的來歷……
根據古籍記載,周穆王時,『西域女王』(史稱西王母)獻來一杯,乃白玉之精所製,能光明夜照,如月之霞光,甚為稀罕,後世稱之為夜光杯。
經過歷朝歷代的更換,那夜光杯經已轉輾流入民間,千百年來,杳無蹤影。直到大宋朝開國前三百年,夜光杯曾在邊關出現……
話說唐初高宗永隆年間,長安城有一位程將軍,名叫程如海,拜會一位當地名媛淑女,名叫白芙蓉,不但飽讀詩書,且熟曉五音六律,能歌善舞,彈得一手好琴。故此裙下知音無數,上門問媒者不知凡許,但她卻沒有一個看得上眼。
直到有一天,程將軍上門拜會,她在簾後窺見了程將軍,才芳心暗許,一曲「梅花三弄」,弦音傳情,把程將軍深深地扣住了。程將軍在引見之下,一見驚為天人,祇見那芙蓉如面,柳絲若眉,皓齒櫻唇,顧盼之間皆有傾國傾城的神采,於是定下婚約,與之共諧連理。
可是好景不常,新婚不久,朝廷聞報突厥來犯,邊陲告急,高宗皇帝下詔,程將軍奉命出征,戍守邊彊。
光陰似箭,一去三年,戰事頻仍,未見休止,累月經年,歸訊無期!
在彊塞上,程將軍正是思鄉情切;在長安城,白芙蓉更是朝朝記掛夫郎,夜夜獨守空幃!

白芙蓉的一曲<春閨怨>

一日,白芙蓉憑歌寄意,譜寫了一曲<春閨怨>,撫琴而唱:
「漫漫長夜漫漫長,斑斑淚影對寒窗,君赴萬里關山外,妾在深閨思斷腸。君赴萬里關山外啊,妾在深閨思……斷……腸!」
曲調幽怨,凄切感人,歌聲如泣如訴,令聞者傷心!
曲罷,白芙蓉忍不住掉下點點相思淚,掩面哭泣。
白芙蓉有兩個近身侍婢,一個叫明珠,一個叫白璧,俱是十五,六歲的姑娘,正值及笄之年。見夫人在飲泣,便上前安慰。「夫人如斯記掛將軍,而將軍至今未有歸期,何不僱一乘馬車,由我倆護送夫人,前往邊彊尋找程將軍,如何?」明珠誠懇地提出建議。
白芙蓉猶豫地說:「女子人家,出門已恐怕不便,更何況是遠赴萬里關山!」
白璧握劍稟道:「夫人不必擔憂,奴婢祇須鴛鴦劍在手,無人膽敢傷及夫人!」
明珠也弄一弄頸上一對銀環,稟道:「奴婢祇須一對飛環在手,包保夫人可以平安到埗。若有登徒子,敢來冒犯夫人,奴婢要他看看我飛環的厲害!」
明珠說著,將頸上銀環除下,左右手各持一環,舞動起來,呼呼有聲,姿態美妙。這一對銀環乃是精鋼所製,可以禦敵,掛在頸上,看似一對銀光閃鑠的飾環,其實是一種武器,常人皆不以為意。
白璧為了一證自己本領,也就拔出鴛鴦劍,與明珠在院子內大打起來,雙劍對雙環,打個落花流水,未分勝負。
夫人見之大喜,喚道:「好了,好了,免得傷及自家人。」
白璧與明珠一齊向夫人請示道:「夫人大可放心了嗎?」
白芙蓉滿心歡喜地說:「你倆既有如此本領,我就不用擔心了。但是關山遙遠,帶些甚麼好呢?」
於是往長安街上,挑選了一籮上好葡萄,將之釀成美酒,盛於玉壺之內,準備遠赴關山,萬里尋夫。

遠赴邊塞 客棧遇險

她們僱了一乘馬車子給夫人乘坐,白璧、明珠各自騎著一匹駿馬,穿著一襲青衣,披著斗袍,一個背負鴛鴦劍,一個頸帶銀環,颯颯英姿,護送夫人前往邊塞。
一路上風塵僕僕,迢迢萬里,經過了千山萬水,終於到達遼闊的彊塞,投宿龍城客棧。
那客棧規模很大,據說是由一座古堡改建而成。由於在那方圓百里渺無人煙,故此客旅眾多,祇是品流複雜,客棧之內,各式人等皆有,他們看見三名美艷姑娘到來投棧,都投以淫褻眼光的神色!
是夜,夫人房門緊鎖,由兩名丫鬟掌門而睡。到了三更時分,忽然地堂央有一塊木板自動揭起,原來是一道暗門,有四條漢子靜悄悄地從地窖爬上來……
為頭的那名漢子,走到夫人臥榻旁,拉開繡帳,見夫人好夢正濃,好一幅美人春睡撩人醉,
正欲上前輕薄,忽聞有人喝道:「休得無禮!」
祇見明珠使出一招「仙女投環」,那銀環脫手飛出、正好套住那條漢子頸項,而那銀環繫著
一條飛索,被明珠一拉,那條漢子便向後仰倒,跌落地窖。
那時白璧經已握著劍鞘,而明珠經已將飛環收回,右手握環,向三人喝道:
「你等深夜潛來,意圖不軌,非待本姑娘教訓你們不可!」
三條漢子聽了,便一齊俯首,忽然各自擲出一枝飛鏢,擲向兩名丫鬟……
說時遲,那時快,那三枝飛鏢,一枝被明珠用銀環擋了,一枝被白璧用手接著,另一枝亦被白璧用劍柄擋了,鏗然落地,而劍尚未出鞘。
明珠見三人手段卑鄙,便再使出一招飛環來教訓他們:祇見那銀環脫手飛出,凌空旋轉,在三人面上撞了一下,又凌空飛還,落在明珠手中!
那三人摸一摸面頰,均覺紅腫起來,知道不是好惹,他們想不到一個十五、六歲的小妞,居然有如此身手,亦大感意外,便一起求饒道:「小生不敢冒犯姑娘,我等回去就是。」
他們三人口裏雖是嚷著回去,豈料地窖下忽然冒出一枝櫻搶,見是剛才那名大漢,從地窖下持槍縱身而上,幸好白璧身手敏捷,身如擺柳,避過槍頭,再使出一招「十字花叉」,用雙劍將那纓槍格住,然後用一劍制住纓槍,另外一劍沿著槍桿削去,那大漢的十指已被削去幾指!另一邊廂,明珠已用雙環制服了三條漢子。
「放了他們吧!」夫人慈悲,不想妄開殺戒,便叫白璧、明珠放走那四條漢子,那四人便抱頭而竄。
「夫人受驚了?」白璧說。
「幸好你倆曉得功夫,將我保護,否則必為登徒所乘。這房間竟有暗格,可通地窖,看來此乃黑店,還是早些離開此地為佳。」
翌晨,白璧、明珠兩人經已收拾妥當,與夫人步出大堂,忽見昨夜那四條漢子,帶同官兵到來,說:「她們就是了,快快將之捉拿!」
那些官兵一言不發,便拔刀相向,明珠唯恐傷及夫人,馬上擎起雙環,與官兵大打起來……
……後知是一場誤會,是昨夜的那四條漢子,向官兵密報,誣捏她們是番邦妖女,潛入中原剌探軍情。幸好那些官兵正是程將軍旄下之解糧官,在真相大白之後,便將那四條漢子痛打一頓,並順道護送夫人前往古樓城。

古樓城 夫妻相聚

經過千山萬水,終於到達古樓城。在邊彊古樓城上,程將軍驚聞白芙蓉到訪,喜不自勝,夫妻久別重逢,百感交集,相擁而泣,兩人在互訴衷心,纏綿一番後,白芙蓉使喚白璧、明珠兩人,取出其家傳之寶,就是聞名天下的夜光杯,還有一玉壺,置於桌上。
「未知壺中何物?」程將軍問。
「一片冰心在玉壺!」白芙蓉一邊微笑地回答,一邊將壺中美酒斟在杯裏,勸將軍享用見那酒香醇撲鼻,一看便知好酒,便問道:「此酒尚有若干?」
「尚有一瓶。」白芙蓉答。
「盡取來,我喜與士卒共分享!」程將軍說。
於是命白璧、明珠兩人,各持一碗,傾盡瓶中之酒,予眾士卒分享。士卒們見兩名美艷丫鬟笑容可掬,青春可人,各人嚐了一口,皆讚不絕口。
此時,一陣弦聲響起,白芙蓉程將軍彈奏一曲<古樓會>,以慰將軍邊塞軍勞之苦。那程將軍手下士卒,也紛紛放下干戈,圍坐著靜心聆聽將軍夫人的妙曲琴韻。
那<古樓會>是白芙蓉所譜寫的新曲,祇見那纖纖玉手在撫弄琴弦,邊彈邊唱:
「千顆葡萄釀美酒,萬里尋夫到古樓,人生相聚難長久,一醉能解百般愁!」
弦歌嬝嬝,西風颯颯,眾士卒都聽得入神,頓時忘壞了邊塞之苦!
* * *
欲知後事如何,請留意下一期的中華薈萃<程將軍浴血沙場>。

留下一個答覆

請輸入您的意見!
請輸入您的名字